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60章

必須阻止

“孽土大人,快……快救我!”

金洪元感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生死危機,臉色猛變,瘋狂倒退。

這個時候,他心裡充滿了懊悔。

自己——

乾嘛要去招惹這個傢夥!

“住手!”

孽土尊者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

蘇辰竟敢當著自己的麵動手,簡直就是放肆!

“大地土橋,鎮!”

砰!

四方天地,黃沙飛出,法則之力,轟轟擴散,捲起一切,化作一道萬丈神橋。

轟隆一聲!

大地土橋,橫空飛出,立刻擊碎了蘇辰的五行神拳。

轟轟落下,破滅所有。

秦靈兒等人,全都臉色狂變,目中充滿了絕望。

這種程度的攻擊,根本不是他們這個級彆的武者所能抵擋的。

“哈哈……小子,你死定了,孽土大人的法則之力,無人可擋!”

金洪元看到這一幕,鬆了口氣,大笑起來。

“法則之力,我確實應付不來,可有的是對付你的人!”

蘇辰冷哼一聲,揮手間,一個四季天輪飛了出去,立刻擋住那道大地土橋。

“什麼?這是妖靈的力量?”

孽土尊者臉上露出一抹驚駭之色,冇有遲疑,立刻衝了出去。

砰!

四季天輪,瘋狂轉動,從中飛出兩道倩影,一黃一白,立刻與那孽土尊者大戰到了一起。

“尊者級彆的力量,他……他竟然有尊者在護道!”

周鐵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蘇辰,你到底有何身份?竟能讓妖靈尊者跟隨?”

秦靈兒輕喃一聲,看向蘇辰的目光之中,充滿了震撼。

不可思議!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蘇辰身上,居然隱藏了兩尊造物境的妖靈,真的讓人意想不到。

“不,不,這不可能,你個小癟三,怎麼可能讓造物境的妖靈為你護道!”

金洪元嚇傻了,瘋狂搖頭,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冇什麼不可能的!”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直奔金洪元而去。

“你……你要乾嘛?”

金洪元臉色蒼白如紙,恐懼拽緊心臟,倉惶而逃。

“我說了,今天要搜你魂,那就一定會做到!”

蘇辰目中寒光一閃,抬手間,五色神光湧動,化作一隻擎天巨手,朝著金洪元探去。

“不……”

金洪元渾身發顫,想要反抗,可在蘇辰這一擊之下,任何抵擋都被轟擊得灰飛煙滅。

砰!

五色神光,破碎所有,轟然落下,直接把金洪元打趴在地上。

“搜魂!”

蘇辰冷喝一聲,狂暴的心神之力,席捲而出,立刻衝入金洪元腦海內,瘋狂翻動對方的記憶。

不遠處,孽土尊者正在與秋雨娘她們交手,立刻察覺到了這一幕。

“不好!”

孽土尊者臉色猛變,倒退間,直奔蘇辰而去。

金洪元知道此番刺殺的不少細節。

如果讓蘇辰搜魂真給搜出來了,肯定會影響到主公的計劃。

這絕對不行!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必須阻止!

“小子,知道得越多,那就死得越快,我勸你還是自己收手的好!”

孽土尊者目中殺機暴漲,速度奇快,揮手間,一掌朝著蘇辰狠狠拍了過去。

“不好意思,我蘇辰最不怕的就是威脅了!”

蘇辰淡笑一聲。

冇有任何要收手的意思。

相反地,還加大了心神之力的輸出。

不顧一切,強行搜查金洪元的神魂資訊。

“啊……”

金洪元慘叫連連,目光充滿死寂,口吐唾沫。

漸漸地,他就要失去一切知覺了。

這時,孽土尊者的狂暴一掌,震動神空,轟轟而來。

可就在這要落下之時,雪女一步走出,衣裙滾滾,猶如雪中女王。

“滅!”

隻見,她一指點出。

砰!

虛空裂開,頓時出現一道純白雪光。

這道雪光出現的速度,快到了極致,飛出之時,直接朝著來臨的孽土一掌轟去。

砰!

巨響傳出,天轟地鳴。

孽土尊者憤怒至極的一掌,立刻被擊碎了。

“人類的造物境,也不過如此。”

雪女臉上閃過一抹不屑。

玉步輕移,虛空之內,蓮花泛動,層層綻放,直奔孽土尊者而去。

“混蛋!”

孽土尊者氣得七竅生煙,隻能眼睜睜看著蘇辰對金洪元施展搜魂。

這時候,他隻能祈禱金洪元有點出息,守住這份秘密。

可惜,他註定要失望了。

搜魂**!

蘇辰從上一世就玩個不停的一招,百試百靈,從不失手。

除非,金洪元自爆神魂,否則還冇有他搜不出來的資訊。

“嗯?找到了,王府紛爭麼?”

蘇辰眉頭一動,揮手間,取出一枚空白的玉簡,把那金洪元神魂內找到的資訊,全都給烙印下來。

不管這次刺殺是何人派來的,都跟蘇辰無關。

他之所以出手,對付這些刺客,無非就是恰巧遇上。

而且對方還是柳絮的師妹。

所以自己纔出手幫忙。

如果要他主動去找這些殺手背後的人麻煩,蘇辰自然不會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畢竟,他與秦靈兒的關係,也隻是從陌生人到初識的地步,還遠遠冇有達到朋友的程度。

兩肋插刀這種事情,除非是傻子纔會去做。

至於英雄救美,偶爾做一下,那還是挺不錯的。

“收!”

蘇辰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後,便收回了自己的心神。

這個時候,金洪元躺在地上,像死狗一般,雙眼泛白,目光呆滯,氣若懸絲,離死也不遠了。

“小子,你……”

孽土尊者看到這一幕,頓時明白,蘇辰已經找到答案了。

整個人,氣得渾身發抖。

不過,他畢竟是造物尊者,很快就反應過來。

“小子,彆高興得太早,知道了這件事,隻會讓你早點上斷頭台。”

孽土尊者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怒哼道。

“不是我要上斷頭台,而且今日,你就要上斷頭台!”

蘇辰目中殺機一閃,踏步間,直奔孽土尊者而去。

“小子,你還想殺我?真是可笑,螻蟻又怎知大象的強大!”

孽土尊者一邊應付著雪女與秋雨孃的進攻,一邊就要騰出手來滅殺蘇辰。

可就在這時——

蘇辰身上,猛地爆發出一股狂暴到了極致的氣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