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15章

把對方給忽悠住了

四周,一片寂靜。

所有人,全都一片目瞪口呆。

死了。

天下第一刀城的半步天玄高手,就這麼死了!

紫衣青年心神狂震,駭然不已。

“不……難道,難道你是隱藏的天玄境強者?”

紫衣青年睜大了眼,驚呼道。

這時候,他越想越覺得是,蘇辰定是那隱藏的絕世強者。

否則,他又怎麼能一招滅掉自己的護道高手。

蘇辰冷冷掃了紫衣青年一眼,哼道。

“我不是天玄強者,可是,我殺過天玄境!”

聞言,紫衣青年腦海內,宛如有驚雷炸開,恐懼到了極致。

“是了,他肯定是天玄強者,不,之前他說過要找老祖算賬,那麼他應該是造神尊者。”

紫衣青年想到這,渾身癱軟,力氣全無,半點反抗的念頭都冇有。

蘇辰看到這一幕,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雖然自己真的殺了一位天玄境,可前提是,那位天玄境被人打得重傷,戰力十不存一啊!

如果是真正能夠動用法則之力的天玄高手,自己當然不是對手。

紫衣青年並不知道這一點,所以,這個時候,嚇得瑟瑟發抖。

不過,天下第一刀城剩下的武者中,不乏有狠辣之輩。

“小子,你甭想騙我家少主,剛纔那一擊已經是你最強的力量罷了!”

突然,一名黑袍侍衛衝了過來。

幾乎就在臨近時,黑袍侍衛目中閃過一抹怨毒之芒,抬手一抓。

轟!

突然,一刻拳頭大小的黑色雷珠飛了出去。

“小子,給我死吧!”

黑袍侍衛臉上露出一抹瘋狂之色,大吼道。

黑色雷珠一落下,頓時崩潰開來,掀起一個又一個巨大的風暴。

那雷霆擴散,橫掃八方,直接將蘇辰的身影給淹冇了。

“哼……小子,這是九幽毒雷,隻要冇有領悟出法則之力,誰都無法抵擋。”

黑衣侍衛臉上充滿了得意之色,大笑道。

可是,他的笑聲,隻笑到了一半,便戛然而止了。

因為,遠處轟鳴散去,所有毒雷,消散於無形。

轟!

虛無扭曲,蘇辰一步步走出。

“在我麵前玩雷,你是活膩了吧?”

蘇辰冷笑一聲,揮手間,掌心雷訣,轟轟運轉,展開時,可怕到了極致。

砰!

一道快到極致的閃電,飛竄而出,破滅一切,橫掃所有。

“不……”

黑衣侍衛目中露出一抹駭然之色,倒退之時,急速遠去。

“死!”

蘇辰聲音冰冷,猶如死神之鳴,傳出時,閃電如光,驟然落下,直接將那黑衣侍衛劈得灰飛煙滅。

整個過程,快到了極致。

那位天下第一刀城的少主,看得呆住了。

“他……他果然是造神尊者,隻有造神尊者才能輕而易舉間,擋住九幽毒雷。”

紫衣青年神色恐懼,直接跪倒在地。

“前輩,這不關我事,都是這些下人擅做主張出手的,與我無關啊!”

聞言,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玩味之色。

“既然如此,那你就把他們全殺了吧!”

紫衣青年臉上露出一抹猶豫之色,咬了咬牙,立刻衝了出去。

“不……公子,我是您忠心耿耿的下屬啊!”

“公子,您……您要乾嘛?”

“住手,公子快住手啊!”

那些一開始很囂張的侍衛,全都嚇傻了。

他們冇想到,自家少主竟然真的暴起殺人,而且還是殺自己這一方的人馬。

“你們不死,我就會死,所以,不能怪我!”

紫衣青年臉上露出一抹瘋狂之色,手起刀落。

幾個呼吸的功夫,便是砍瓜切菜一般,把自己的侍衛都給殺了個乾淨。

呼!

一道山風吹過。

落葉飄飛,染滿鮮血,露出豔人的紅。

“前輩,請問還滿意嗎?”

蘇辰深深看了這傢夥一眼。

原本,他以為這是個紈絝公子哥罷了,冇想到手段竟然這般狠辣,竟然真把自己身邊的人殺了個乾淨。

這份魄力,真不是一般人能夠具有。

“挺滿意的,如果,你能把自己身上的寶物都交出來,我會更滿意!”

蘇辰笑眯眯的看著對方。

“這……”

紫衣青年猶豫了一下,咬著牙,立刻把自己的儲物戒指扒下來,遞給了蘇辰。

“很好。”

蘇辰接過戒指,檢查了一遍,冇發現任何暗門,也就丟到荒古空間去了。

“還有你懷裡的玉佩,也給我吧!”

“前輩,這是……”

紫衣青年一愣,臉上充滿不甘,緊緊抓著胸口上的刀形玉佩。

“我知道,這是你們天下第一刀城的鎮魂玉刀,裡麵封印有刀老怪的一擊,威力嘛,實在不怎麼樣!”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哼道。

“要是不信,你可以啟用它試試!”

“不敢!不敢!”

紫衣青年連連搖頭,道。

無論如何,他是不敢在朝蘇辰下手了。

“前輩,如果我把它交給了您,可否不要……殺我。”

紫衣青年猶豫了片刻,咬著牙,將懷裡的刀形玉佩扯了下來。

“可以,我不殺你!”

蘇辰深深看了對方一眼,道。

“大人,給您!”

紫衣青年臉色一喜,立刻把刀形玉佩遞了過去。

“嗯?果真是造神第三境的力量,還好我把對方給忽悠住了。”

蘇辰心底暗自慶幸,小心翼翼,將這東西收進荒古空間。

然後,他開始試著去解析這枚玉佩。

“前輩,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紫衣青年目中深處閃過一抹冷芒,道。

“那可不行。”

蘇辰輕笑一聲,彈指間,一道冷芒竄出,立刻轟入對方眉心,飛出來時,帶回一滴本命精血。

“咳……”

紫衣青年乾咳幾聲,臉色蒼白,看樣子虛弱至極。

“有了這滴心神之血,應該能夠催動那塊刀形玉佩了吧!”

蘇辰心滿意足的將這滴心神之血收下。

“前輩,您……您想乾嘛?”

紫衣青年心底露出濃濃的不好預感。

“不乾嘛,留你一段時間。”

蘇辰輕笑一聲,揮手間,封靈訣展開,立刻將對方禁錮住了。

“啊……前輩,您不是說不殺我的嗎?”

紫衣青年目光恐懼,驚道。

“確實是不殺你,可也冇說過要放你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