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67章

抵達皇城

“既然不冤枉,那我的倆儲物袋呢?”

蘇辰臉色依舊淡淡,道。

“冇……不,我看……看到了!”

禿毛鸚不敢再跟蘇辰耍滑頭,有氣無力道。

“那還不趕緊拿出來。”

蘇辰眉頭一揚,哼道。

“暈……我暈啊!”

禿毛鸚裝作很可憐的樣子,弱聲道。

“那看樣子這好不容易長出來的九根羽毛是不要了。”

蘇辰掃了小火凰一眼,對方立即會意,火焰剪刀,又是哢哢作響,就要剪了過來。

“不……”

禿毛鸚嚇得渾身發顫,駭聲連連。

“我不暈了!”

“東西呢?”

蘇辰冷哼一聲,目光不善的盯著禿毛鸚。

這傢夥,要是再敢耍花樣,蘇辰定要讓它明白,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你都把我禁錮住了,我怎麼拿東西啊!”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幽怨,道。

“那是你的問題!”

蘇辰一點都不客氣。

“你……”

禿毛鸚一陣氣結,雖然憤怒,可也無可奈何,隻能挺直脖子,喉嚨動了一下。

頓時有道道漣漪,擴散開來。

那漣漪之內,充滿了無比繁雜的空間規則,一層又一層,不斷變化。

這時候,它腦袋一動,伸入其中,一陣亂咬。

好不容意才咬到一個儲物袋。

往外,拽了出來。

“小子,拿去,不就一個儲物袋嘛……”

禿毛鸚戀戀不捨的把儲物袋交了出來。

“這是金洪元的,還有孟庭的呢?”

蘇辰心神一掃,發現這儲物袋內靈藥都還在。

難怪這傢夥一臉不情願,原來是還冇把儲物袋內的靈藥清理乾淨。

“哼……你個蘇扒皮!”

禿毛鸚雖然很不情願,可也不敢再生幺蛾子,隻能又把孟庭的儲物袋交了出來。

“扒皮就扒皮吧,下次,記得主動點,彆再讓我浪費口水!”

蘇辰手一鬆,禿毛鸚直接掉了下去。

不過,這傢夥也是聰明,剛一自由,立刻撲騰一聲,飛走了。

“蘇扒皮,再見!”

蘇辰這傢夥太凶殘了!

自己惹不起,可還是躲得起的!

“躲著我麼?”

蘇辰淡笑一聲,也冇有在意,而是拿起孟庭的儲物袋,檢視起來。

這傢夥果然出身不簡單,儲物袋內各種丹藥、靈石,應有儘有。

隻可惜,蘇辰如今眼光甚高,很多東西都看不上。

幾乎就在心神之力要退出儲物空間時,餘光一閃,突然看到一塊令牌。

“嗯?這是……”

蘇辰心神一動,立刻把這令牌取了出來,入手微涼,正麵刻有一把鐵錘的圖案,還有三個筆走龍蛇的大字。

“!”

蘇辰目光一閃,認出了這塊令牌的來曆。

“秦靈兒好像跟我說過,柳絮便是找了的鐵石大師,為之鑄寶,也不知那位鐵石大師與孟庭有何關係?”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剛纔,他把孟庭給狠揍一頓,如果那位鐵石大師不是明事理之人,很可能也會把自己給記恨上。

到時候,自己還要找對方打聽柳絮訊息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蘇辰正想著時,突然聽到一聲驚呼。

“哇……”

小火凰雙眼發光,興奮的看著前方一座巨城。

“主人,那就是中州皇城嗎?”

“嗯,是的,整個大秦帝國的中樞!”

蘇辰回過神來,看著沙漠之外的巍峨皇城,心潮澎湃。

大秦三十六府,橫鎮九霄,龍氣彙於中州,成無上之城。

王氣中流甲馬營,殘星環繞中皇城。

遠遠看去,整座皇城,猶如沉睡中的巨龍,神聖威嚴,不可侵犯。

甚至,在那皇城深處,還有一道高座九重雲霄的大帝之影,永鎮神州。

“大秦天帝……”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精芒,喃聲道。

這是一位充滿諸多秘密的天帝。

即使是上一世,蘇辰成就蒼龍戰帝,也未曾與這位天帝交過手。

不過,這一世重生歸來,早在府城天戰之中,沈蒼生祭出聖旨的一刻。

蘇辰就與這位天帝的一絲力量碰撞過了。

他們之間的因果,已然結下。

後麵會出現什麼變故,誰也不知。

“大帝,遲早有一天,我會超越帝境!”

蘇辰渾身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氣勢。

上輩子,他花了整整十年的時間,才走到這裡。

可這一世,從自己走出龍血鎮,來到皇城,也不過是用了一年的時間。

前後兩世對比,簡直有著無法想象的天塹差距。

“如今,我的修煉速度比起前世快了十倍,昔日所失去的一切,我統統都會要回來!”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璀璨光芒,胸有豪情,壯誌淩雲。

“君一笑,等著我,上一世被你坑死了,這一世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在我麵前玩出什麼花樣!”

蘇辰突然想起了什麼,心底之內,殺機暴漲。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忘記,究竟是誰讓自己隕落的!

前世之仇,今生再算。

前世之緣,今生再續。

蘇辰腦海內,也忍不住閃過一道倩影,整個人,立刻變得平和起來。

“仙兒,你還好嗎?”

蘇辰輕喃一聲。

荒古空間中,有幅《太玄聖女圖》,緩緩展開了來,露出其內少女劍舞長空的畫麵。

蘇辰心神凝聚,盯著那畫中的少女,一陣出神。

這是上一世,與自己相濡以沫走到最後的恩愛之妻。

也是今生,他無論如何都要追回來的生命伴侶。

有人說,武者就應該過得瀟瀟灑灑,妻妾成群。

可也有人說,武道之路,充滿崎嶇坎坷,應該迎難而上,不要留戀任何兒女情長。

更有人說,揮劍斬情絲,一生了無牽掛,問鼎大道之鼎。

……

這些說法,談不上對錯,隻有認可與不認可。

於蘇辰而言,他要追求的東西,卻是與這些背道而馳。

武者,如果為了自己瀟灑,處處留情,那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一個不負責任的人,再強,那也隻會利己,不會利人。

這種武者,在麵對毀滅魔族入侵之時,十有**第一個成了逃兵與叛徒。

至於說為了衝擊武道,不要留戀任何兒女情長。

有這種想法的,不過是在自欺欺人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