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19章

誰都不能動!

“說話結巴啦?忘記出門前我怎麼跟你說的嗎?”

鐵石大師不滿的瞪了孟庭一眼。

“冇……冇忘!”

孟庭雙腿一軟,立刻跪了下去。

“蘇長老,之前在沙漠的事都是我的錯,求您大人大量,原諒我吧!”

“沙漠?沙漠發生什麼事了?我都忘記了!”

蘇辰輕笑一聲,說完後,帶著金蟬子與宋峒直接走了進去。

“起來吧!”

鐵石大師鬆了口氣,道。

原本,他是冇打算帶著孟庭過來道歉的,可剛纔蘇辰竟然能夠調動仙鼎之陣的力量,頓時讓他改變了主意。

如今的蘇辰,已是丹閣名副其實的一級長老,身份尊貴,隻能交好,絕不可輕易得罪。

這一番道歉,算是把之前發生的不愉快之事給揭過了。

“師尊,他……他該不會事後再來找我算賬吧?”

孟庭渾身一顫,駭聲道。

“放心,蘇辰不是這樣的人,隻要你不再去主動招惹他,那這件事就算過去了。”

鐵石大師搖了搖頭,道。

“行了,你先回去吧,為師還有一些事情要跟蘇辰談。”

“是!”

孟庭一刻也都不想待在這裡,轉身間,回了一趟家。

然後,馬上收拾東西離開了皇城。

隻要有蘇辰在的地方,自己絕對要繞著走。

“看來,隻能先去‘天下第一刀城’待幾天了!”

孟庭心裡打定主意之後,快步離開。

“哎……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鐵石大師看了一眼自己這個徒弟,歎了一聲。

然後,一個轉身,朝著通靈堂的議事廳走去。

議事廳內。

蘇辰與金蟬子、宋峒坐在一邊。

另外一邊,則是坐著天一丹師。

對於蘇辰的突然到訪,天一丹師絲毫也不驚訝。

“你小子,真是越來越牛啊,都直接都跟戰神軍乾起來了!”

天一丹師深吸口氣,感歎道。

“我的朋友,誰都不能動,即使天王老子來了也一樣!”

蘇辰聲音雖然平淡,可傳出時,卻有種無法形容的滔天霸氣。

聞言,金蟬子與宋峒心頭齊齊一震,臉上忍不住露出感動之色。

“這一次,染神坊丟了十萬匹七彩龍緞,如果不查個水落石出,戰神軍是不可能收手的,要不然上麵那一關也過不去!”

天一丹師臉色微沉,道。

“除非,你能證明你的朋友是清白的,否則要不了三天,肯定還會有人來找麻煩。”

“三天麼……放心,這個時間足夠我查出一些蛛絲馬跡了!”

蘇辰緊皺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道。

這次主動過來找天一這傢夥,也是想著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情報。

倒是冇想到,丹閣這次會如此出力,替自己攔下戰神軍三天。

想來,後麵這幾日,戰北野是冇辦法上躥下跳了。

隻能乖乖留在丹閣之中修補房子了。

“你也彆高興太早,戰神軍的難纏,遠不止一個戰北野,所以我們這邊隻能幫你托個三天,到時候你要是還冇有證據能讓他們洗脫嫌疑,也隻能捏鼻子認了!”

天一丹師似乎看出了蘇辰心底的想法,提醒道。

“等下我就去染神坊那邊看看,普天之下,能夠模仿尋龍天盤氣息的,也冇幾個人。”

蘇辰臉色一動,道。

“也行,去了之後,千萬要小心傅家的人,我聽說他們的家主可是折在你手裡了。”

天一丹師如今也算是半個丹閣之主,想要打聽某些事情,也是方便得很。

“傅家?”

聞言,蘇辰眉頭一挑,猛地想起了一個人。

傅葉!

當初幾次追殺自己,後來被他趕出潮汐秘境,又與恭王府的人勾搭上,準備在秘境外麵埋伏自己。

可惜,最後也難逃一死,被他給乾掉了。

“看來這個傅家有很大嫌疑!”

蘇辰目中,閃過陣陣思索之色。

“隻是,區區一個個傅家,想要弄出這等陣仗的算計,恐怕還不夠格!”

“如今天帝閉關,皇城的水,已經渾起來了,你還是要小心點。”

天一丹師頗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放心,想要我蘇辰命的人很多,可這一路走來,我還不是照樣活得好好的!”

蘇辰淡笑一聲,道。

“也是,你小子的命硬得很,背後也有人罩著,不需要我去瞎操心。”

天一丹師搖了搖頭,輕笑道。

“真要有人罩著就好了!”

蘇辰心底忍不住嘀咕一聲。

天一丹師口中的‘有人罩著’,指的是魔夢,可實際情況,蘇辰心裡門兒清。

眼下的魔夢,恐怕早已經離開了皇城,甚至不在大秦境內。

自己要真出事了,對方就算想幫忙也都鞭長莫及。

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

蘇辰的處事原則,還是一切要倚靠自己。

所以他才心中一直有種緊迫感,爭分奪秒的修煉。

雖然眼下的他,還隻是人玄六重,可隻要再給他半個月的時間,肯定能突破進入地玄境。

這就是蘇辰的自信!

人玄境的修煉,隻是武學道果的凝練罷了!

要不是為了不讓人感到太過驚世駭俗,蘇辰現在就能將其它幾種武學轉化為道果,提升修為。

如今五行齊聚,自己的武道根基也算是夯實了,而且又有大道玄台作為支撐,修為提升的速度快點也冇什麼。

“對了,狂神老怪現在在你手裡是吧?”

天一丹師突然想起了什麼,道。

“你要?”

蘇辰點了點頭,反問一句。

“哎……”

天一丹師沉吟片刻,歎了口氣。

“算了,當我冇問。”

雖然自己心底有個念頭,如果可以的話,還是把狂神老怪從蘇辰手裡弄回來。

可想了想,最後還是放棄了!

堂堂一個第四境尊者,值錢得很。

既然落到蘇辰手中了,自己想要,肯定得付出巨大代價。

而且,眼前這傢夥看起來雖然年輕,可卻是小狐狸一隻,絕對不好糊弄。

所以,綜合考慮之後,天一丹師還是放棄了。

“不要就算了!”

蘇辰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失望。

如今的狂神老怪,早已經被禿毛鸚給榨乾了。

隻剩下一副空架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