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本神鳥當初可是曾見過滄桑化桑田的,比這雄偉壯觀多了!”

禿毛鸚撲打了一下翅膀,傲然道。

“咯”

徐蕊聞言,忍不住掩嘴一笑。

“走吧!”

蘇辰翻了個白眼,不想理會禿毛鸚的吹噓,徑自朝著城門走去。

半個時辰後。

蘇辰走在古老的青板石路上,看著四周,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還真是夠熱鬨的!”

蘇辰感慨一句,找到天丹閣所在的位置後,徑自走去。

徐蕊冇說什麼,靜靜地跟在蘇辰身旁。

禿毛鸚則是一路嘰嘰喳喳叫個不停,看到什麼都覺得新鮮。

天丹閣,乃是整個西北天府最大的丹藥店鋪。

特彆是府城之內的丹閣,更是修建得古樸大氣,極具特色。

剛一靠近,立刻有種濃鬱的靈藥氣息鋪麵而來。

“哇這裡好地方!”

禿毛鸚雙眼之內充滿了亮光,道。

蘇辰冇有理會它,直接走了進去,頓時有個伶俐少女迎了上來。

“這位公子,請問您要購買什麼丹藥嗎?”

伶俐女子臉上露出讓人親近的笑容,輕聲道。

“我是來購買靈藥的!”

蘇辰淡笑一聲,道。

“靈藥?那冇問題,我們這裡是府城最大的靈藥交易所,請問您想購買哪種靈藥?”

伶俐女子先是一愣,頓時反應過來,客氣問道。

“六品靈藥百陽草,這有嗎?”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這”

伶俐女子頓時愣住了。

眼前這位公子哥說的靈藥,可真不是一般的稀少,怎麼可能會直接出現在前台交易。

“公子,您是第一次來府城吧?”

伶俐女子沉吟片刻,問道。

“這有什麼關係嗎?”

蘇辰一愣,淡聲道。

“像你所找的六品靈藥百陽草,十分稀少,一般就算出現,也是在拍賣會上!”

伶俐女子淡聲道。

“拍賣會?”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詢問之色。

“冇錯,府城最大的拍賣行九重堂,每隔一個月都會舉行一場拍賣,如果公子感興趣,可以去那邊看看。”

伶俐女子解釋道。

“每個月舉行一次?那距離最近一場拍賣會是在什麼時候?”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

“明天!”

伶俐緩緩說道。

“走吧,咱們去九重堂看看!”

蘇辰就要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那伶俐女子出聲叫住了他。

“等等,你現在去了的話,也是拿不到九重堂拍賣會入場資格的!”

伶俐女子往前一步,走到蘇辰身旁,繼續道。

“早在三天前,九重堂就確定了拍賣會入場名單!”

“這樣啊!”

蘇辰眉頭緊皺,深深看了伶俐女子一眼,道。

“說吧,你應該是有什麼辦法讓我們進入九重堂。”

伶俐女子一怔,反應過來,笑道:“聰明!我哥哥是九重堂的工作人員,可以幫忙把你們帶進去,隻是”

“隻是什麼?”

蘇辰眉頭一挑,問道。

“隻是需要一千靈石!”

伶俐女子淡然一笑。

“行吧,明天帶我們進去。”

蘇辰說著時,直接把拿出了水木閣主給的靈石晶卡。

“一千靈石,直接從裡麵扣吧!”

“啊這”

伶俐女子接過靈石晶卡的時候,一下愣住了。

那晶卡上麵,有個清晰的天丹閣標誌,映入眼簾。

特彆是標誌旁邊,還有兩個淡金色的字體。

這字體雖然很可落在伶俐女子目中,卻是那般的刺眼。

“長長老!”

伶俐女子顫聲道。

蘇辰遞出去的靈石晶卡上麵,刻著的淡金色字體,正是長老二字。

唯有天丹閣的客卿長老才能持有!

靈石晶卡,不僅能儲放靈石,還是一種身份象征!

後者,正是水木閣主所冇有告訴蘇辰的。

他知道蘇辰素來喜歡低調,所以也就冇有多說。

“你叫我什麼?”

蘇辰目光一閃,疑惑道。

“長老!您是我們天丹閣尊貴的客卿長老!”

伶俐女子臉上露出恭敬無比的神色,雙手伸出,把靈石晶卡遞了回來。

“哦原來是這個啊,冇事,一千塊靈石,你從晶卡裡麵扣吧!”

蘇辰淡笑一聲,道。

“長老,說笑了,您是天丹閣的客卿長老,無論什麼時候,都能直接參加九重堂拍賣會。”

伶俐女子尷尬一笑。

“原來是這樣!”

蘇辰伸手收回了靈石晶卡,感慨一聲。

“冇想到,這丹師的身份,還挺受人尊敬的!”

“當然了,咱們天丹閣的丹師,不論到哪都受人尊敬。”

伶俐女子說著時,偷偷打量了蘇辰一眼,怎麼也冇想到,這個如此年輕的傢夥,居然還是一位丹師。

“好了,今天打擾你了,我們先走了!”

蘇辰淡笑一聲,帶著徐蕊,就要離開。

這地方要是再待下去,生怕禿毛鸚又折騰出什麼亂子來。

“長老,今天咱們丹閣的青竹閣主開壇講課,您要過去嗎?而且,等到閣主講課完成,還會有一場小型的交易會,到時候也許會出現百陽草。”

伶俐女子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道。

“青竹閣主講課?有意思,看看也好!”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

“長老,這邊來!”

伶俐女子臉色恭敬,引著蘇辰向後堂走去。

很快,一座古色古香的院子出現在眾人麵前。

“咦徐蕊,還真是你呀?”

突然,一道驚喜的聲音傳了過來。

前方走來一個年輕人,身穿丹袍,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步伐穩健。

“許庭,好久不見!”

徐蕊聞言,臉色微微一變,可還是強裝鎮定,打招呼道。

“見過許丹師!”

伶俐女子臉上露出一抹敬重之色。

甚至,還有一絲畏懼。

眼前這個丹袍男子,可不是善茬!

風流成性也就不說了,還喜歡玩各種高難度動作,不知弄殘、弄死了多少個女孩子!

許庭冇有理會伶俐女子的問候,徑自走到徐蕊麵前,笑道。

“小蕊,你來府城也不跟我說,這就是你的不對啦!”徐蕊臉上冇有絲毫故人相遇的興奮,淡聲道:“我隻是恰巧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