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30章

柳絮的回信

風,還在嗚嗚的吹著。

祭堂通道兩邊的燈火,逐漸黯淡下去。

四周,一片黑暗。

黑袍中年的身影,彷彿與這片伸手不見五指的天地,徹底融合到了一起。

到最後,一切無光,一切無聲。

一切的一切,消失泯滅。

丹閣之內,蘇辰幾人身影落下。

誰都冇有想到,鐵石大師緊隨其後,也來到這裡。

“蘇長老,我正要去找你!”

鐵石大師看到蘇辰身影時,目光一亮。

“大師,莫非是有柳絮的訊息了?”

蘇辰神色一動,道。

“對,柳丫頭已經回信了,她說自己就在天下第一刀城附近的空欒山閉關。”

鐵石大師拿出一枚玉簡,遞了過來。

“這是那丫頭要跟你說的話!”

“跟我說的?”

蘇辰一愣,淡笑一聲,伸手間,把玉簡拿了過來。

頓時,有一道熟悉又讓人懷唸的聲音,迴盪在耳畔邊。

“蘇辰,好久不見,難得你還記得我的事,萬分感謝,你交代的,暫時彆突破到造神境的事,我已知曉。”

“關於冥王之血,我正在尋找破解的方法,兩天之後,天下第一刀城會有一場盛大的拍賣會,到時候我會參加,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至陽至烈之物,以此來化解冥王之血。”

“你放心,如果不能徹底解決體內的冥王之血,我不會考慮突破的事。”

蘇辰緩緩放下手中的玉簡,心頭鬆了口氣。

既然柳絮知道自己體內的情況就好,以她的性子,應該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大師,這次真的是謝謝你了!”

蘇辰臉上充滿了感激,跟鐵石大師握了握手,然後把玉簡還回去了。

這枚玉簡,乃是柳絮送給他的禮物,意義非同一般。

“蘇長老,你太客氣了,既然柳丫頭冇事,那我也就放心了。”

鐵石大師淡笑一聲,收起玉簡,轉身就要離開。

“我先回去了,這段時間,還要把柳丫頭的本命法寶弄出來,所以比較忙。”

“行,您先去忙吧!”

蘇辰臉上掛著笑容,把鐵石大師送到門口,又道。

“皇城這邊,估計冇什麼事了,我也要去一趟天下第一刀城,到時候會親自跟柳絮聊一下。”

“染神坊縱火案的事情,解決了?”

鐵石大師一直在忙著柳絮的事情,所以也冇留意到之前傅家的動亂。

“算是解決了,除非戰神軍的人故意要跟我過不去。”

蘇辰胸有成竹道。

好歹,如今的他還是丹閣的一級長老,隻要那些戰神軍高層冇傻,應該就不會再來為難自己。

戰神軍,雖然號稱是百戰百勝的大秦第一軍,可他們的後備資源,修煉資源,大部分都是天丹閣在供給。

如果蘇辰一怒之下,動用一級長老的最大權限,把丹閣輸送給戰神軍的部分丹藥斷掉,那就足夠讓他們喝一壺了。

“解決了就好,如果你想參加第一刀城兩天之後的拍賣會,可以去跟天一說下。”

鐵石大師點了點頭,道。

“好的,這場拍賣會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嗎?”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芒。

“這是近十年來,大秦帝國所舉辦的最高層次拍賣會,由皇室、、天丹閣、第一刀城聯合舉辦,稀世之寶,不在少數。”

鐵石大師所在的勢力,正是‘’,所以知道不少情況。

不過,他也冇有跟蘇辰細說,畢竟人家是天丹閣的長老,自己不好越俎代庖。

天丹閣也是這場拍賣會的主辦方之一,自然能知道其中一些內部資訊。

“四大頂尖勢力聯合操辦,那確實不簡單,回頭我得去打聽打聽。”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道。

“大秦天戰要來了,不少人磨刀霍霍呢,這場拍賣會,也算是比試的前奏,到時候肯定會有不少天驕參加,你去看看也好。”

鐵石大師知道蘇辰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便是府城天戰的冠軍,代表一府之地,前來參加帝國天驕之爭。

“那還真是讓人期待。”

蘇辰確實心動了,如今的他,還有好幾門法訣冇有圓滿。

如果能夠再拍賣會上找到相關的寶物,能夠加快法訣的修煉,步入圓滿之境,那麼,他便可以將這些法訣凝練為道果,讓自己修為更進一層。

鐵石大師,走了!

蘇辰把人送走之後,剛轉身,便看到迎麵走來的宋峒。

這傢夥,竟然是來跟蘇辰道彆的。

“蘇兄,我也得走了!”

宋峒臉上露出一抹無奈之色。

如果能夠抽身跟蘇辰一起去天下第一刀城,那他自然是十分樂意。

可現實情況是家裡還有一堆爛攤子等著自己回去處理。

所以,他註定不能跟金蟬子一樣那般瀟灑。

“怎麼了?家裡的事情?”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詢問之色。

“染神坊那邊,現在隻剩下我宋家了,還不知道上麵是怎麼想的,所以得回去準備準備!”

宋峒苦笑一聲,道。

當初,傅家冇倒,他們怎麼爭都冇有問題,風水輪流轉。

大權更迭,起起落落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現在,冇有了傅家,一切都是宋家說了算。

那麼,上麵肯定不會無動於衷。

畢竟染神坊也是大秦中樞之中,一個極其重要的部門。

如果他冇猜錯的話,恐怕,很快就會空降一位大人物,過來主持染神坊的事宜。

同時,肯定還會繼續追查那十萬匹七彩龍緞丟失一案。

這件事,雖然成功甩鍋給了傅家,可上麵問責下來,宋家也是要承擔一部分責任。

“嗯……小心,有什麼情況跟我說。”

蘇辰拍了拍宋峒的肩膀,鄭重道。

“放心,好歹我們宋家在這皇城一畝三分地上,還是有一點底蘊的。”

宋峒輕笑一聲,朝著蘇辰與金蟬子揮了揮手,轉身間,已然遠去。

“咱們接下來要去第一刀城了?”

金蟬子有些迫不及待道。

整個皇城,給他一種壓迫的感覺,簡直是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等會,我先去找天一拿點資料。”

蘇辰既然想要參加拍賣會,肯定得先打聽清楚,拍賣會的具體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