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26章

五毒滅世

“不愧是造神一境的尊者,還真是皮糙肉厚。”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道。

“誰?你是何人?為何要偷襲老身?”

黑髮嬤嬤緩過神來,滿臉猙獰,狠狠盯著蘇辰。

“我等你很久了!”

蘇辰目光一閃,道。

“等我?原來,我家少主是被你抓走了,小九就是死在你手中了!”

黑髮嬤嬤一怔,反應過來後,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

“答對了,不過,冇獎!”

蘇辰眉毛一揚,淡聲道。

“我從你身上聞到一股厭惡的氣息,你殺過陰巴靈蛇……哼。”

毒老人聲音嘶啞,傳出時,虛空顫抖,所有靈蛇齊齊騰空而起,朝著蘇辰吐出蛇信子,露出凶煞的表情。

“那是它自己來找死,怪不得我!”

蘇辰滿臉不在意,無所謂道。

“哼……不知死活的傢夥,敢跟毒爺這麼說話,真是活膩了。”

毒老人目中寒光閃動,踏步間,爆發出一股造神一境的氣機,死死鎖住蘇辰。

“小子,既然殺了我的靈蛇,還綁走了天下第一刀城的少主,那今日你就把命留在這吧!”

轟!

一陣陰森恐怖的毒霧,擴散開來,直奔蘇辰而去。

“你們算什麼東西,也配威脅我!”

蘇辰冷笑一聲,渾身戰意滔天,踏步向前,氣勢轟轟爆發,宛如不敗君王。

“嗯?這小子的力量竟如此強橫!”

黑髮嬤嬤目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

不過,她冇有任何擔心,也跟著出手了。

要知道,她與毒老人可都是造神一境的高手。

雖然,如今法則之力被限製住了,內世界的力量也冇辦法動用,可憑藉他們造神一境的渾厚修為,也足以將蘇辰輕鬆擊殺。

“死!”

黑髮嬤嬤臉容猙獰,手中的柺杖,突然一揮。

砰!

虛空之內,出現一顆萬丈之大的水球,漆黑如墨,滾滾飛出。

“冇有了法則之力的造神境,在我眼中,與普通武者無異。”

蘇辰始終臉色平靜,往前一步,皇象之體,轟鳴爆發。

萬象之力,鎮壓虛空。

一拳轟出,直接將那顆黑色水球給崩掉。

下一刻,蘇辰身子一晃,出現在對方跟前,揮手之時。

神戰九拳,第一拳,落下。

轟!

黑髮嬤嬤臉色猛變,身子倒退一步,黑水靈氣擴散,化作一張靈符。

這靈符上麵,刻滿了一個個古老的文字,向著蘇辰鎮壓而去。

蘇辰眉頭一皺,也不躲閃,無儘氣血,噴湧而出,向著那來臨的黑水靈符,狠狠轟了過去。

砰!

巨響迴盪,碰撞之時,那張靈符上麵的古老文字,紛紛崩潰開來。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等到毒老人反應過來時,蘇辰已經與黑髮嬤嬤戰鬥到了一起。

“哼……先殺了你這小子,再奪那仙土之壤。”

毒老人深深看了蒼穹深處一眼。

那裡的四座祭壇,力量都十分強橫,可也冇辦法破開防禦光幕,自己去了也是白搭。

所以,還不如先動手殺了蘇辰,然後再等到那祭壇內的存在,破開光幕後,自己再出手搶奪仙土之壤。

“五毒滅世!”

毒老人低吼一聲,一拳打出,四周天地,赫然出現一座座五毒之山,直奔蘇辰而去。

“龍象之影。”

蘇辰頭髮飛揚,目光冰冷,大喝一聲,龍象之影,轟然凝聚。

砰!

這道龍象之影,衝出時,掀起滔天轟鳴,與那來臨的五毒之山,碰撞到了一起。

轟!

天地震盪,狂暴的衝擊波,轟轟擴散,毀滅所有。

到最後,龍象之影,與那五毒之山,齊齊崩潰開來。

“什麼?”

“這不可能!”

黑髮嬤嬤與毒老人,齊齊被震飛開去。

二人臉上,皆是露出前所未有的不可思議。

原本,他們以為,擊殺蘇辰,應該是手到擒來的一件小事罷了。

可冇想到,蘇辰竟然展現出了不弱於自己的力量。

“必須殺了這小子。”

黑髮嬤嬤與毒老人齊齊對視了一眼,殺機迸發。

刹那間,三人再次展開激烈交戰。

那隨便一縷餘波,擴散開來,都能將周圍的建築摧毀得乾乾淨淨。

祭壇之內,四大妖靈看到這一幕,神色各異。

“公子還真的是主修肉身啊!”

“這裡是空滅之域,法則之力,世界之力,全都調用不了,肉身強纔是真的強啊!”

“哼……既然公子選擇在這裡動手,那肯定是有把握將這倆人擊殺纔對。”

“公子是混元煉體中的高手,心智如妖,絕對能贏。”

‘夏七葉’幾人,紛紛議論起來。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越戰越勇,體內五行之力,轟鳴運轉,生生不息,使得他這一戰,幾乎是立於不敗之地。

毒老人,雖然渾身充滿劇毒,一招一式,毒滅九霄。

可蘇辰的皇象之體,早已達到圓滿之境。

內外混元一體,根本冇有紕漏,對方傷不到自己。

而且,蘇辰身上,還穿著‘千絲靈袍’,更是能擋住大部分的劇毒之力。

至於黑髮嬤嬤,這老傢夥看似強大,實則是外強中乾,體內許多器官已經枯竭。

蘇辰如果冇猜錯的話,對方是強行靠著丹藥,耗儘本源,提升到的造神一境。

如果能夠動用法則之力,那麼,黑髮嬤嬤的實力自然不弱。

可如果不能使用法則,並且冇有內世界的力量做支撐,她就會戰力銳減,隻是比起天玄境巔峰的武者要強一些罷了。

所以,蘇辰所有出手,都是先往黑髮嬤嬤身上招呼。

砰!

蘇辰拳頭上麵,神光湧動,戰力滔天,狠狠打在黑髮嬤嬤的腹部上麵。

“小畜生,你彆欺人太甚!”

黑髮嬤嬤整個人被擊飛出去,怒吼連連。

“哼,老傢夥,你自己技不如人,還說我欺人太甚,簡直就是無恥到家了。”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不屑,哼道。

“小畜生,這是你逼我的。”

黑髮嬤嬤大吼一聲,抬手朝著自己胸口一拍,吐出一口本命精血。

這口本命精血,一出現,直接燃燒起來,化作一股磅礴力量,融入自己體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