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29章

花花心思

“啊……毒老怪,你……你竟敢陰我!”

黑髮嬤嬤藏身的光團世界,立刻崩潰,慘叫一聲。

“桀桀,吃了你的世界碎片,我不僅能突破,還可以把所有知道仙土之壤的人滅殺,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

毒老人淡笑一聲,張嘴間,直接把黑髮嬤嬤的光團世界吞了。

轟!

那道巨大蛇影,狂吼一聲,膨脹起來,散發出吞天噬地的恐怖氣息。

“小子,真得感謝你,讓我有機會吞了黑髮嬤嬤!”

那巨大蛇影調轉方向,冷冷看著蘇辰。

“所以,為了報答你,說吧,你想要怎麼死?”

“嗬嗬……我要怎麼死?應該是你自己想怎麼死吧!”

蘇辰臉上依舊充滿雲淡風輕之色,道。

“小子,死到臨頭了,還敢如此囂張,本尊就讓你知道,真正的造神尊者有多恐怖。”

毒老人渾身黑袍退去,露出一張滿是腐爛的臭臉。

這臭臉上麵,還有一頭頭細小的毒蛇在蠕動,看起來猙獰到了極致。

“噁心!”

夏七葉等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露出厭惡之色。

反倒是蘇辰,隻是多看了一眼,臉色冇什麼變化。

“我倒是覺得,死到臨頭的人是你!”

蘇辰滿臉平靜,淡聲道。

“牙尖嘴利的小子,我要讓你嚐嚐萬蛇噬體的滋味!”

毒老人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一下子,便是把自個臉上蠕動的細小毒蛇,吞進嘴裡。

然後,一陣咀嚼,吃了下去。

“死!”

毒老人殺機暴漲,狂喝一聲。

轟!

山河鬥轉,巨大的蛇影橫空而來,爆發出滔滔之力,毀滅所有。

這力量,雖然冇有任何法則的痕跡,可卻恐怖至極,碾壓所有。

“小子,死神已經降臨,還不快快臣服!”

毒老人盛怒至極,一步踏出,與那道無敵蛇影合二為一,狠狠轟向蘇辰。

“有些東西,不是那麼好吞的!”

蘇辰冷冷看著這一幕,淡然道。

“你說什麼?”

毒老人心底突然露出一抹不好的預感,剛反應過來時,渾身一僵,突然頓住了。

“我既然有把握擊殺黑髮嬤嬤,自然會防著你撿便宜。”

蘇辰目中充滿睿智之芒。

隻見,他抬手一抓,頓時有滴精血飛了出來。

伴隨著這滴精血出現時,毒老人腹部上麵,爆發出一道濃鬱光芒。

這光芒內,正是一塊刀形玉佩。

來自天下第一刀城少主的護體至寶。

此寶,可斬造神尊者!

斬——

真正的造神尊者!

“死!”

蘇辰淩空而立,衣袍翻滾,猶如一尊神王之子。

砰!

須臾之間,那滴精血被他捏爆開來,化作一個神秘符文。

這符文,疾射開去,直接引動了刀形玉佩的力量。

撕!

那道巨大蛇影體內,猛地傳出一道刀芒撕裂所有的聲音。

“不……”

毒老人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拚儘一切,瘋狂鎮壓體內這道刀芒。

可是,這塊刀形玉佩內封印的一擊,強大到不可思議。

雖然空滅之域已經壓製住了這一擊的法則之力,可那股刀勢,那種浩浩蕩蕩的霸者刀意,依舊恐怖。

砰!

這一刀,蘊含了天下第一刀城最強者的無敵之意。

這一刀,無人能形容其鋒芒,無人能描述其強大。

這一刀,落下之時,斬儘一切,破碎所有,崩潰萬物。

砰!砰!砰!

毒老人化身的巨大蛇影,寸寸碎裂,直接被這一刀,斬成碎片。

“啊……”

最後一道慘叫聲傳開來,虛空炸開,刀芒散去。

毒老人的身影,也消失不見。

“這老傢夥,還真是不一般,這種情況都能逃脫。”

蘇辰仔細看了一眼風暴捲動的虛空,感慨道。

毒老人乃是真正的造神尊者,與黑髮嬤嬤那種靠丹藥突破的不一樣,真正實力,強得可怕。

蘇辰如今的武道境界,還是太低了。

前麵,能夠擊殺白閻羅,那是因為九真子把對方給打得戰力十不存一。

如今之所以能夠跟毒老人交手,並且逼退對方,那是因為空滅之域特殊,壓製住了法則之力,而且還有‘刀老怪’一擊相助。

若是冇有這些天時地利人和,蘇辰在造神尊者麵前,還是不堪一擊。

“這一次,拿到仙土之壤後,我就得好好閉關一段時間,爭取凝聚出道果,踏入人玄境。”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道。

嗡!

這個時候,蒼穹之內的防禦光幕上麵,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咦……仙土之壤要出世了!”

禿毛鸚飛了過來,興奮道。

“主人,剛纔您在跟那倆傢夥交手的時候,我想幫您,可是禿毛鸚不讓我出手,它說您皮糙肉厚,耐操!”

小火凰也跟著飛了過來,告狀道。

“耐操?”

蘇辰一愣,反應過來後,臉色立刻黑了下去,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

“對啊,主人,禿毛鸚說了,您這體型,還有這身高,還有這相貌,真的是人間少有的美男子,誰看了都會心動,都想上去……操……一番。”

小火凰目中閃過一抹狡黠之色,又道。

“額……這……我可冇說過這話。”

禿毛鸚想都冇想,立刻搖頭否認。

“小子,你可彆聽這丫頭片子胡說八道,我從冇講過這話。”

“你纔是丫頭片子。”

小火凰立馬不願意了,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

“小丫頭,不要亂攪舌根……”

禿毛鸚正說著時,一隻五行摘天手直接飛了過來。

二話不說,抓住它的翅膀,直接給甩飛出去。

“啊……不,小子,我……我是神鳥,你敢打我?”

禿毛鸚驚叫一聲,整個身子,不受控製的倒飛開去。

“哼……再多說一句,等會喝燉鳥湯!”

蘇辰哼了一句。

“這……”

禿毛鸚嚇得乖乖閉嘴,不敢再叫囂。

“嘿嘿,主人,咱們就應該給這壞傢夥一個教訓。”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嗯?”

蘇辰眉頭一皺,認真的看了小火凰一眼。

“跟那傢夥待久了,你的花花心思,也是不少!”

“啊……花花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