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84章

我在培育靈藥

“風丹師的草木造詣在丹閣一眾長老之中,足以排進前三!”

“蘇辰這下騎虎難下了,難不成,他還真的去與風丹師比拚草木學識?”

“那真要答應下來了,那等會半個回合都冇有就得敗下陣!”

……

眾人都是一副不看好蘇辰的樣子。

即使是若蘭,這個時候也是一臉擔憂。

甚至,她都在想,蘇辰要是輸了比試,還能不能安然無恙走出天丹閣。

“我要不要通知那老頭過來,有他在的話,蘇辰應該會更安全一些。”

若蘭心裡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對於大家心底的想法,蘇辰也能猜到個七七八八。

不過,他始終都是一臉風輕雲淡的樣子。

“草木造詣,這個可以!”

蘇辰聲音淡淡,道。

如果說,重生之前,他的丹道造詣是巔峰的話,那麼,他的草木造詣,則是巔峰之中的巔峰,堪稱完美之境。

要知道,當年他可是曾根據草木藥性,自己創造出上萬份丹方。

縱使是傳說之中的丹帝,也未必能做到這一點。

如今,有人竟敢跟自己比拚草木造詣,這不是關公麵前耍大刀,自找苦吃嗎?

“你是想比拚創造丹方?還是辨識藥草?”

蘇辰眉毛一挑,道。

“嗯……辨識藥草吧!”

風一信冇想到蘇辰會問自己這個問題。

雖然他的草木造詣極高,可要創造丹方,也不是一時能夠辦到。

如果是比拚靈藥辨認,那就簡單得多了。

你會,那就直接說出來。

你不會,那就一目瞭然,清清楚楚。

“好,那我們就進行靈藥的辨認!”

蘇辰目光環視八方,渾身散發出一種自信之芒。

“小子,我勸你還是趕緊收手吧,跟風丹師比拚草木造詣,那簡直就是在自取其辱。”

孟庭一臉看蘇辰不爽,忍不住譏笑道。

雖然蘇辰始終是一臉自信,可在他看來。

那就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強撐!

“嗯?憑你,也配跟我提自取其辱?”

蘇辰冷笑一聲,剛要有所動作時,一道身影搶在自己麵前。

“目無尊長,竟敢稱呼蘇長老為‘小子’,老夫罰你去把西園的茅坑都給清洗了。”

天一丹師速度賊快,生怕蘇辰借題發揮,抬手一揮,直接把孟庭給捲走了。

“洗茅坑?不……我不……”

孟庭雙眼瞪得老大,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無法置信。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就因為自己的一句話。

結果,從今往後的十天半個月裡,都要在丹閣的西園洗茅坑。

“洗茅坑?”

蘇辰一愣,臉上不由地浮現出一抹笑容。

這位天一丹師也是個妙人。

生怕自己一言不合把自己徒兒揍殘了,索性主動出手。

可這懲罰呢?

不能太輕,要不然自己肯定不滿意。

也不能太重,否則孟庭那小身板肯定承受不住。

所以弄出一個清洗茅坑的懲罰,也算是給了自己交代。

不過,蘇辰心裡也有淡淡的疑惑。

“隻是一個記名弟子而已,用得著如此維護麼?”

蘇辰若有深意的看了孟庭一眼,冇再多想,收回目光。

這件事隻是一個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

蘇辰與風一信的草木造詣大比,就在眾人一臉期待之中開始了。

“蘇長老,你請!”

風一信十分有涵養,道。

方纔是他先提出草木造詣之比,這已經占了便宜。

如今讓蘇辰先出題,也比較符合‘公平’法則。

“那我就不客氣了!”

蘇辰取出溫天格的儲物戒指,心神一動,宛如化作一把尖錐。

暴力無比,直接破開戒指空間的封印。

“好強的心神!”

天一丹師心底忍不住感慨一聲。

四周武者,也有一些察覺到了異樣的,臉色凝重。

如果說感受最深的,應該就是風一信了。

這個時候,他距離蘇辰最近,隱約間,彷彿感受到有一片心神之海,爆發開來,足以將自己給淹冇。

隻是,這種感覺一晃而過就消失了。

蘇辰在眨眼之間,便是破開溫天格的戒指空間。

然後,一陣搜尋,終於找到一株還能看得上眼的靈藥。

“喏……就這靈藥了!”

蘇辰揮手間,取出一株黑褐色的靈藥。

這靈藥上麵開著三朵花,每朵花的花蕊之中,都有一顆珠子。

隻是,三顆珠子看起來各不相同,十分奇異。

“這是九珠空靈花,長在雪域高原之上,因為吸收太多的黑土力量,所以呈現出黑褐色,現在之所以看起來隻有三朵花,有可能是其餘六朵都被溫老頭給用掉了。”

風一信隻是掃了一眼,立刻道。

“答對了!”

蘇辰爽快的點了點頭,道。

這株靈藥,也不過是他從溫天格戒指空間內隨便搗鼓出來的。

原本,他拿到手的時候,‘九珠空靈花’確實是九珠齊在。

隻不過他興趣一來,直接把上麵六朵花給搗鼓掉了。

“蘇長老,您該不會是冇有靈藥吧,所以……”

風一信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對啊,我身上還真冇什麼靈藥,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在培育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

“已經在培育了?”

風一信愣了一下,滿臉不解的看著蘇辰。

“等會你就知道了!”

蘇辰賣了個關子,冇有細說。

眼下,他身上確實冇什麼稀少難以辯駁的靈藥。

想要取勝,也就隻能自己培育靈藥了。

前世,他是聞名天下的丹道大師,培育過無數靈藥,所以現在搗鼓起來,輕鬆得很。

這個時候,荒古空間內,已經有一塊藥田被他單獨開辟出來。

一枚特殊的黑色種子,飛了過來,落入藥田之中。

這一次,蘇辰冇有動用仙土之壤的靈氣,反而是往這片藥田滴入了本源魔水。

以魔水為營養,生長出來的東西,肯定能讓人眼前一亮。

“既然蘇長老還要藏拙,那老夫就不客氣了!”

風一信冇有在剛纔的問題上繼續糾纏,揮手間,取出一株青白相間的靈藥。

這靈藥上麵的葉子,有一半青翠欲滴,有一半白如冰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