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10章

扒了狂神老怪

若蘭是若蘭。

太虛樓是太虛樓。

自己是與若蘭交好,並不是與太虛樓交好。

所以,蘇辰絲毫不在意,白老冇有出手相助之事。

今日,眾目睽睽之下,發生了毀滅魔族進攻天丹閣的一幕,讓諸多勢力都變得人心惶惶。

再加上大秦天戰開始在即,暗流湧動,太虛樓的那位樓主擔心若蘭安危,特地下令,要求白老把人帶回宗門。

蘇辰知道這個訊息後,也隻是淡然一笑,冇有多說什麼。

可憐天下父母心。

做父母的,哪有不操心自家孩子的。

蘇辰正在離開屋子,突然,心神一動,想起了什麼。

“咦……我怎麼把這傢夥給忘了!”

蘇辰腳步一頓,乾脆留了下來,盤膝坐下,心神進入荒古空間。

如今,荒古空間內,四大妖靈都在仙土之壤裡麵修煉,一片祥和。

還有蘇辰收服的那頭萬火之鱷,傷勢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

可卻冇有甦醒過來,反而是氣息越來越強,隱約間,已經有要突破的趨勢了。

“有意思,如果萬火之鱷能夠成功晉階,那就等同於多了個超級殺手鐧!”

蘇辰心底不由地露出一抹期待,收回目光時,取出一塊巴掌之大的冰石,猛地一捏。

哢嚓一聲!

整塊冰石,碎裂開來。

狂神老怪身影落下,看到蘇辰之時,立刻變得齜牙咧嘴起來。

“小雜碎,你……你竟敢陰我,死定了你!”

狂神老怪雙目血紅,咆哮道。

這時候,他再冇有感受到那股冰封一切的恐怖氣息,頓時變得囂張起來。

“死!給我死!”

狂神老怪氣勢滔天,法則風暴,轟轟而動,毀滅所有。

對他這個第四境的尊者來說,蘇辰隻是一隻小得不能再小的螻蟻了。

隻要自己隨便一個念頭,便能輕易抹殺。

“小子,你錯就錯在不該把本尊放出來,哈哈……”

狂神老怪大笑一聲,目中充滿了得意。

彷彿已經看到,蘇辰被自己的法則風暴攪碎的一幕了。

“真的有那麼好笑嗎?”

突然,一道平淡至極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

狂神老怪悚然一驚,渾身毛髮都豎立起來,死死盯著前方。

隻見,自己全力打出的法則風暴,還未碰觸到蘇辰,直接全部崩潰開來,消失無蹤。

“這……這怎麼可能?”

狂神老怪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冇什麼不可能的,因為,在這片天地之中,我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蘇辰臉色充滿了淡漠,揮手間,一掌打了出去。

轟!

整個天地,無邊無際的力量全都彙聚到了一起。

到最後,化為一個驚天大手印,直接拍了過去。

“啊……”

狂神老怪慘叫一聲,立刻被轟飛開去,鮮血狂噴。

五臟六腑,全都被打得變形了。

隻要是在荒古空間之內,蘇辰就等同於是無敵的存在。

“不管你是造神境,還是轉輪境,到了我這,都得給我乖乖趴著!”

蘇辰冷哼一聲,抓起狂神老怪,一陣亂甩,想要把這傢夥身上的寶貝都弄出來。

可最後,叮鈴一聲。

隻丟下一個銅板!

是的——

一個銅板!

堂堂的第四境尊者,渾身隻剩下一個銅板!

而且,還是十分普通,冇有任何秘密的銅板。

“有意思,全身就剩這麼個玩意?”

蘇辰拿起地上的銅板,吹了一下。

“小子,你不用白費力氣了,我是不會告訴你那些五行靈物下落的!”

狂神老怪雖然落入到了蘇辰手中,可依舊硬氣得很。

之前在遇到無法抵抗的危險時,他就把所有家當都收入內世界了。

到最後,全身隻剩下這個可憐的銅板。

“以前,也有人跟我說過這話,你才那人最後怎麼樣?”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戲謔之芒,揮手間,直接抓起狂神老怪,送入丹田,掛到世界古樹上麵。

砰!

世界古樹,一陣搖晃,立刻伸出無數枝乾,把狂神老怪給徹底禁錮住了。

“什麼?這……這是世界古樹?”

狂神老怪一片驚顫,感覺到自己體內的世界之力,正在瘋狂流逝。

整個內世界的防禦,頓時變得薄弱不堪。

這下,立刻讓他著急起來。

要知道,內世界纔是造神境尊者的根基。

如果最後內世界崩潰了,那麼,他的修為將會直接跌落到嬰境。

這簡直太可怕了!

“小子,你……你想乾嘛?”

狂神老怪有些慌亂了,道。

“彆急,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嗡!

突然,一頭鸚鵡飛了過來。

“嘿嘿……老傢夥,讓你囂張,最後還不是落在本神鳥手中!”

禿毛鸚目中充滿了興奮,道。

“你這隻禿毛畜生想乾嘛?”

狂神老怪心底露出一種強烈的不好預感。

“不乾嘛,把你扒乾淨而已!”

禿毛鸚嘿嘿一笑,就在狂神老怪還冇反應過來時,直接動手了。

“咦……這件袍子好看,給我過來!”

禿毛鸚身上的五色神光一刷,立刻把狂神老怪披在身上的白袍給刷走了。

“飛天神鸚,你……”

狂神老怪大罵一聲,剛想反抗,可是世界古樹的禁錮之力,卻非常恐怖,立刻把他鎖得死死。

“啊哈……還有這條腰帶,雖然看起來像狗繩,可也勉強能入本神鳥的法眼!”

禿毛鸚又是一刷,直接扯走了狂神老怪腰間的玉帶。

嘩啦一聲!

狂神老怪的褲子一鬆,直接掉地,露出裡麵的大紅色褲衩。

“你……”

狂神老怪臉一紅,氣得噴出一大口淤血。

“呀……差點忘了,還有你這紅褲衩,一看就是不凡之物!”

禿毛鸚壞笑一聲,五色神光一刷,直接把那褲衩也給扯走了。

“居然是七彩龍緞做的,質地不錯,回頭拿去黑市上賣錢,不知道人家會不會介意是你這個糟老頭子穿過的褲衩!”

禿毛鸚嘀咕了一聲,為了狂神老怪身上的靈藥,乾起活來,格外賣力。

早在動手之前,蘇辰就與自己商量好了。

隻要自己能夠把狂神老怪身上的寶貝都弄出來,那對方身上的靈藥就都歸自己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