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31章

人玄一重

那浩瀚靈氣,如同萬裡長江,滔滔而動。

砰!

靈氣翻滾,轟然落下。

頃刻間,便是將蘇辰的修為提升到人玄境一重。

轟!

四大妖靈,突然感受到一股強烈威壓。

有種麵對超級強者的感覺。

其中,妖花與夏七葉力量要弱一些,渾身一顫,差點就要跪下。

即使是秋雨娘與雪女這兩尊妖靈,也是神色凝重,微微向後退了一小步。

轟!

五行之力,鎮壓八方,橫掃所有,天地臣服。

蘇辰渾身一震,開始收斂自身氣息。

到最後,整個天地的威壓,一點點散去,重新歸於平靜。

但是,四周的風暴,大地塵埃,不敢再肆無忌憚的翻滾。

人玄一重!

太古龍象訣皇象之體,完美之境!

這就是蘇辰如今的修為。

空滅之域。

淡淡的光芒,灑落人間。

蘇辰睜開眼時,發現妖花、夏七葉、秋雨娘、雪女四人,都在看著自己。

“嗯?大家看著我乾嘛?我臉上有花嗎?”

蘇辰一愣,輕笑道。

“冇!”

雪女反應了過來,搖了搖頭。

“你……哎……”

秋雨娘原本想說什麼來著,可話到嘴邊,還是咽回去了。

“罷了……罷了……”

夏七葉也是一臉無奈,默然無言。

“這……這發生了什麼?”

蘇辰一臉納悶,不明所以。

“我不就完成了一個小突破,至於都這幅樣子嘛!”

“哎……我來說吧!”

妖花走上前一步,苦笑一聲。

“你突破冇什麼,可是,你把大家修煉的仙靈之氣都給吸走了。”

“額……”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尷尬之色,搖頭道。

“太不好意思了,我就隻顧著自己突破,冇想到,你們剛纔的消耗還都冇有補充回來。”

“冇事,給我們一些時間,還是可以恢複的,隻是妖靈力量的補充都會比較慢。”

妖花輕輕捋了一下額頭的青絲,道。

“那就好!”

蘇辰歉意的看了大家一眼。

“不好,快……快把這仙土之壤收起來,這東西的力量正在快速流逝。”

妖花突然想到了什麼,驚呼一聲。

這時候,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向仙土之壤時,發現這個光團,比起之前剛出世那會,已經黯淡了四分之一。

“仙土之壤,必須要有傳說中的聖器才能收取,你有嗎?”

妖花臉色一凝,道。

“聖器?這東西我冇有!”

蘇辰搖了搖頭,道。

雖然他的寂滅拳套,也算聖器,可畢竟是殘破的。

幾塊碎片拚湊而成的東西,自然不可能容納得了仙土之壤的力量。

“啊……冇有,那你還把這東西取出來,浪費了,真的浪費了。”

妖花臉上充滿了惋惜之色。

仙土之壤,價值之大,無法想象,可必須要有承載之物,才能將之收取。

除此之外,那就必須要把仙土之壤煉化,可這根本就是天荒夜譚。

除非修為突破造神,達到轉輪的層次,纔有可能煉化仙土之壤。

“我雖然冇有聖器,不過,我有這東西,一樣能夠承載得了仙土之壤。”

蘇辰淡笑一聲,揮手間,荒古天碑,陡然飛出,直接一震,虛空震盪。

“這……這塊石碑,好像在哪裡見過,可又想不起來。”

妖花目中露出一抹思索之芒。

嗡!

這個時候,仙土之壤一動,直接融入到了荒古天碑之內。

整個過程,平靜至極,冇有出現絲毫波瀾。

“這……真的給收取了?”

夏七葉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凡是能夠收取仙土之壤的至寶,人間少有。

秋雨娘與雪女,也是心神一震,不由地多看了蘇辰一眼。

“冇錯,我在荒古空間內開辟了一個地方,專門用來安放這仙土之壤,而且,它釋放出來的力量,也都被我禁錮起來了,你們可以進入裡麵修煉。”

蘇辰看了大家一眼,道。

“那快點打開,我要去裡麵恢複修為。”

夏七葉臉色興奮,道。

“冇問題!”

蘇辰抬手一揮,荒古天碑上麵,露出一條空間通道。

砰!

夏七葉想都冇想,直接跳了進去。

隨後——

秋雨娘、雪女,也跟著進入到裡麵。

方纔為了打開仙土之壤的防禦光幕,她們都消耗巨大。

原本,後麵是可以很快恢複過來的,可仙土之壤釋放出來的靈氣,卻都被蘇辰突破吸收了。

以至於,她們現在還很是虛弱,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恢複。

“公子,冒昧問一句,這塊荒古天碑,您是從哪得來的?”

妖花臉上露出一抹複雜之色,道。

“怎麼?你認識這塊碑石的來曆?”

蘇辰臉色一動,道。

“有些熟悉,好像曾經見過,可又想不起來。”

妖花深深看了荒古天碑一眼,道。

“這樣啊……那你也進去吧,好好想想,想到了跟我說。”

蘇辰微微點了下頭,道。

“好!”

妖花冇有再說什麼,神情若有所思。

一個轉身間,也進入了空間通道。

“有點意思,妖花竟然會覺得荒古天碑熟悉,她的來曆,恐怕真的不簡單!”

蘇辰眉頭一挑,喃聲道。

“隻是,荒古天碑連我都冇有弄懂,她能想起來嗎?”

沉默了片刻,蘇辰搖了搖頭,朝著空滅之域外麵掠去。

“小子,咱們這就要出去了嗎?”

禿毛鸚不知從哪冒了出來,若有其事道。

這傢夥,永遠都是這麼的賤!

即使被蘇辰教訓再多次,也還是這幅德行。

反倒是小火凰,也跟著飛了過來,無比幽怨的看了蘇辰一眼。

“主人,我錯了,您……您不要再扔我了!”

小火凰滿臉歉意,道。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蘇辰輕輕彈了一下小火凰的鼻子,道。

“以後,千萬不要再跟這頭不像話的鸚鵡學壞!”

“主人放心,以後,我堅決維護您的一切言行,替您打抱不平,如果禿毛鸚再敢背後說您壞話,我第一個饒不了它!”

小火凰挺直了腰板,堅聲道。

“哼哼……”

禿毛鸚重重哼了一聲,懶得說話。

“走吧,咱們該出去會一會那個毒老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