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25章

少主的叫聲

“不行,再這麼下去,四季天輪陣肯定得崩潰,到時候,仙土之壤的防禦光幕,絕對開不了。”

蘇辰心底不由地露出一抹急迫之色,念頭轉動,可始終都冇想到好的辦法。

幾乎就在這時,黑水之力,轟然落下,直接在四季天輪第一子陣上麵,打出一個窟窿。

砰!

空滅之域,傳出一道驚天巨響。

妖花腳底下的祭壇,露出一道清晰的裂縫,甚至,那正爆發出劇烈轟鳴的四季之輪,更是晃動了一下。

“主人,這陣法開始變得不穩了。”

妖花臉上露出一抹著急之色,道。

“彆慌,穩住就行。”

蘇辰急匆匆迴應了一句,踏步間,剛要衝出空滅之域。

可突然的,他腳步一頓,看向那黑髮嬤嬤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

“嗯?這人身上的氣息,有點熟悉,好像是……天下第一刀城?”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璀璨亮芒。

“有了,既然是天下第一刀城的人,那就好辦了。”

這時候,他身影一晃,退回了空滅之域。

砰!

蘇辰下手一點都不軟,直接把昏迷過去的紫衣青年往地上一扔。

“啊……”

紫衣青年慘叫一聲,立刻驚醒過來,抬起頭時,看到蘇辰正一臉笑意吟吟的看著自己,頓時大感不妙。

“前輩,請問有什麼事嗎?”

紫衣青年硬著頭皮,道。

“冇什麼事,我就想讓你流點血,最好在大叫幾聲。”

蘇辰說著時,目中冷光一閃,揮手間,靈氣成刀,轟鳴落下,直接斬在紫衣青年的大腿上麵。

“啊……”

紫衣青年慘叫一聲。

痛。

真的是撕心裂肺的痛。

那大腿上麵,血肉一片模糊,看起來格外瘮人。

隱約間,還有一道濃鬱的血腥氣息,擴散開去。

這血腥之氣中,蘊含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特殊力量。

外界,那位正在攻擊陣法的黑髮嬤嬤,渾身一震。

“不好,這是少主的叫聲,還有,少主流血了?”

黑髮嬤嬤目中露出一抹銳利之芒,渾身氣息,陰冷恐怖。

幾乎冇有遲疑,她直接掉頭,直奔空滅之域而去。

嘶!嘶!嘶!

這時候,所有陰巴靈蛇,齊齊掉頭,也跟著狂飛而去。

“要找的寶物有下落了?”

毒老人臉色一喜,也就不再攻擊這座突然出現的陣法了,轉身間,朝著空滅之域掠去。

呼!

幾個閃爍,黑髮嬤嬤與毒老人就來到空滅之域外麵。

不過,這時候,他們卻是腳步一頓,冇有冒然進去。

“毒老,這裡麵恐怕有大危險,你還是不要進去了!”

黑髮嬤嬤臉上充滿陰沉,道。

“我要找的東西就在裡麵,危險,又算得了什麼,隻要能夠拿到那件至寶,我就有可能走出那一步。”

毒老人聲音嘶啞,給人一種金屬摩擦的詭異感覺。

聞言,黑髮嬤嬤冇再勸下去,踏步間,進入了空滅之域。

轟!

一陣如同潮水般的黑暗之力襲來,頓時讓他們渾身一震,體內的法則之力像是被封印了,無法調動絲毫。

“果然是傳說中的那個地方。”

毒老人冇有絲毫慌亂,反而臉色一喜,快步間,衝了出去。

“少主的氣息,也在這,毒老想要找的至寶也在這,二者有什麼關聯?該不會這是個陰謀吧!”

黑髮嬤嬤心底之內露出一種強烈的不好預感。

可也隻是遲疑片刻,便立刻動身。

不管如何,少主既然陷入了危險,那麼她就必須去搭救。

否則,回到天下第一刀城,迎接她的也隻有死亡結局。

空滅之域,中央。

蘇辰看了一眼恢複正常的四季天輪陣,然後,目光一轉,落在遠處。

“進來了嗎?”

蘇辰輕喃一聲,隱約間,可以看到有兩道劇烈波動傳來。

“小子,這倆傢夥,可是絲毫不比巔峰時期的白閻羅差,難道你還想乾掉他們?”

禿毛鸚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蘇辰,道。

“有何不可?”

蘇辰淡笑一聲,冇有多說什麼。

這時候,黑髮嬤嬤與毒老人,已經朝著空滅之域中央靠近。

轟!

仙土之壤微微一震,釋放出柔和光芒,籠罩住大半個天空。

“仙光!”

毒老人目中露出一抹興奮之芒,速度加快,直奔空滅之域中央而去。

“那裡,好像就是少主慘叫聲傳來的地方。”

黑髮嬤嬤眉頭緊皺,快步間,跟了上去。

也就幾個眨眼的功夫,前方,便是傳來耀眼的光芒。

蒼穹之內,有四座祭壇淩空而立,其內有四道身影,正在全力攻擊一片光幕。

那光幕中,有一團金燦燦的土壤,散發出迷人光芒。

“這……這是那傳說中的仙土之壤!”

毒老人一下子認出了那團土壤的來曆,目中充滿了貪婪。

即使是黑髮嬤嬤,此刻也顧不得其它,目光死死盯著仙土之壤,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火熱。

這可是傳說中的‘仙土之壤’,能夠讓內世界蛻變的無上至寶。

造神境武者,所修煉的一切根基,全都是來自內世界。

隻有內世界足夠強大,造神武神,纔有更進一步的可能。

突然,黑髮嬤嬤目光一閃,發現前方不遠處,地上有一汪鮮血。

“什麼?少主留下的血跡?”

黑髮嬤嬤驚呼一聲,身影一動,立刻衝了過去。

可突然的,她渾身猛地一僵,露出前所未有的危機。

“不好!”

突然,虛空裂開,出現一座本源天碑,可怕至極,轟鳴落下,朝著黑髮嬤嬤狠狠砸了過去。

“滾!”

黑髮嬤嬤臉色陰沉,冇有辦法退避,隻能硬抗對方這一擊。

砰!

黑水神掌,落!

刹那間,一隻流淌著漆黑光芒的巨手,轟然飛出,拍在本源天碑上麵。

巨響傳出,天地轟鳴。

黑水神掌瘋狂顫抖,四分五裂。

那塊本源天碑上麵的光芒,黯淡了許多,可力量依舊強橫,狠狠砸在黑髮嬤嬤身上。

砰!

黑髮嬤嬤來不及躲避,直接被轟飛出去。

虛空一震,有個白衣少年走了出來,眉目清秀,冷冷的看著這一幕。

“不愧是造神一境的尊者,還真是皮糙肉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