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66章

我冤枉啊!

“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孽土尊者臉色難看至極,哼道。

蘇辰的出現,打了他個措手不及,以至於如今任務失敗,還讓對方找到蛛絲馬跡。

這件事的過錯,都在自己身上。

如果現在要是灰溜溜回去,皇城裡的那位太子,肯定會扒了自己的皮。

一想到這,孽土尊者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秦靈兒不能就這麼放過她,還有蘇辰那小子,至少得逮一個,我纔好回去交差。”

孽土尊者臉上冷光一閃,踏步間,衝入虛無,消失不見。

大漠殘陽,看起來永遠是那麼的孤寂。

風,還在呼呼的吹著。

孽土尊者走了,不知是追著蘇辰,還是尋著秦靈兒而去了。

不論他的目標是誰,被這樣一位尊者盯上。

終歸不是好事。

……

古哈沙漠深處,夕陽的餘暉,把蘇辰染得通紅。

這時候,他手裡拽著一枚玉簡,其中所烙印的畫麵,正是他從金洪元記憶中搜出來的有用資訊。

之前,他給了秦靈兒一份,自己也留下一份。

蘇辰一點靈光打出,落在玉簡上麵,頓時演化出一片光幕。

其中,赫然浮現出三道人影。

為首的一位,正是當今天下的太子,雍容華貴,高高在上。

而金洪元則是半跪在地上,恭敬不已。

還有一道人影,站在太子身後,臉上戴著麵具,看不清麵孔,隻露出一個模糊的身影。

“奇怪了,這個身影,我怎麼覺得有些熟悉?”

蘇辰目光一凝,落在這道模糊身影上麵,隱約間,他像是要捕捉到了什麼。

可很快的,這抹靈光,猛地一閃就消失不見了。

“好像,不久前,我搜過另外一個人的魂,也有看到類似的身影!”

蘇辰輕喃一聲,正要細思之時,突然,一道五彩虹光急速掠來。

“小子,跑那麼快乾嘛,等等我啊!”

禿毛鸚春風得意,吹著小曲兒,飛了過來。

剛纔白撿了兩個儲物袋,讓它一陣開心。

“哼……”

蘇辰臉色有些不悅,原本要想起來了,可被這傢夥一攪和,思緒全亂了。

“嘿嘿……小子,這附近的寶物不少啊!”

禿毛鸚從剛進入沙漠之後,自個飛出去轉了一圈後,回來又變肥了不少。

“寶物是挺多的,不過呢?先把你身上那兩個儲物袋交出來。”

蘇辰笑眯眯的盯著禿毛鸚,哼了一聲。

原本,他是不想找這傢夥麻煩的,可誰讓它打擾到自己思考問題了呢!

砰!

蘇辰抬手一抓,逮住了禿毛鸚一條腿,直接把禿毛鸚提起來。

這一提,他發現,禿毛鸚少說得肥了十斤。

一頭鸚鵡,居然能肥個十斤,這可得吃了不少好東西啊!

“啊……儲物袋,什麼儲物袋?”

禿毛鸚又開始裝傻充愣了。

“金洪元與孟庭的儲物袋!”

蘇辰翻了個白眼,道。

自己離開的時候就感受到了禿毛鸚的氣息,不用說,這傢夥肯定是順手牽羊,拿了那倆儲物袋。

“啊……金洪元與孟庭是誰?我不認識啊!”

禿毛鸚倒掛著身子,眼珠子溜溜地轉,搖頭道。

“你不認識啊!”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揶揄的笑容,拽住禿毛鸚,一陣狂甩。

那樣子,簡直就像是秋風掃落葉,絲毫都不手軟。

“啊……不,小子,你給我住手!我……暈啊!”

禿毛鸚眼前一黑,整個身體,不受控製的轉動起來。

一圈,兩圈,十圈,百圈……

到最後,蘇辰也不知轉了它多少圈。

隻覺得——

自己手臂都有些發麻了。

“那兩個儲物袋,看到了嗎?”

蘇辰臉色淡淡,悠然道。

“冇……看到哇!”

禿毛鸚咬著牙不承認,依舊搖頭。

這時候,它心裡苦!

真的苦啊!

不就路過撿了兩個儲物袋嘛!

難道,還得上交啊?

“蘇辰這個煞星,太不是東西了,隻會剝削自己。”

“不行,我要反抗!”

“我要反抗到底!”

禿毛鸚心裡一陣嘶吼,臉上露出無畏之色,高聲道。

“冤枉啊!我是冤枉的啊!”

“好吧,既然你說冤枉,那我就索性冤枉到底!”

蘇辰說著時,正要動手,小火凰飛了出來,自告奮勇道。

“主人,這隻壞鸚鵡太不老實了,我幫您教訓它!”

小火凰聲音一落,立刻噴出紫紅色的火焰,轟轟燃燒。

“啊……謀殺啊!”

禿毛鸚慘嚎一聲,氣得破口大罵。

“萬火神凰,你竟然對同伴下手,太不是東西了!”

“你纔不是東西,我這是在幫主人教訓你這不聽話的靈寵。”

小火凰臉上充滿了興奮之色,一邊邊說,一邊又不斷放火。

燒得禿毛鸚嚎嚎大叫。

“我……我冤枉啊!”

禿毛鸚依舊嘴硬,一個勁搖頭。

“哼,看樣子你是死鸚鵡嘴硬,還不承認。”

小火凰雙手叉腰,憤聲道。

隻見,它張嘴一噴。

火焰咆哮,轟轟轉動,化作一把剪刀,閃著森寒之光。

“我看你這些羽毛長得都挺漂亮的,剪下來,給我玩幾天!”

小火凰說著時,火焰剪刀,哢哢作響,就要朝著禿毛鸚僅有的九根羽毛剪過去。

“不……”

禿毛鸚嚇得渾身直哆嗦。

這時候,它被蘇辰抓住了雙腳,倒掛著身子。

隻能不停搖頭,拚命掙紮。

“小火凰冇亂來,我也是覺得,你這幾根羽毛該修剪修剪了!”

蘇辰目光一閃,揮手間,封靈之力,轟轟擴散,立刻把禿毛鸚給禁錮住了。

這下,它是想掙紮都不行了。

“嘿嘿……”

小火凰壞笑一聲,火焰剪刀,哢哢響動,作勢就要把禿毛鸚身上的羽毛都給剪光了。

“不!停!住手!”

禿毛鸚嚇得差點暈倒過去,自己僅有九根羽毛,愛惜得不行。

要是真讓小火凰這麼一剪,那它不就變得更‘禿’了嘛!

“那你還冤枉嗎?”

蘇辰眉毛一挑,冇好氣道。

這傢夥不治一治,還真不知道誰纔是老大!

“不冤枉,一點都不冤枉!”

禿毛鸚臉色煞白,不斷搖頭。

“既然不冤枉,那我的倆儲物袋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