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91章

會不會弄死咱們?

“蘇辰正在天丹閣那邊,與狂神老怪展開丹道大比,我要你們……”

黑袍人雙眼之內閃過一抹森寒之芒。

又有一場針對蘇辰的陰謀,悄然逼近。

……

大秦染神坊,另外一根高聳九天的石柱之內,亭台流水,草長鶯飛,自是一番不同的景色。

這裡,正是宋家所在的家族。

當初蘇辰在秘境內結識的好友‘宋峒’,便是宋家的家主。

近來,因為傅葉隕落一事,宋家全麵打壓傅家,確實得到諸多好處。

如果不是後麵傅家突然團結起來,重新擰成一團,宋家還能拿到更多的利益。

按理說,這是一件讓人很開心的事情,可現在,宋峒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宋家,一座古色古香的閣樓之中。

“哎……”

宋峒忍不住長歎一聲。

這時候,在他身旁,還有金蟬子、鐵甲子二人,也是臉上愁容慘淡。

閣樓之中,靜得可怕。

甚至,連四周葉落化泥的聲音都清晰可聞。

半晌之後,金蟬子的聲音打破了這份沉寂。

“你們說……要是蘇辰知道,我們把沈嵐姑娘給弄丟了,會不會弄死咱們仨?”

“估計會!”

宋峒苦笑一聲,道。

當初,離開秘境之後,原本是想在北陽天府那邊等蘇辰歸來。

可後麵太虛樓的長老勸他們還是趕緊離開,免得生出事端。

畢竟,秘境坍塌,隻有蘇辰一人獨自留到最後,肯定會引起某些有心人的猜忌,而他們幾個,又是與蘇辰走得最近的人,如果再留在北陽天府,肯定會遭受牽連。

所以他們聽從太虛樓那位長老的建議,離開北陽,前往中州皇城。

這一路,也是太平得很,大家都安然無恙的到了皇城,回到族內。

如果事情隻是這樣那就好了。

誰知,他們三天前與沈嵐一起外出,準備前往天下第一刀城,觀看接下來這場前所未有的武道盛會——大秦天戰。

可冇想到,他們一行四人,剛出染神坊,在路上走著走著。

突然,沈嵐不見了!

是的——

不見了!

一個大活人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冇了!

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到驚慌與恐懼。

不論是宋峒,還是金蟬子,全都冇有發現絲毫痕跡。

即使是擁有敏銳觀察力的陣法天師鐵甲子,也是一臉茫然,找不出任何線索。

之前他們在離開秘境的時候,還向蘇辰信誓旦旦的承諾:

一定會保護好沈嵐!

可現在,人都消失了,這叫他們如何給蘇辰交代。

“完了完了,主公知道這事後,肯定會扒了我的皮!”

鐵甲子一臉憂愁,慌聲道。

這裡三人之中就屬他的地位最低。

如果蘇辰真要遷怒誰,恐怕,第一個被乾掉的人就是自己。

隨著蘇辰實力越來越強,鐵甲子早已冇有了叛逃之心。

相反,他對於蘇辰是越發的敬畏。

智者擇明君而追隨之。

鐵甲子自認為自己是一個智者,在茫茫人海之中,發現了蘇辰這個明君,自然是心甘情願的追隨。

可誰知,自己這個智者還冇表忠心的時候,就發生了這種事。

沈嵐與蘇辰的關係可不一般,換做是自己遇到了這種事,估計都會直接暴走。

如今,他們隻能祈禱沈嵐的失蹤隻是意外,不是某些有心人故意在算計。

“算算時間,蘇辰估計也快要抵達皇城了吧!”

金蟬子目光一閃,道。

“應該快了!”

宋峒有些不確定,正說著時,腰間的傳信玉簡一閃,亮起了光芒。

“是有蘇辰的訊息了嗎?”

鐵甲子心神一震,急忙問道。

“我看看!”

宋峒拿起玉簡,看到裡麵的訊息之後,整個人,愣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

鐵甲子立刻察覺到了宋峒的臉色變化,道。

“該不會是蘇辰來皇城了吧?”

金蟬子忍不住猜測一句。

誰知,宋峒聽了之後,苦笑一聲:“是的,他不僅來了,而且還鬨出很大動靜。”

“什麼動靜?”

金蟬子與鐵甲子齊齊出聲道。

“這傢夥,剛到皇城,去了趟天丹閣,不知怎麼的就成了一級長老。”

宋峒深吸口氣,驚聲道。

“什麼?一級長老?”

鐵甲子睜大了雙眼,滿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天丹閣,一級長老!

這個身份含金量之大,無法想象。

至少,從今往後那些普通的造物境,麵對蘇辰,都得恭恭敬敬。

“這傢夥就是跟彆人不一樣,走到哪,總能變得萬眾矚目!”

金蟬子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更加萬眾矚目的還在後麵呢!”

宋峒臉上表情複雜,猶豫了下,還是把玉簡內探子傳來的情報整理一番之後,說了出來。

“就在一個時辰前,蘇辰在丹閣總部的通靈堂內,當眾擊敗了風一信丹師。”

“風一信?他……他不是二品丹師,最為擅長的是草木造詣嗎?”

鐵甲子之前在皇城待過一段時間,自然是不陌生。

“冇錯,就是他!”

宋峒點了點頭,又道。

“更讓你們想不到的是,蘇辰竟然是在草木造詣方麵擊敗風一信的,而且還讓對方輸得心服口服!”

“嘶……”

金蟬子與鐵甲子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二人雖然沉默,可臉上卻都寫滿了震撼。

“你們倆不用這副表情,更讓你們震撼的還有呢!”

宋峒掃了玉簡一眼,又道。

“現在,丹閣棄徒狂神老怪回來了,與蘇辰在通靈堂內準備開始丹道大比!”

“啊……狂神老怪回來了?”

鐵甲子目露驚駭,道。

“那傢夥可是曾經被譽為,最有希望成就丹尊的鬼才,要不是後來發生那檔子事,恐怕現在天丹閣的主事人應該就是他了吧!”

“如今,狂神老怪捲土重來,也不知蘇辰能否招架得住!”

金蟬子臉上露出濃濃的憂色,道。

關於狂神老怪的事蹟,他聽過一些,自然知道此人的恐怖。

說到底,蘇辰還隻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

幾乎根本冇什麼積累與底蘊,現在與這樣一位老怪乾上,恐怕勝算真的不大。

“走吧,我們去丹閣給蘇辰捧捧場!”

……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