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22章

特彆的發現

“放心,他們主子還在裡麵受罪,這些傢夥肯定不會傻到送上門來找打!”

蘇辰滿不在乎,淡笑一聲。

如今的形勢,雖然對自己很不利,可丹閣這邊既然答應幫忙攔住戰神軍三天,那麼在這段時間中,肯定不會有軍隊的人來找自己麻煩。

“走吧,直接去出事的地方看看!”

蘇辰大大方方的朝著前方走去。

然後,從戰神軍麵前,光明正大的走過去了。

這些傢夥,對他來說,隻是手下敗將。

要不是顧忌他們背後的大佬。

蘇辰提起一把菜刀,就能跟砍瓜切菜一樣把他們都給滅了。

宋峒與金蟬子雖然都是一臉的膽戰心驚,可有蘇辰給他們撐腰,倒也不慫。

那些戰神軍,則是一個個雙目血紅,無比不甘的看著蘇辰他們遠去。

俗話說,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蘇辰可是險些把他們的主子給乾倒,現在,又是大搖大擺的從自己麵前飄過。

如果不是因為實力不濟,他們真想衝上去,直接把這小子給乾趴下。

“副將軍,咱們就這樣放他們走嗎?”

好幾個戰神軍武者是滿臉憤怒,不甘道。

“不然呢?”

為首的那位副將軍,雖然也是一肚子火,可麵對蘇辰,他卻是冇有絲毫出手的勇氣。

雖然對方看起來修為不高,長得也是人畜無害,可下起手來,那不是一般的恨啊!

要知道,他們將軍,好歹也是造神第四境的尊者。

這實力夠強吧?

可結果,照樣被人家給打得吐血。

雖說蘇辰是藉助了陣法之力,可能夠把不屬於自己身體的力量,運用得如此嫻熟巧妙,那也是非同一般。

“可……可是,我們要為將軍報仇啊!”

其中一名手下,還是充滿了不甘心。

“將軍早有交代,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暫時先讓他們得瑟,等將軍歸來,必定會好好跟他們算賬。”

副將發現自己的手下都是火氣沖天,隻得安慰道。

“冇錯,等將軍回來了,一定要讓那小子好看!”

“哼……這件事已經上報高層,估計很快就會有所動作了,到時候出動的將軍,可就不是造神境,而是轉**能了!”

“我們戰神軍,乃是大秦第一軍,又豈是好惹的!”

“天丹閣的一級長老又如何,真的惹惱了咱們戰神軍,照樣可以把這天丹閣給踏平了。”

這些戰神軍武者,一個比一個口氣要大,紛紛叫囂起來。

那位副將聽了之後,忍不住抹了一把汗。

這些話,也就私下說說還好。

如果真讓天丹閣內那些隱藏的老傢夥聽到,指不定還得鬨出多大的風波。

可惜,這件事註定要事與願違。

他們並不知道,從始至終,都有一雙眼睛在觀察著他們。

還有一枚‘錄影晶石’,直接把這一切都給錄下來了。

遠處,有個白衣少年腳步一頓,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有趣,區區一位轉輪境的將軍,就想把天丹閣給踏平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手掌之中,有枚錄影晶石,正在太陽的照耀下,散發出五彩斑斕的光芒。

“回頭把這枚晶石送給天一那傢夥,看他會不會氣得吐血!”

蘇辰心底,隱約間,有了點彆的想法。

金蟬子與宋峒,滿臉疑惑,不知發生了什麼。

不過,他們看到蘇辰笑得那麼開心,也知道,接下來怕是有人要倒黴了。

染神坊的所在區域,距離天丹閣,也不算遠。

蘇辰與金蟬子他們,緩步前行,大概花了半個時辰,便來到出事的地方。

雖然這裡現在都已經戒嚴了,而且還有不少戰神軍把守。

可這樣的防守,在蘇辰眼中,不過像是一張紙般,脆弱不堪。

如今‘大五行分身術’的水之分身凝聚完成,他的身法,更上一層樓。

天水雲閃!

這門神通,施展開來,徹底與空氣中的水分子融合到了一起。

不僅是他,連同金蟬子與宋峒,也都化為無形。

隨著自己心念一動,直接越過層層防禦,進入地下寶庫。

染神坊,地下三萬裡。

一座早已被燒得黑漆漆的庫房之中。

嗡!

虛空之內,猛地泛起陣陣漣漪。

蘇辰與金蟬子、宋峒三人的身影,陡然凝聚,從中走了出來。

“嗯?這是藏放七彩龍緞的寶庫!”

宋峒臉上露出一抹驚駭之色。

要知道,這七彩龍緞的藏放之地可謂是機關重重,危險無數。

即使是自己熟門熟路要走到這裡,也得耗費不小的功夫。

可蘇辰帶著自己,卻是一個晃眼便來到此地,實在不可思議。

“莫非,那場火在此地的危險佈置都給燒燬了?”

宋峒一想到這裡,立刻散開心神,還冇往外延伸多遠,頓時感受到一陣驚悸的氣息。

那心悸的根源,乃是一個環形的刀陣,正在運轉,散發出一道道淩厲刀芒,融於虛空,隱而不發。

可如果有人碰觸到這個刀陣,必定會引得萬千刀芒出世,橫掃天地。

“這……這是守護此地的刀絕無雙陣,明明還在運轉,可為何……”

宋峒想到這裡,頓時瞳孔放大,似乎想到了什麼,滿臉驚駭。

“是的,你冇猜錯!”

蘇辰淡淡的掃了四週一眼,道。

“刀絕無雙陣,傳說中可以禁錮一切虛空的大陣,冇有被人破壞絲毫,可我們卻能夠輕而易舉走到這裡,這說明瞭什麼?”

“說明,有人看透了刀絕無雙陣的破綻,直接避開此陣,進入此地。”

宋峒渾身一驚,悚然道。

到底是誰?

竟然能夠輕而易舉看透無雙陣的奧妙?

莫非是傳說中的陣道天師?

可是——

剛想到這裡,宋峒又馬上搖了搖頭。

如果說,之前進入此地盜走七彩龍緞的賊子真有驚人的陣法天賦,可以巧妙避開刀絕無雙陣,那麼蘇辰又是怎麼進來的?

“該不會,也是憑著超乎想象的破陣技巧吧?”

宋峒心裡嘀咕了一聲,似乎把握到了什麼,可又覺得不對。

哪有這麼巧,真遇到陣法天師當盜賊弄走七彩龍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