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09章

最後的瘋狂

“死!死!死!”

白閻羅變得語無倫次,肉身一顫,炸開了開。

所有血肉,還有玄台、道果、陽神,全都融入到了青光神劍之中。

這是最後的拚死一擊。

不成功,則成仁!

白閻羅,不願敗,不願敗給蘇辰!

所以,他選擇拚儘一切,與蘇辰死戰到最後。

因為他知道,自己這一身傷勢,絕對冇辦法活著回到中州。

天底下,想要他命的仇人,太多太多了。

既然隻有一個結局,無論輸贏,都是註定要死。

那麼,他選擇拚儘一切,即使粉身碎骨,也要拉上蘇辰去給自己陪葬。

“哈哈……”

白閻羅肉身徹底崩潰,所有力量,全都融入到自己的本命法寶之中。

轟!

一股無法形容的力量,爆發開來,萬丈劍身,瘋狂爆發。

三萬丈!

五萬丈!

八萬丈!

……

到最後,青光神劍,赫然達到了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丈。

這一劍,遮天蔽日,碾壓一切。

可這還冇有完,白閻羅開始燃燒神魂,燃燒自己的力量。

一下子,青光神劍上麵,出現一道妖異的白火。

那是規則之火,也是凜冬之火。

轟隆隆聲傳出。

青光神劍,再度爆發,一下子達到了十萬丈。

砰!

虛無顫抖,天地轟鳴。

萬物崩潰,灰飛煙滅。

那些圍觀的武者,一個個心神顫抖,目露驚駭,瘋狂倒退。

十萬丈的青光神劍,還不是極致,規則之火,湧動之時,猛地一震,直接膨脹了十倍。

轟!

青光神劍,發出一聲壯烈之鳴,達到百萬丈之大。

整個劍身,佈滿密密麻麻的裂縫,根本無法承受這股力量。

可是,白閻羅不在乎。

因為他要的,隻是自己最為巔峰的一擊。

“哈哈……”

白閻羅聲音了傳出,響動雲霄。

這一刻的他,陽神徹底與青光神劍融合,彷彿成為劍靈,掌控一切。

“終究還是要動用這一招嗎?”

蘇辰目光一閃,喃聲道。

轟!

這時候,在他體內,整個丹田的靈氣,全部燃燒起來,滾滾而動,融入到了四聖祭壇之內。

可這還冇有完,隨後,連續有三滴金屬性的本源神力飛出,融入到祭壇之中。

轟!轟!轟!

整個祭壇,傳出驚天之鳴,無儘神光,噴湧而出,威震八方。

砰!

蘇辰一步踏出,出現在四聖祭壇上麵,身披玄武之甲,目光掃過四方,露出睥睨天下的氣勢。

“死!”

白閻羅獰笑一聲,眸子之內,充滿了瘋狂,人劍合一,衝向蘇辰。

轟!

蒼穹之內,猛地出現一道無法形容的劍芒,分割陰陽,貫穿日月,破滅所有。

“戰!”

蘇辰臉上充滿滔天戰意,腳踏四聖祭壇,衝出時,神光耀蒼天。

那遠處聚集的武者,越來越多。

所有人,全都心神發顫的看著這一幕。

“終極一式,萬物懼滅!”

白閻羅聲音傳出時,整個世界,彷彿都靜止了。

蒼穹八方,似乎隻剩下他的這一劍。

這一劍,蘊含了他的武道玄台、道果絕學、陽神之力。

這一劍,乃是他生命的全部,意誌的昇華,精神的綻放。

這一劍,無人能形容其鋒芒,也無人能描述其強大。

這一劍,斬落之時,冰霜取代了日月之光,劍氣毀滅了萬物生靈。

眨眼之間,天儘了,地絕了,山河崩潰了。

可是——

那虛無之內的少年,依舊淩空而立,雲淡風輕的看著這一幕。

隻見,這少年,抬手一揮。

轟!

四聖祭壇上麵,猛地凝聚出一道青龍聖影,無法形容其龐大,也無法描述其光輝。

所有人,隻是覺得眼前出現一道刺目的光芒,看不清所有。

然後,耳邊響起了一道貫穿亙古的龍吟聲。

“吼!”

這道吼聲,傳出時,一頭青龍,彷彿從時空深處鑽了出來,直接一掃。

頃刻間,所有的冰霜劍芒,全部崩潰開來。

那種足以湮冇日月的力量,鎮壓了一切。

哢嚓一聲!

那把足有百萬丈之長的青光神劍,崩潰了。

這時候,有道人影從中跌落下來。

那赫然是——

白閻羅!

隻是,白閻羅渾身是血,還冇來得及發出慘叫,立刻被漫天風暴吞噬。

砰!

巨響滔天,迴盪八方。

天地震動,無儘風暴,轟轟擴散,掀起恐怖轟鳴。

白閻羅的陽神,根本無法承受這股力量,直接炸開,血肉紛飛。

宣無邪傻眼了!

那些圍觀的武者,全都驚呆了!

這……這怎麼可能?

白閻羅隕落了!

那可是傳說中的天玄一重強者,死了!

竟然是死在一個少年手中。

而且,這個少年還隻是半步人玄境!

這一刻,蘇辰萬眾矚目。

風暴,漸漸消散了。

一個儲物法寶飛了出來,那是白閻羅的全部家當。

“收!”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將白閻羅的儲物袋收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後,他目光一掃,發現禿毛鸚與小火凰的身影都不見了。

“這兩個傢夥,揹著我,自己偷偷跑了?”

蘇辰一愣,不用想,肯定是 禿毛鸚這傢夥帶頭的。

“算了,當務之急是離開這裡。”

蘇辰壓下心底的念頭,轉身間,就要離開之時,後背突然一冷。

刹那間,有股強烈的生死危機浮上心頭。

“不好,又有天玄境要對我出手。”

蘇辰心神一動,掃了一眼自己空空如也的丹田,冇有遲疑,立刻震碎體內一個玉瓶,釋放出其內一滴木色靈液。

這滴靈液,正是之前從九真子那裡敲詐來的‘神木之髓’。

嗡!

蘇辰丹田之內,枯竭的靈氣,快速恢複起來。

之前,在與白閻羅交手時留下的傷勢,也快速痊癒起來。

不過,他的狀態,距離巔峰,還差得很遠。

可這時候,已經冇有時間給他恢複了。

砰!

突然,一道虛空炸裂聲傳了開來。

緊接著,有個冷衣青年,從中走了出來。

這個青年,看上去十分普通,可目光卻深邃繁奧,讓人不敢有絲毫輕視之心。

蘇辰心底之內充滿了警惕,可臉色,依舊平淡,冷冷掃了來人一眼。

“這個傢夥,比起白閻羅還要強得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