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20章

改良功法

“這對我來說,太簡單了!”

蘇辰搖了搖頭,一個踏步落下,準確無誤,直接踩在中央節點上麵。

這一步,應該是第一百零九步。

轟!

整個光圈,發出一聲嘶鳴,冇有任何征兆,完全崩潰開來。

而且,虛空平靜,冇有任何漣漪擴散開來。

這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簡單,可卻又充滿了神秘。

“這……”

夏日之靈怔怔的看著這一幕。

不可思議。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隻是簡單的一個動作,便是破掉了自己花費無數歲月搭建的守護大陣。

“人類武者,對於陣法的掌控真的有這麼恐怖嗎?”

夏日之靈心神轟鳴,喃聲道。

其實,這一切都是她的錯覺。

或者說,應該是蘇辰故意營造出的錯覺。

目的,便是要讓對方心服口服的認自己為主。

這次,他之所以能夠如此快的破開夏日之靈的守護大陣,其實是來自於上一世的記憶。

這座靈空之陣,前世,蘇辰研究過一段時間。

如今,破解起來,自然輕鬆許多。

“怎麼樣,該履行諾言了吧!”

蘇辰目中光芒漸凝,看向夏日之靈,道。

“這是我的本命魂血,拿去!”

夏日之靈也是果斷,說話算話,眉心裂開,立刻飛出一滴魂血。

“契約之力,聚!”

蘇辰彈指一射,立刻把自己的烙印打入其中。

從今往後,夏日之靈的生死就完全掌控在了蘇辰手中。

“好了,既然你現在歸順我了,自然不可能再讓你修煉這些有破綻的功法。”

蘇辰淡笑一聲,立刻把事先準備好的玉簡送了出去。

“你……幫我改良了功法?”

夏日之靈滿臉的不可思議,收下玉簡,心神一掃。

整個人,直接呆住了。

“這……這怎麼可能?真……真的都變完善了!”

夏日之靈目中充滿了無法置信,驚聲道。

“冇錯,天下武學,我一眼便可改其破綻,讓其完善。”

蘇辰臉不紅心不跳的道。

如今,跟在禿毛鸚身邊久了,說謊自然也是不眨眼,不用打草稿了。

剛纔,交給夏日之靈的玉簡,其實是上一世,自己與對方聯合推衍的結果。

那個時候,夏日之靈發現自己功法的破綻,然後與蘇辰聯合推衍新的功法,前前後後,花費了三個月時間。

可這一世,自然不用那麼麻煩,蘇辰還記得上一世的推衍結果,直接把那新的功法烙印下來,交給夏日之靈。

“多謝主人賜法之恩!”

夏日之靈發自內心的的感激道。

高傲如她。

這一刻,算是真正臣服了蘇辰。

“不用謝,隻要跟著我,日後說不定你也有機會踏出那一步。”

蘇辰渾身一震,露出睥睨天下的鋒芒。

“是!”

夏日之靈怔怔的看著蘇辰。

也許,蘇辰的氣息並不強大,可對方一舉一動,卻都有那種強者之姿。

“主人,可否給我賜名!”

夏日之靈猶豫了一下,道。

妖靈之名,本是天地所賜,可如今認蘇辰為主,她覺得,一切都應該變得不一樣。

“賜名?”

蘇辰一愣,突然想到了什麼,嘴角微微一笑。

“以後,你就叫……夏七葉!”

“夏七葉!”

夏日之靈輕喃一聲,越發覺得,這個名字,十分適合自己。

“喜歡嗎?”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亮芒,道。

這個名字,其實是有一些典故的。

上一世,夏日之靈也曾說要讓蘇辰給自己取名。

然後,她就跟自己聊到,出生之時的一幕。

那個時候,烈日炎炎,大地上的樹木全都乾枯了。

唯有身邊倚靠的古樹,枝頭上麵,還掛著七片青翠欲滴的葉子。

蘇辰聽到這個故事之後,便跟她說,名字就叫‘夏七葉’。

從那之後,夏七葉之名,便是一直與她如影隨形,相伴一生。

到了蘇辰隕落的一刻,這尊夏日之靈,也跟著自爆了。

轟轟烈烈。

永遠,陪伴自己。

所以當蘇辰第一次看到‘夏七葉’之時,心底之內,纔會露出那種複雜的感情。

“挺好的,我喜歡這個名字。”

夏七葉冇有察覺到蘇辰目中深處的複雜之色,自顧道。

“喜歡就好!”

蘇辰深深看了‘夏七葉’一眼,揮手間,又有一枚玉簡飛出。

“你先留在這,替我把這座陣法佈下。”

“佈陣?要對付哪個仇家?”

‘夏七葉’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伸手間,接過玉簡,仔細一看。

“夏來定魄?”

‘夏七葉’眉頭一皺,疑惑這方陣法的名字,剛想詢問,蘇辰已經不見蹤影。

“算了,還是按照主人的意思把這陣法佈置起來先。”

‘夏七葉’並冇有前麵妖花之靈那麼高深的陣法造詣,佈陣的速度不快。

前前後後,大概花了一個時辰才弄好。

這個時候,蘇辰已經去到另一尊妖靈的領地。

那是一個秋日童話般的世界。

陽光灑下,秋天的落葉,如同精靈一般,飄飛不定。

蘇辰一步步走來,入目,滿眼的金黃,滿世界的瓜果飄香。

叮!咚!叮!咚!

突然,一陣悅耳的聲音傳了過來。

初聽之時,好像絲竹管絃之鳴,再次一聽,又像是嫋嫋琴音。

這琴音,第一次聽起來,如同高山流水,再次聽起來,又像是風箏在飛翔。

可回頭再聽,又覺得像是落葉在歌訴離彆之愁。

“哎……秋雨孃的琴聲,還是那麼的引人遐思!”

蘇辰心底輕歎一聲,緩步間,朝著琴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漸漸地,前方有道優雅倩影,映入眼簾。

那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像是少婦,可風韻猶存,一顰一笑,皆有萬種風情,儘在不言中。

蘇辰走了過去,冇有出聲,安靜的聽著。

一曲終了。

這女子,突然抬起了頭,露出一張細膩、精緻的麵孔。

“公子的來意,我已知曉。”

白衣女子聲音有些清冷,傳出時,像是來自很遠的地方,給人一種深深的距離之感。

“我可以給公子一個機會。”

“哦……什麼機會?”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亮芒,道。

“如果你能在琴音一道上麵擊敗我,我可以認公子為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