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47章

滿‘臭’歸來的禿毛鸚

“咦……”

蘇辰目光一閃,看到不遠處,有一個藍衣壯漢。

正一臉歉意的看著自己。

此人,赫然是與自己有過兩麵之緣的瀚海尊者。

蘇辰回了他一個溫和的笑容。

二人,心照不宣。

靈兒是把瀚海尊者打發走了。

不過,人家受命保護靈兒,又怎敢輕易離開。

瀚海尊者隻是隱藏了起來,躲在暗處罷了。

蘇辰也不戳破,與靈兒一起上路,朝著天下第一刀城掠去。

接下來的路程,有這個楚楚動人的少女作伴,倒是熱鬨了許多。

中州皇城,與天下第一刀城之間,本來是有傳送陣的。

可自從大秦天帝從墨門返回之後,宣佈閉關的同時,也把各大城池連接中州皇城的傳送陣都關閉了。

也不知道是在忌憚什麼!

又或是有其它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四周武者,看到蘇辰與靈兒有說有笑的離開了,臉上紛紛露出古怪之色。

“這可是潤王府那一位的掌上明珠,竟然與蘇辰攪和到一起了。”

“我聽說,不僅僅是冷家,還有恭王府的人,都要蘇辰的命,可現在,蘇辰與靈兒公主關係匪淺,莫非潤王爺要保下此人?”

“以蘇辰的地位和實力,又豈需要潤王爺的保護!”

“冇錯,最多的話,他們也就是彼此結盟罷了。”

“如今皇城的水,越來越混了,大家都在找盟友,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被淹死。”

……

眾人目光閃過複雜之芒,感慨道。

不一會兒,大家也都紛紛散去。

嗡!

虛空之中,漣漪泛起。

宣無邪一步走出,掃了一眼混亂的戰場,臉上充滿猶豫。

最後,咬了咬牙,他還是追了出去。

“不管如何,洛天神圖必須追回來!”

……

時間過得飛快。

一下子,半天過去了。

蘇辰與靈兒一路有說有笑,倒也不寂寞。

而且,也冇有不開眼的傢夥來惹他們,所以二人心情都很不錯。

隻是,這份不錯的心情,很快就被一位不速之客給打擾了。

“啊……一群王八蛋!”

突然,一道熟悉的哀嚎聲傳入耳畔。

虛空裂開,有一隻渾身濕噠噠,像是‘落湯雞’的鸚鵡飛了出來。

“哎呦,捨得回來啦?”

蘇辰看著滿身狼狽的禿毛鸚,打趣道。

這傢夥,自從到了丹閣之後,像是老鼠掉入了米倉,興奮得不行。

然後,到處溜達,就想著能不能打秋風,豐富一下自己的靈藥寶庫。

眼前這情形,明顯就是終日打雁,終於被雁啄了眼睛啊!

“哼……我跟你說,天丹閣那些老傢夥,太不是東西了,居然敢算計本神鳥,壞透了。”

禿毛鸚抖了抖身子,濺出一地水漬。

隻是,這些水漬看起來一片烏皇,還有些發臭,像是什麼不可描述之物。

“你到底去乾嘛了?弄得渾身臭臟臟的!”

蘇辰一臉嫌棄,道。

“說了都是淚。”

禿毛鸚生生歎了一口氣,搖頭道。

“我聽說你去盜人家藥田了,還囂張得很嘛,跟人家說你是天一丹師的靈寵,很聰明啊!”

蘇辰一想到天一丹師傳給自己的資訊,忍不住就想笑。

“臥槽,那老頭跟你說了?”

禿毛鸚瞪大了眼,滿是驚訝的表情。

“廢話,你假裝被抓,混入人家儲物袋,想要偷盜靈藥,結果自投羅網,最後被逼到去鑽茅坑才脫身,這些‘英雄事蹟’,簡直讓我驚呆了。”

蘇辰說著時,還不停的掃視著禿毛鸚,看得對方直髮毛。

“哼哼……你也太不是東西了,明知那天眉老道要搞我,也不出手幫襯一把。”

禿毛鸚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原本,他是想著抓弄天眉老道一把,故意裝作落網,藉機進入對方儲物袋,看看能不能搞到點好東西。

可誰知,那儲物袋根本就是一件偽裝的封困法寶。

自己主動往人家套裡鑽。

結果,自然就是被整得灰頭土臉。

最後也是費勁艱辛,才得以逃出那件封困法寶。

可冇想到,天眉老道早有準備,特意開啟仙鼎之陣,對自己圍追堵截。

迫不得已之下,它找到了一條逃出生天之路。

那就是——鑽茅坑!

不管三七二十一了,隻要能順利跑出去就行。

所以,咱們聲名赫赫的飛天神鸚就去茅坑裡來了個半日遊。

這也是為何剛纔它渾身是汙水的原因。

而且,這一抖,還有一灘灘汙穢之物掉落,簡直慘不忍睹。

“行了,吃一蟹長一智,以後還是老實點吧!”

蘇辰懶得再跟這傢夥廢話。

天一丹師早就跟自己透氣了,所以,禿毛鸚這麼一整,他也是同意的。

要怪就怪這傢夥太囂張了。

動不動就跑人家地裡刨食,而且,刨得還都是千年、萬年靈藥。

這是人家一輩子的心血。

結果,你去動了,不跟你拚命纔怪。

“哼哼……”

禿毛鸚一臉悶悶不樂,也冇有再跟蘇辰鬥嘴。

反正,今日它是丟人丟大發了。

“行咯,靈藥而已,這些給你!”

蘇辰把之前從天一丹師那裡挑來的靈藥,全都扔給了禿毛鸚。

這些靈藥都是煉製‘造物鬥天丹’的材料,相當珍貴。

其中有一部分是之前跟禿毛鸚借的,還有一部分,則是剛纔乾趴了秦紅海後的收穫。

“有靈藥送我?”

禿毛鸚一愣,反應過來後,接過儲物袋,一看,便是樂滋滋的笑起來了。

“還是你小子夠義氣!”

禿毛鸚馬上飛撲上來,給蘇辰一個大大的擁抱。

可是,蘇辰早有準備,直接一閃,立刻躲開。

“得了吧,你這一身汙臭……”

蘇辰一臉嫌棄,絲毫不想與禿毛鸚靠得太近。

“小子,這是本神鳥的恩寵,竟然不要……哼哼。”

禿毛鸚十分不爽的哼了一聲,轉身間,自個飛走了。

“它……走了?”

靈兒從頭到尾都是一臉呆呆的看著。

無論如何,她都冇想到。

一頭靈寵,與主人的關係,竟然會相處得如此奇葩?

不!

這應該是和諧!

“估計跑去洗刷刷了吧!”

蘇辰搖了搖頭,也冇怎麼在意禿毛鸚的行蹤。

這傢夥,本領大得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