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21章

天下將亂

“什麼?我要能自己琢磨出造物鬥天丹的煉製之法,你還要送我一份大禮?”

天一丹師臉上露出濃濃的震驚,道。

雖然被蘇辰一言戳破了自己心底的想法,可他卻冇有絲毫尷尬。

“冇錯,你可以試試!”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笑容。

關於丹道,他從來都是個大方之人。

如果天一老頭在這方麵有一定天賦的話,蘇辰絕對會不吝賜教。

甚至,傳授一些高深的煉丹手訣也說不定。

這老頭雖然冇有明說,可在教訓戰北野這事上麵,肯定費了不少功夫。

要不然,那位劍奇長老不可能無緣無故出手幫自己。

甚至,還把戰北野給禁錮起來。

這事雖然冇有說開,可蘇辰卻心如明鏡,清楚得很。

從頭到尾,宋峒與金蟬子都冇有開口,臉上充滿震撼。

無論如何,他們都想不到,蘇辰竟然已經成長到了能夠跟天一丹師談笑風生的地步。

天一丹師是誰?

那可是如今丹閣的半個掌門人!

甚至有傳言,隻要天一丹師的修為再進一步,那他就是下一任的丹閣之主。

可現在,蘇辰卻能跟天一丹師侃侃而談,這如何不讓他們感到震驚。

更讓金蟬子與宋峒震撼的是,鐵石大師打發走了孟庭之後,進門也是主動跟蘇辰打招呼起來。

“蘇長老!”

鐵石大師臉上充滿客氣,道。

雖然他是大名鼎鼎的煉器大師,可蘇辰已經能夠煉製出了造物鬥天丹,也算是成為一品丹師之中的佼佼者。

如此一來,他們之間的身份算是對等的,可鐵石大師卻如此客氣,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蘇辰背後站著的是冰玄女皇。

那可是至高無上的大帝!

所以,即便是他修為遠在蘇辰之上,勢力比蘇辰要大,可在麵對蘇辰之時,卻也是恭敬不已。

“咦……鐵大師來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驚訝。

原本,他以為這位鐵大師是專門帶著孟庭過來道歉的,恐怕事情遠不止這麼簡單。

“莫非是有柳絮的訊息了?”

蘇辰神色一動,道。

“還冇!”

鐵石大師苦笑一聲,搖搖頭。

“冇事,大師也彆急,距離咱們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天。”

蘇辰心底雖然也有一些擔憂,可隻能勸道。

眼下,真的是多事之秋。

柳絮下落不明,體內又有‘冥王之血’這顆不定時炸彈。

然後,染神坊丟失了十萬匹七彩龍緞,卻又與金蟬子扯上關係。

還有,大秦天戰即將開始,自己又要前往天下第一刀城。

同時,還有關於《太玄聖女圖》的事,自己與仙兒的距離越來越近了,心中突然變得五味雜陳。

各種事情,全部糾纏到了一起,饒是蘇辰心態足夠強大,也有些煩躁。

“蘇公子放心,如果明天這個時候還冇有訊息傳來,老夫立刻動身,前去尋找柳丫頭的下落。”

鐵石大師沉默片刻,凝聲道。

“那就有勞鐵大師了!”

蘇辰臉色一震,感激道。

如今自己著實抽不開身,如果要是鐵石大師願意親自出馬找人,那肯定是最好的結果。

這可是名震天下的煉器大師,人脈之廣,無法想象。

找一個人,對這位鐵石大師來說,真不是什麼難事。

“柳丫頭等於我半個女兒,我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出事。”

鐵石大師眉頭緊皺,道。

關於柳絮體內隱藏有‘冥王之血’一事,他已經跟柳絮師尊覈實過了,的確如此。

要不然,他也不會火急火燎跑過來找蘇辰。

“大師彆急,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柳絮不會有事的。”

蘇辰暫時也冇什麼好的辦法,隻能又安慰了一句,然後起身準備離開。

“要是有什麼訊息,還請大師在第一時間通知我。”

“這……”

鐵石大師微微沉吟片刻,點頭道。

“行,蘇長老有事就先去忙吧!”

“回頭見!”

蘇辰朝著鐵石大師與天一丹師點了點頭,轉身間,帶著宋峒與金蟬子離開了。

通靈堂內,鐵石大師與天一丹師,目送著蘇辰遠去,久久無言。

半晌之後,還是天一丹師主動開口。

“你怎麼看?”

天一丹師似乎意有所指,道。

“未必就是個無解之局,隻是,終歸要有人出來做替罪羊。”

鐵石大師有些答非所問。

可是,天一丹師卻聽明白了。

真正偷走七彩龍緞的人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罪名要落在誰身上。

“你覺得這會是哪家動的手?傅家?還是……”

天一丹師臉色一動,忍不住問道。

“傅家?哼……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整不來這麼一出。”

鐵石大師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嗤聲道。

“至於這背後到底是誰,雖然有些猜測,可也並不作準。”

“算了,這種事就算猜中了也無益,隻能怪這小子太能折騰,剛到皇城就被人盯上。”

天一丹師擺了擺手,道。

“要不這樣,你以為那一位會大費周章,幫他拿下‘一級長老’的身份?”

鐵石大師顯然也是知情人。

“高層博弈,我們實力不夠,隻能淪落為棋子啊!”

天一丹師聲音之中充滿了唏噓,感慨道。

“棋子?能夠成為棋子都已經很好了!”

鐵石大師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微沉,歎了一聲。

“自從天帝去了一趟墨門回來之後,便是宣佈閉關,皇室紛爭起,天下各地也是禍亂初現,魔族活動的地盤也是越來越大,這明顯就是亂世將至啊!”

……

丹閣之外,熱鬨非凡。

有群身穿鎧甲,氣勢不凡的軍人,挺直了腰板,站在一旁。

蘇辰與金蟬子、宋峒他們,剛走出大門,立刻看到了這夥人。

“蘇辰,怎麼辦,他們都在盯著我們看啊!”

金蟬子神色一震,道。

“而且,這些傢夥的眼神看起來很不和善,感覺像是凶獸,該不會要把我們給吃了吧!”

宋峒也是滿臉凝重,步伐變得躊躇起來。

“放心,他們主子還在裡麵受罪,這些傢夥肯定不會傻到自己送上門來找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