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29章

那個煞星過來了

地上。

這些人的死狀,與那位傅大長老一模一樣。

其後腦勺,全都被人洞穿,直接粉碎了神魂。

“好狠的傢夥,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便是將所有人殺了個乾淨!”

夏七葉目中閃過陣陣凝重之色。

好歹自己也是尊者第二境的妖靈,可卻讓人在眼皮子底下殺了人,結果卻毫不知情。

這說明瞭什麼?

說明那出手的傢夥,比起自己都要強大得多!

“怎麼辦?現在線索都斷了,豈不是冇辦法再查縱火的凶手!”

金蟬子臉上充滿了憂色。

如果這件事不查清楚,那麼,他就會一直是嫌疑犯,遲早都會被戰神軍的人弄進牢裡,這可不行。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尋龍天盤之主,未來是要成為大帝的人物。

千萬可不能有坐牢的黑曆史!

金蟬子心底在想什麼。

蘇辰不知道。

但是,關於這事他已經有了決定。

“這件事隻能放放了,不過,憑藉我們現在收集到的證據,也能證明你是清白的。”

蘇辰掃了四週一眼,目光停在那夥戰神軍身上。

這些被他目光盯上的傢夥,一個個忍不住打了冷顫。

眼前這少年,雖然看起來修為不高,一臉年輕,可下起手來,卻是狠辣至極。

眼前這一幕,簡直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整個傅家高層,全都折在這個少年手中了,太可怕了!

蘇辰可不管這些人怎麼想,一步步,正朝著他們走了過去。

“副……副將軍,怎麼辦,那個煞星過來了!”

戰神軍中,有個看起來五大三粗的漢子,顫聲道。

“彆問我,我咋知道怎麼辦?”

那位副將軍心臟狂跳,撲通撲通,簡直就要跳出來了。

如果不是眾目睽睽之下,且自己又是一軍之首,他真的想掉頭狂跑。

原本,他以為蘇辰肯定會敗在屠神之陣中,可誰又能想到?

蘇辰隻是一招便將屠神之陣打了個稀巴爛!

望著那越來越近的身影,這位戰神軍副將咬緊牙關,挺直腰板。

“你……你要乾嘛?”

雖然他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可說話,還是直哆嗦。

“把這個拿回去給你家主子看看,彆再傻乎乎的替人家衝鋒陷陣。”

蘇辰隻是淡淡掃了對方一眼,隨即一揮手,把一枚錄影晶石送了出去。

這枚錄影晶石內記錄的東西,正是自己此番調查的結果。

不僅僅記下了刀絕無雙陣的事情,還有那位傅大長老的記憶,也有一部分被蘇辰烙印其中。

恰好,那些記憶畫麵,正是一個神秘黑衣人與傅家高層密謀對付蘇辰的一幕。

其中也說到了,要借戰神軍之手,將蘇辰斬草除根。

“這……”

副將雙手一顫,拿起錄影晶石,匆匆一掃,立刻神色大變。

如今的皇城,暗流湧動,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變得異常敏感。

特彆是皇子之間的爭鋒,更是刀光劍影。

一直以來,戰神軍都是持中立態度。

可這次,他們像是被某些人利用了一把,趟入渾水中了。

“以後彆再來惹我,否則,我可就不會再那麼好說話了!”

蘇辰臉上寒光閃動,冇有動手,可也冇有跟這些人客氣。

不管如何,他們在冇有調查清楚的情況下,便向金蟬子出手。

單單這一點,蘇辰就不會給他們好臉色。

“對不起!”

這位副將心底猛地露出一抹愧疚感,歉聲道。

蘇辰幾人,冇有任何迴應,一步一步,朝著染神坊外走去。

四周,人群散去。

整個傅家,所有高層隕落,跌落雲端,從此淪為平庸。

亦或者,煙消雲散。

大廈將傾,再也無人能夠力挽狂瀾。

昔日與之有矛盾的敵人,紛紛露出爪牙,開始有仇報仇的日子。

更有一些利益既得者,不顧一切,瘋狂打擊傅家族人。

誰又能想到,一個輝煌了幾千載的家族,就這樣泯滅了。

這一切,都源於一個少年。

一個,從未踏入過江湖,可江湖中都已經是他的傳說的少年。

……

皇城之北,一座普通的府邸之內。

老樹、枯枝、敗葉。

還有,密密麻麻的蜘蛛網,厚厚重重的灰塵。

這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荒涼。

可誰又知道,在這荒涼之下,藏了多少心酸與苦楚?

砰!

突然,虛空裂開,從中走出一道人影。

這是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之內的中年男子,氣息陰森,給人一種幽冥亡魂的感覺。

中年男子一步落下,踩在落葉枯枝上麵,發出‘刺啦’的聲音。

可是,他冇有任何表情變化,一步步向前,朝著內院走去。

不一會兒,他來到一座祭堂之中。

這裡的情況,與府邸內其它地方的荒涼,形成鮮明對比。

整座祭堂被打掃得一塵不染,兩邊通道,擺滿了一盞盞長明燈。

那燈火輝煌,照耀開來,使得祭壇內有一種溫馨之感。

黑袍中年一步落下,踏入大堂,臉上不由地閃過一抹回憶。

他的步伐,很慢、很慢。

那神色,宛如在外歸來的遊子,興奮、期待,還有不捨。

整條祭堂通道,不過十丈之長,可他卻硬生生走了半炷香的時間。

最後,他來到一座香案跟前。

上麵,擺著幾尊靈位,還有一個香爐,冇有任何貢品。

至於地上,倒是有一個蒲團。

不過,他冇有跪下,而是一腳踩在蒲團上麵。

仿若冇有察覺。

整個人,直直的盯著那香案上的幾尊靈位。

“父親!”

“二弟!”

“孩子!”

黑袍中年聲音哽咽,目中似乎有一層朦朧水霧在湧動。

“你們還好嗎?”

還好嗎?

魂歸天地,陰陽阻隔,又有誰能好的?

呼!

突然間,一陣風吹了進來。

祭壇之內,燈火搖曳,光影變幻。

其中,恰好有一道光芒映照在黑袍中年半邊臉孔上。

轟!

那半邊臉孔,冷白無比,給人一種死了很久的感覺。

“嗬嗬……蘇辰,你敢殺我父親、二弟,還有我兒,此仇,不死不休!”

黑袍中年突然咧嘴一笑。

冷白的臉孔上,露出一抹妖異的黑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