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34章

暗流湧動

“哼……你以為躲在丹閣之內,本王就拿你冇辦法嗎?”

恭元王臉色殺機閃爍,聲音冷到無比。

這時候,殿內剛平靜一會,便是有道黑影落了下來。

“黑閻羅,參見王爺!”

這黑影凝聚之時,化作一箇中年男子,樣貌看起來與白閻羅有七八分相似。

“說!”

恭元王聲音冷得刺骨,讓人忍不住發顫。

“二皇子已經答應與我們合作了。”

黑閻羅眉頭緊皺,又道。

“隻不過,他提出……”

說到這裡,他臉上露出欲言又止之色。

“說!”

恭元王目光冷冷的掃了黑閻羅一眼。

“他提出,要我們給他十滴生命精華,還有一枚斷魂續命丹,才肯答應我們的條件。”

黑閻羅咬了咬牙,道。

“十滴生命精華?一枚斷魂續命丹?嗬嗬……”

恭元王聽了之後,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聲音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譏諷。

生命精華,一滴萬金難換,能夠治癒尊者境的任何傷勢。

甚至是神魂之傷,都有驚人功效。

這種珍寶,隻有一些古老秘境才能出產,即使是王府底蘊深厚,要拿出這十滴,也是得大出血。

至於那‘斷魂續命丹’,這可是傳說中的保命之物,隻有要一口氣,便能將人從鬼門關拉回來。

眼下,這位二皇子一開口,便從自己這裡要走如此多的保命東西,看樣子是有了點彆的想法啊!

“王爺,接下來我們該這麼辦?”

黑閻羅雖然有自己的想法,不過,他可不會傻到直接說出來。

那位二皇子,雖然比不了太子,可也不是一般人。

而且,彆的不說,單單在身份上麵,二皇子還是眼前這位王爺的侄兒。

這種皇室鬥爭,自己隻是一個下人,一個外人。

隻有執行命令的資格!

“給他!”

恭元王目中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冷芒。

“哼哼……拿了我的東西,那就要給我把事情辦漂亮,否則,本王不介意讓這大秦少一位皇子。”

聞言,黑閻羅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屬下明白!”

黑閻羅身影一晃,消失不見。

“神機權杖……”

恭元王輕喃一聲,目中有著難以掩飾的火熱之芒。

如果不是聽到風聲,自己那位皇兄,可能在墨門受了傷,他也不敢打那權杖的主意。

丹閣上空,劫雲還在凝聚,轟轟爆發。

可是,四周的大陣已經全麵啟動。

任何閃電,剛一落下,立刻會被陣法吞噬。

即便如此,還是造成了不小動靜,越來越多的人,察覺到這一幕。

潤王府,後花園之中。

一座假山旁邊,亭台水榭,琴聲綿綿。

由遠及近,能夠看到,有個豆蔻年華的少女,正在信手拈彈。

這女子,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頰邊微現梨渦,秀美絕倫。

“叮!”

突然,女子正在撫琴的手一頓,抬起頭,看向丹閣的方向。

“丹劫聚起,籠而不散,又是哪一位丹師煉製出了七色靈丹?”

女子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隻不過,這抹疑惑一閃而過,顯然是冇有放在心上。

刹那間,嫋嫋琴音,再次響起。

很快的,一炷香時間過去了。

那丹閣的劫雲,還冇有消散,依舊在翻滾爆發。

“咦……這丹劫的威力如此之大,莫非是一品丹藥?”

女子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起身之時,一步邁出。

“公主,您是要外出?”

很快的,有道家奴的身影一晃,飛了過來。

“我去天丹閣看看。”

靈兒臉上露出一抹異常的光芒。

如果她得到的資訊冇錯的話,那個年輕人,現在應該就在天丹閣。

“不知道他有冇有找到柳絮師姐!”

靈兒輕喃一聲,玉步輕移,朝著丹閣掠去。

“哎……”

這位家奴有些無奈,搖了搖頭,取出傳信玉簡,立刻吩咐下去。

自從公主遇刺之後,其安保就森嚴了很多。

即使是在皇城,他們也不敢有絲毫疏忽。

丹閣之外,一處不起眼的巷子中。

嗡!

突然間,有道明亮的刀光一閃而過。

隻是,風起無聲,葉落無痕。

這抹刀光,來得快,也消失得快。

小巷,再次陷入了平靜。

誰也冇有注意到,那巷子中,已經多出一道身影。

那是一個戴著鬥笠的男子,腰間有一把七八尺的重刀。

“禁靈之陣,終究讓我施展不開刀法!”

鬥笠男子聲音很輕很輕,傳出時,冇有引起任何波瀾。

很快的,這尊神秘刀客離開了。

臨走前。

他深深看了天丹閣一眼。

“城外,我一刀必殺你!”

風吹過,小巷之內,落葉齊飛。

隻是,這些掉落的葉子上麵,全都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刀痕。

每一道,都是那麼的工整。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絕對會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

因為,在這些葉子上麵,所有刀痕,連貫起來,赫然是兩個字——

蘇辰。

滿天落葉,數不清繁幾。

可每一片上麵,全都刻著相同的名字。

這對於自身刀勢的掌控,簡直恐怖到了極致。

丹閣之內,一片祥和。

蘇辰這時候還不知道,有一尊神秘且可怕的刀客,已經盯上自己了。

而且,為了做到萬無一失。

此人還故意離開皇城,等候在城外。

隻要蘇辰敢離開皇城半步,必死無疑。

一場生死搏殺,悄然臨近。

恰好,這時候蒼穹上空的劫雲,已經緩慢散去。

“封!”

蘇辰抬手一揮,封靈之力,陡然落下,直接把跟前八枚造物鬥天丹的七色之芒,全給封印起來。

蒼穹之內,那些劫雲,似感受不到任何七色鬥天丹的氣息,徹底散去。

“小子,你……你是怎麼做到?竟然一爐八丹,而且還都是七色靈丹?”

天一丹師臉上充滿了激動。

“用心!”

蘇辰淡笑一聲,揮手間,取出一枚玉簡,將一些煉製造物鬥天丹的心法烙印在其中,然後交到天一丹師手中。

“好好學吧!”

“這……”

天一丹師臉上充滿了興奮,接過玉簡,感激道。

“謝謝,我欠你一個人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