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76章

搗亂的禿毛鸚

“這可真是千載難逢的一刻。”

“冇錯,五行天逆劍一旦出世,最弱也得是五階仙寶,甚至是六階仙寶都有可能。”

“仙寶分九階,一階最遜,九階最強,鐵石大師可是曾鑄造出八階仙寶的存在,有可能今天煉出來的是九階仙寶,也說不定啊!”

“九階仙寶?如果五行天逆劍能夠成為九階仙寶,那普天之下的劍道高手可就要瘋狂了。”

“哈哈……那又怎麼樣,以鐵石大師的身份,那些劍瘋子還不敢亂來。”

四周,各種各樣的議論聲,此起彼伏。

“原來,那個老人就是鐵石大師,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尋來全不費工夫。”

蘇辰目中泛起一抹喜色。

自己本來也是要找鐵石大師問清楚柳絮的事情。

如今,對方就在跟前,這不正是自己的機會嗎?

“那個天一丹師到底在賣什麼關子,莫非,他知道我在找鐵石大師,所以特意把我請過來?”

蘇辰眉頭緊皺,心底對於那位天一丹師的身份越發好奇了。

“咦……他就是名震天下的鐵石大師啊!”

若蘭臉上露出一抹驚奇之色。

鐵石大師,那可是大秦帝國的器道宗師。

即使是他的父親,也盛讚不已。

“蘇辰,你說鐵石大師今天能煉出九階仙寶嗎?”

若蘭也聽到了剛纔周圍的談論聲,期待道。

九階仙寶一出,風捲殘雲化龍時。

整個天地,都會出現一片驚人的異象。

這可是僅次於聖器的最強法寶。

“嗯……九階仙寶?”

蘇辰心神緩緩散開,觀察了一眼大鼎之內的爐火情況。

隨即,臉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九階仙寶是不可能的了,說不定,等會還得炸爐!”

“什麼,要炸爐?”

若蘭忍不住驚呼一聲。

那小心臟真的是‘噗通噗通’直跳。

蘇辰的話,簡直太震撼人心了。

堂堂聞名天下的鐵石大師煉器,居然要炸爐?

這話真的是讓人難以置信。

這時候,周圍有好幾名老者看了過來,臉色憤怒。

“小子,有些話可不能亂講!”

其中一個頭髮半黑半白的老人,哼道。

剛好,這個時候周軍也走了進來。

也聽到了蘇辰說要炸爐的言論。

整個人,憤怒至極。

“哪裡來鄉野小子,敢在這裡胡說八道,活膩了是吧?”

周軍十分懂得借勢,趁著大家憤怒之際,立刻大聲喝道。

“小子,給我滾出去!”

一下子,紛紛得到了其他人的響應。

“滾出去!”

“滾出去!滾出去!”

“好一個狂妄小賊,還不快滾出去!”

“哈哈,趕緊滾回孃胎裡去吧,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

場上有不少人都是鐵石大師的堅定擁護者。

不管什麼禮貌不禮貌,直接爆粗。

“井底之蛙!”

蘇辰嗤笑一聲,也不再辯解什麼。

“什麼?你個混蛋,說誰是井底之蛙了?”

周軍大喝一聲,渾身氣勢轟鳴,就要出手教訓蘇辰。

“今天,你要是不道歉,彆想走出天丹閣!”

周圍其他人,也是一個個目光冰冷,臉色不善。

“哈哈……我家主人說你們是井底之蛙,那就都是井底之蛙。”

禿毛鸚突然躥了出來,大聲道。

“這……”

若蘭臉色難看,冇想到蘇辰身邊的靈寵會這麼坑人。

“嘿嘿……”

禿毛鸚說完之後,直接一溜,跑得不見蹤影。

甚至,臨走的時候,它還不懷好意的看了蘇辰一眼。

“真是欠揍!”

蘇辰雖然不在意大家的想法,可被禿毛鸚這麼一搞,明顯是犯了眾怒啊!

場上這些人,可都不是好惹的。

其中有不少是造物強者,還有一些造神第二境的‘造靈’強者。

甚至是造神第三境‘造命境’,造神第四境‘造天境’的尊者,也有不少。

如果這些人全都不要臉的圍攻自己,那想跑都來不及。

“哼!”

四周,各種冷冽的目光投來,落在蘇辰身上。

隱約間,有一股股鋪天蓋地的氣勢,碾壓而來。

可是,讓人奇怪的是,爆發出氣勢的也隻是一些造物境、造靈境的尊者。

至於造命境、造天境的幾尊大佬,依舊是神神在在,臉上冇有絲毫波動。

轟!轟!轟!

那些造神一境、二境的氣勢,雖然恐怖,可冇有裹挾法則之力,卻是對蘇辰冇什麼影響。

畢竟,蘇辰有著完美之境的皇象之體,還有千絲靈袍護體,單純的氣勢威壓,對他冇什麼影響。

所以——

從始至終,蘇辰都是一臉淡然,冷靜應對。

“小友,為何你覺得這會炸爐?”

突然,人群中走出來一個白袍老者,臉上冇有任何表情。

這時候,四周的憤怒聲立刻平息下去。

甚至,那些企圖壓迫蘇辰的氣勢,也都收了回去。

孟庭看到這老者之時,渾身一軟,差點就要跪下去。

可這老者不著痕跡的掃了他一眼,孟庭頓時渾身僵住,動彈不得。

四周,十分寂靜。

所有人全都怔怔的看著蘇辰。

石台上,那位正在煉器的鐵石大師,也投來了目光。

隻是,他的目光之中,有著幾分無法言明的深意。

蘇辰深深看了一眼這位白袍老者,突然的,笑了起來。

“想要知道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

蘇辰聲音平淡,不卑不亢道。

“哦……你想要我回答你什麼問題?”

白袍老者眉毛一挑,道。

“告訴我,這‘一級長老’身份是怎麼來的!”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淡聲道。

此話一出,四周頓時騷動起來了。

一級長老?

眼前這個年輕人怎麼會問這方麵的問題?

莫非,對方與丹閣之內身份尊貴的某位一級長老有關?

“你知道我的身份了?”

白袍老者冇有接蘇辰剛纔的話,反而問道。

“天一丹師!”

蘇辰臉上充滿了平淡之色,緩聲道。

那樣子,彷彿就在與一個平輩交談,冇有任何敬畏之意。

嘩!

眾人看著這一幕,一片動容。

這是誰家的孩子?

麵對兩位大師竟還敢這般驕傲!

天一丹師忍不住一歎:“嘖嘖,不愧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