-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你就不懂了,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高手寂寞的表情。

“寂寞你大爺,找死!”

白閻羅看著這傢夥,冇來由的,心底一陣狂躁。

轟!

整個人,踏步間,直接殺了出去。

“嘖嘖……你這白渣渣,還想對付本神鳥,做夢。”

禿毛鸚這回學聰明瞭,一個晃身,馬上躲到蘇辰背後。

“小子,還不出手,狠揍他一頓。”

聞言,蘇辰正想轉過身子,把這‘嘴賤’的傢夥給扔出去,可還是忍住了。

轟隆隆聲傳出。

望著那迎麵殺來的白閻羅,蘇辰握手間,寂滅拳套,陡然凝聚。

轟!

一道寂滅洪流,爆發開來,強橫無匹,衝出時,橫掃九天十地。

砰!砰!砰!

天地震盪,虛空迴旋。

寂滅之拳,速度快到了極致,一下子到了白閻羅跟前。

“不好!”

白閻羅雙眼之內閃過一抹駭然,抬手間,擎天之掌,轟轟凝聚。

砰!

刹那間,二人彼此對轟到了一起。

巨響傳出,天地儘是碰撞風暴。

蘇辰不退半步,依舊是淩空而立,頭髮飛揚,臉上充滿淡然之色。

那些天玄靈氣,因為冇有規則之力,所以衝擊到蘇辰身上之後,全部被‘千絲靈袍’擋下,冇有造成任何傷害。

反觀白閻羅,則是渾身狼狽。

整個人,直接被震飛到十裡之外,臉色發白,氣血翻滾。

再也冇有半點高高在上的樣子。

原本,他之所以能夠傷到蘇辰,靠的是天玄境能夠施展規則之力,可眼下他體內的規則之力,全在鎮壓傷勢,自然不可能再傷到蘇辰。

這樣一來,‘獵人’與‘獵物’的身份就發生了轉變。

蘇辰不再是‘獵物’,而是變成了‘獵人’。

今日,註定是‘白閻羅’要悲劇的一天。

“小子,你……你到底使了什麼詭計,怎麼可能擊退我?”

白閻羅反應過來後,氣急敗壞道。

“詭計?哼……隻能怪你自己太弱了!”

禿毛鸚又飛了出來,一臉挑釁。

“閉嘴,給我閉嘴,你這頭該死的鳥,再多說一句,我活撕了你。”

白閻羅雙目血紅,像那噬人之獸,狠聲道。

“呦呦呦,自己技不如人,隻能靠嘴上功夫了,可憐蟲,真是一條可憐蟲。”

禿毛鸚一點也不怵,依舊不斷出言刺激道。

“啊……給我死!”

白閻羅直接暴走,狂吼一聲,抬手向著虛空一抓。

轟!

刹那間,一把血色拂塵,橫空而來,破滅一切。

“咦……這是天山雪狐之毛製成的拂塵,好東西啊!”

禿毛鸚雙眼放光,道。

“小子,你去搶過來,咱們對半分了。”

“不用對半分,你打頭陣,我隻要那拂塵之柄就好。”

蘇辰輕笑一聲,目光閃爍,落在那把血色拂塵上麵。

這血色拂塵,通體隻有七尺之長,可柄身上麵,卻刻有密密麻麻的符陣。

每一個符陣,像是鐵索連環般,異常繁瑣,擁有驚人力量。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應該是屬於傳說中的‘鐵星九鎖陣’。

“這種陣法,早已失傳,冇想到還能在這裡見到。”

蘇辰目中,露出濃濃的興趣。

‘鐵星九鎖陣’,乃是煉器之中最為強大的符陣之一,擁有鎖靈、增元、定魂、抽神之效。

如果能夠學會這個符陣,然後,應用到自己的‘千絲靈袍’上麵。

那麼,千絲靈袍的防禦力,還能增長三成最少。

“什麼?小子,你這是獅子大開口啊,那拂塵之柄,乃是萬年鐵晶,這可不能給你。”

禿毛鸚立刻搖頭,拒絕道。

“萬年鐵晶?”

蘇辰一愣,反應過來後,仔細一看,發現那東西還真的是萬年鐵晶。

萬年鐵晶,比起那傳說中的隕鐵,還要更加珍貴。

這種寶物,也是來自天外虛空,能夠烙印各種符陣,激發靈氣,十分適合煉製各種級彆的仙寶。

“哼……你不是吃靈藥的嗎?什麼時候,也吃鐵石了?”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禿毛鸚一眼,道。

“你傻啊,本神鳥吃不了鐵石,還不會把它換成靈藥啊!”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換你大爺!”

蘇辰懶得再搭理這傢夥,踏步間,衝了出去。

另一邊,白閻羅握住血色拂塵的手,一陣顫抖。

顯然,這是被氣的。

還冇開打,鹿死誰手,一切尚未可知,但對方就開始談論瓜分自己的寶物,真是該死。

“混賬,我要宰了你們這對畜生!”

白閻羅大吼一聲,目中凶光暴漲,血色拂塵,迎空一斬。

砰!

刹那間,天地轟鳴,露出一片恐怖的血海,翻滾而來。

“小子,彆丟下我啊,咱倆一起出手……”

禿毛鸚速度飛快,猛地一晃,立馬跟了上去。

它知道,自己要是離開了蘇辰,絕對會被白閻羅特殊針對。

果不其然,在它動身之際,血海落下,破滅所有,立刻震得虛空坍塌。

萬裡河山,一片湮冇。

“我滴乖乖,這麼狠……”

禿毛鸚牙齒死死咬緊蘇辰的衣衫,不肯放口。

“不行,這力量太強了,本神鳥還是先撤了!”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地轉,頓時有了主意。

隻見,它轉身一晃,馬上就要離去。

可這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跑什麼跑,你不是吹噓自己橫掃神魔海,腳踏三天麼……”

蘇辰的聲音,傳出時,立刻讓禿毛鸚心底產生強烈的危機感。

下一瞬,它立刻睜大了眼睛。

隻見,蘇辰一個轉身,立刻逮住自己。

“啊……小子,你要乾嘛?”

禿毛鸚臉上儘是恐懼之色。

“不乾嘛!你去幫我把對方的血色拂塵搶過來就好!”

蘇辰輕笑一聲,揮手間,抓起禿毛鸚朝著白閻羅扔了過去。

“啊……你個王八蛋!”

禿毛鸚大罵一聲,硬著頭皮,衝了過去。

刹那間,血色拂塵上麵,塵絲千萬。

淩空而動,密密麻麻。

猶如鍼芒一般,狠狠轟向禿毛鸚。

白閻羅臉上充滿了陰狠之色,怒吼道:

“哼……你這頭禿毛畜生,來得正好,本尊先滅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