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90章

你說誰是狗呢?

“行了,天一你就不要嗶嗶了,如果不是有仙鼎之陣助你,我一個巴掌便可以拍死你。”

狂神老怪目中充滿了不屑,哼道。

“你……”

天一丹師氣得臉色發青,又要出手,可突然間,卻被人拉了一把。

“長老,您難道冇有聽說過一句話嗎?”

蘇辰走上前來,淡笑道。

“嗯?”

天一丹師目中露出一抹不解。

“這被狗咬了,難不成,你還要咬回去啊!”

蘇辰輕笑一聲。

“哈哈……”

天一丹師原本鬱悶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小混蛋,你說誰是狗呢?”

狂神老怪目光立刻變得陰森起來,怒聲道。

“誰說話,誰承認,那誰就是咯!”

蘇辰滿臉無所謂,淡聲道。

這一次,他之所以站出來幫天一丹師,也算是還了對方出手護住自己的人情。

剛纔,他拒絕狂神老怪之後,對方一怒之下,動用三大靈火,還有浩瀚的天地法則,滾滾而來。

要不是天一這老頭及時出手,藉助仙鼎大陣,反手鎮壓了靈火,蘇辰現在也不能如此輕鬆的站在這裡了。

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這是蘇辰做人的原則之一。

“好啊……小子,你真以為我治不了你是吧?”

狂神老怪氣得鼻子都歪了。

可因為有過之前一次教訓,現在,他也不敢在丹閣內動武了。

既然武的不能來,那就用‘文’的!

丹道之比,便是‘文’比。

“小子,看到我冇有,這是我的身份令牌,我也是丹閣長老,現在我就要挑戰你!”

狂神老怪那侏儒般的身子,猛地爆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鋒芒。

這鋒芒,驚動天下風雲。

轟!轟!轟!

皇城之內,不少有名的強者全都被吸引過來了。

中州皇城,北麵。

一座氣派非凡的宮殿之中。

“什麼?這是狂神老怪的氣息?他回來了?”

黑衣老者正在修煉,突然睜開眼,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這傢夥去找天丹閣麻煩了?”

黑衣老者沉默片刻,起身之時,朝著天丹閣掠去。

中州皇城,南麵。

一片竹林繁密的深山之中,有座劍廬。

劍廬跟前,有個渾身充滿淩厲氣息的中年人,正在舞劍。

原本,他舞的隻是一把平凡木劍。

可這時候,天地之間,卻都出現了驚耀四方的劍芒。

砰!砰!砰!

木劍上麵,陡然爆發出了數萬道劍芒。

掠開之時,融於虛空。

隻是,這劍芒冇有消失,反而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吸附住了。

半晌之後,冷衣中年停了下來,氣息平穩,不著痕跡的掃了一眼丹閣所在之地。

“狂神老怪,這傢夥還是一如既往地狂傲,剛回來,便立刻打上丹閣。”

冷衣中年有著一雙丹鳳眼,極其迷人,輕笑道。

隻見,他抬手一拋。

那木劍立刻迎風暴漲,化為一艘劍船,載起他的身子,急速遠去。

其方向,赫然也是天丹閣。

中州皇城,東麵。

這裡分佈著大大小小十萬八千棟建築。

每一棟建築,代表了大秦帝國的一個機構。

所以,這裡有著常人想象不到的森嚴與莊重。

其中,有一棟建築十分標新立異。

從遠處看去,赫然像是一張撐展開來的布匹。

而在這麵布匹下,還有一百零八根白玉柱子。

其中有兩根極其特殊的柱子,完全可以用‘擎天’來形容。

冇錯——

那就是擎天之柱。

如果有人細看,便會發現,這兩大柱子彼此對立,而且在建築的上方,各自插有一麵大旗,分彆寫著——

宋!傅!

而且,在這柱子內部,也都開辟出了洞府空間,住有人家。

這裡便是大秦帝國一個極其重要的部門,大秦染神坊。

那各自插著兩大戰旗的家族,分彆代表了宋家、傅家。

之前,蘇辰在秘境外擊殺的傅葉,便是來自於此。

當初,傅葉身亡之後,傅家確實亂作一團,可群龍無首的局麵,也隻是持續了一小段時間,便穩定下來了。

此刻的傅家,因為一個突然到來的黑衣人,頓時變得肅殺起來。

大殿之內,傅家的長老都到齊了。

可這些人隻能站在下麵。

他們上方,卻是一個來曆不明的黑衣人。

這個黑衣人戴著麵具,渾身藏在寬大的袍子之中,隻露出一個背影。

可僅僅隻是一個背影,便是讓傅家的所有強者顫栗。

如果蘇辰此刻在這裡的話,必然能夠認出來。

眼前這個背影,與當初他從九死老人腦海內看到的身影,一模一樣。

這人,正是指使九死老人刺殺自己的背後元凶。

“殺害你們家主的仇人,如今已經來到皇城了!”

黑袍之內的身影,突然出聲道。

這聲音,冇有任何情緒,甚至冇有絲毫波動,如同機械一般。

可在座的傅家長老,聽到此聲之時,卻都一個個臉色驚變。

“什麼?那小雜碎來皇城了?”

“大人,那我們什麼時候動手,殺掉這小畜生,為家主報仇!”

“冇錯,殺兄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定要將蘇辰碎屍萬段。”

……

大殿之內,群情激憤,各種怨毒的聲音,不絕於耳。

可是,那黑袍人始終臉色平靜,不為所動。

等到眾人聲音平靜下去之時,他才又出聲道:

“你們不是他的對手,如今,蠻乾已經不行了!”

“什麼?蠻乾不行,怎麼會不行?我們要人有人,要……”

這個時候,有位著急的長老忍不住出聲道。

可他的話,隻說了一半,頓時覺得喉嚨一緊。

像是被什麼東西掐住了似的,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哼!”

黑袍人站在那裡冇有任何動作,隻是一聲冷哼,便讓那位傅家長老疼得在地上打滾。

“嘶……”

大殿內的眾人,紛紛倒吸一口冷氣,不敢多言。

“我說的話,那就是鐵律,如果敢質疑我,那就是下場!”

黑袍人的聲音依舊平淡無比,可卻有種讓人不寒而栗的感覺。

所有人,心悸無比,不敢吱聲,一個個低著頭,聽候吩咐。

“現在,蘇辰正在天丹閣那邊,與狂神老怪展開丹道大比,我要你們……”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