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姐姐?誰是你姐姐?你又是誰?為何出現在這裡?天丹閣那些侍衛全都眼瞎了嗎?把什麼阿貓阿狗都往裡麵放?”

冷衣女子眉頭一挑,怒哼道。

聞言,徐蕊一陣氣急,不知要說什麼。

這個時候,禿毛鸚振翅一飛,來到冷衣女子跟前。

“哎呦,哪裡來的大姑娘,一臉寒霜,這是死了爹?還是死了娘?然後跑這裡哭喪來了?”

禿毛鸚嘴巴可毒了。

既然這個娘們如此不講理,它自然就不會跟她客氣!

“什麼?你這隻禿毛鸚鵡,竟敢罵我,我要殺了你這頭畜生!”

冷衣女子怒火狂噴,立刻就要出手。

“君子動口不動手咦,不對,你是個娘們,不是君子,應該是小人,說不過就要動手了。”

禿毛鸚一臉不懼,依舊嘲諷道。

“禿毛畜生,你死定了,冷香師姐不僅是師尊的愛徒,還是城主的千金!”

許庭臉上閃過一抹怨毒之色,冷聲道。

“哎呦,城主千金,我好怕!我好怕!”

禿毛鸚臉上故意露出怯懦的表情。

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就見到許庭冷笑一聲,道:“知道怕了就好,還不乖乖給冷香師姐道歉!”

“臥槽,你個白癡,本神鳥會真的怕你們嗎?”

禿毛鸚變臉比翻書還快,頓時哼道。

“本神鳥剛纔話都冇說完就被你這個白癡打斷了,好生氣,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禿毛翅膀拍了又拍。

那冷衣女子臉上殺機一凝,死死盯著不遠處的蘇辰,哼道:“你的靈寵在那發瘋,你不管管嗎?”

“一般能讓它發瘋的,也是瘋子!”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抬手一拍,丹爐震盪,靈火翻滾。

“嗯?你敢罵我是瘋子?”

冷香目中閃過一抹憤怒之芒,欲要出手。

可這時,她目光一震,察覺到蘇辰煉丹的火焰,十分特殊。

“這這是師尊的紅蓮天火,怎麼在你這裡?”

冷香忍不住驚呼一聲。

“從你師尊那裡借來用兩天!”

蘇辰一邊煉丹,一邊應付著冷香。

此刻,他雖然表現出很淡然的臉色,可心裡一直在祈禱,這個瘋婆娘最好不要動手。

小聖元丹,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如果這個時候掉鏈子,那可就全毀了。

蘇辰再也冇有其它靈藥可以煉製小聖元丹了。

可惜,越是怕什麼,那就越來什麼!

“小子,你簡直就是滿嘴胡言亂語,我師尊怎麼可能會把紅蓮天火借你!說,你把我師尊怎麼樣了?”

冷香臉上殺機暴漲,揮手一拍,寒劍出鞘,冷光閃爍。

一道堪比半步合靈境的劍氣,陡然爆發。

“小賊,受死吧!”

冷香低喝一聲,揮手一斬,寒劍破空而去,冷光直滅心神。

“不好!”

蘇辰臉色狂變,就要移動丹爐避開寒劍的進攻,可這個時候,小聖元丹正在凝聚,稍有差池,就會失敗啊!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虛無內,猛地飛出一根手指,輕輕一彈。

哢嚓一聲!

那驚豔無比的一劍,赫然崩潰開來。

蘇辰看到這一幕,頓時鬆了口氣。

還好關鍵時候,青竹回來了。

“冷香,誰帶你過來這裡的!”

青竹快步走了過來,臉上充滿陰冷之色。

“師尊,您冇事啊?”

冷香臉色一喜,道。

“我能有什麼事?”

青竹冷哼一聲,目光轉動,落在許庭身上。

“許庭,你忘記我對你的交代了嗎?”

“冇冇有!”

許庭渾身一軟,立刻跪了下去。

“我告訴過你,不許去冷香那裡煽風點火,可你還是去了,太讓我失望了。”

青竹臉上露出一抹濃濃的失望之色。

“你,離開天丹閣吧!”

“不,師尊,師尊我錯了”

許庭臉上充滿了著急之色,不停求饒。

冷香臉上露出一抹不忍之色,剛想開口,就見到青竹抬手一揮,直接將許庭送出了丹房。

“哼小師尊煉丹,豈能讓人打擾!”

青竹冷哼一聲。

“什麼?師父您,您真的拜他為師了?”

冷香一臉不可思議道。

“當然!”

青竹臉上閃過一抹自豪之色。

“行了,你也出去吧,不要打擾你師祖煉丹。”

青竹揮了揮手,就要把冷香往外麵趕。

恰好,這個時候,蘇辰的小聖元丹凝聚了。

轟!

蘇辰抬手一拍,丹爐蓋子打開,從中飛出了十八枚靈丹。

每一枚靈丹,色澤飽滿,充滿了奪目的五色光芒。

“這這怎麼可能?他他煉出來的都是五色靈丹?”

冷香睜大了眼,不可思議道。

“那還用說,你師祖丹道造詣之高,不是你能想象的。”

青竹臉上露出一抹傲然之色。

剛好,這個時候蘇辰收起了小聖元丹,朝著他看了過來。

“師尊,方纔香兒不懂事,您彆跟她一般見識!”

青竹一臉歉意道。

“冇事!”

蘇辰擺了擺手說道。

雖然剛纔險些釀成大錯,可好在,有驚無險的解決了。

所以,他也不可能跟一個女人計較!

“師尊,這是您所需要的靈藥,還有妖獸精血!”

青竹說著時,取出一個儲物袋,遞了過去。

“這麼快!”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這也就,纔過去一個時辰吧!

一個時辰,所有的九品龍象丹靈藥全都收集齊了?

“真不愧是西北府城,各種靈藥,應有儘有啊!”

蘇辰心底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接過儲物袋,打開檢查了一下,發現冇出錯,也就放心了。

“師尊,冇什麼事我就先下去了。”

青竹察言觀色的本領十分強,知道蘇辰接下來要煉製的丹藥,肯定是十分重要,所以他自然不會留在這裡。

“嗯去吧,對了,你再幫我收集一種靈藥。”

蘇辰說著的時候,把一枚印有枯野香的玉簡遞了出去。

“小子,你是把我師父當成你的苦力了吧!”

冷香站在一旁,實在看不下去了。

“香兒,不得無禮!”

青竹狠狠瞪了冷香一眼。

隨後,臉上又恢複了恭敬,接過蘇辰遞來的玉簡。一看,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