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53章

你認識我?

轟!

許佑一步邁出,攜帶著火焰聖塔,直奔蘇辰而去。

可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他萬分驚詫。

蘇辰,根本不搭理自己。

反而是在與身旁的紫衣女子,談笑風生。

許佑看到這一幕,心神一震,不由地猶豫起來。

這時候,他努力回想著腦海中的記憶。

突然,他瞳孔一縮。

那記憶一角,轟然坍塌。

各種關於蘇辰的資訊,浮上心頭。

“你……你是蘇長老!”

許佑抑製不住內心的驚恐,脫口而出道。

刹那間。

所有氣勢,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則是濃濃不安。

甚至,許佑還低下了頭,恭敬無比的朝著蘇辰行禮。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簡直驚呆了所有人。

疙瘩男直接傻眼了。

秋葵子渾身一僵,變得不知所措。

上官路與沈萬全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四周武者,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無法置信。

“這怎麼可能?”

“許佑竟然對一個年輕人卑躬屈膝?”

“到底發生了?”

“這個少年到底是何身份?”

“蘇長老?”

“這是哪家的長老?”

眾人腦海轟鳴,心底內充滿了疑惑與不解。

這時候,蘇辰才停止了與靈兒交談,抬起頭,淡淡的掃了許佑一眼。

“哦?你認識我?”

聞言,許佑神色一震,不敢隱瞞,直接道:“我以前也是戰神軍的一員,所以,有些訊息知道得比彆人快。”

當初,他得到訊息時差點嚇傻了。

蘇辰——

天丹閣最年輕的一品丹師,堂堂正正擊敗了狂神老怪。

不僅如此,還在丹閣內把戰北野搞得灰頭土臉。

而且,他還是天丹閣數百年來的新晉‘一級長老’,身份尊貴。

各種訊息,浮上心頭,立刻讓他的臉色更加敬畏。

“原來如此!”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點了點頭。

既然許佑曾在戰神軍中任職,自然有一些朋友還留在軍中。

那麼關於自己在皇城的一些事情,也就有所耳聞了。

隻是,看這情況,對方好像不在乎自己與戰神軍的矛盾!

這還真是讓人感到意外!

其實,並不是許佑不在意蘇辰與戰神軍的摩擦,而是在意又能怎樣?

蘇辰可是連戰北野都敢揍的人!

自己的實力,與戰北野相比,不知要弱了多少倍。

所以給他十個膽子都不敢去找蘇辰麻煩。

可惜,許佑並不知道,就在幾個時辰前,蘇辰還差點乾掉了修羅刀‘秦紅海’。

如果要知道了,恐怕,現在麵對著蘇辰就不隻是敬畏了,還會顫抖、恐懼。

“長老放心,這件事都是我的人冒犯了您,我一定會給您一個交代!”

許佑雖然是低眉順氣的樣子,可之前那幾個一直叫囂著要懲罰蘇辰的人,全都嚇傻了。

特彆是那疙瘩男,整個人,直接癱倒在地,渾身發顫。

“大人,我錯了,求求您放過我吧!”

疙瘩男目中充滿了恐懼。

可惜,這一切都隻是枉然。

許佑早就看慣了腥風血雨,怎麼會心慈手軟?

而且,為了給蘇辰一個交代,為了自己能夠前途一片光明。

這幾人,必須死!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們膽敢冒犯蘇長老,那就要承擔這份後果!”

許佑聲音低沉,堅定而有力。

隻見,他抬手一揮。

頓時有片片法則之光,激射而出。

猶如風中之刀,瞬閃而過,帶起一縷縷猩紅。

眨眼間,十八顆人頭,齊齊落地。

這些人到死也不知道,得罪的那個少年到底有何身份。

秋葵子看到這一幕,臉色‘唰’的一下,全都白了。

甚至,整個人嚇得都站不直。

這時候,如果地上有條縫,他恨不得馬上鑽進去,不要讓人注意到自己。

可惜,這隻是自欺欺人的想法罷了!

“蘇長老,這裡還有一個傢夥,剛纔也是對您出言不遜,現在我就將他拿下。”

許佑臉上冷光一閃,伸手一抓,立刻將那本來要逃走的秋葵子給逮了回來。

“啊……”

秋葵子渾身發痛,慘叫一聲。

方纔,許佑看似隨手的一抓,已經把他的靈氣都給封印了。

這時候,他整個人被許佑扔在地上,像死狗一般,顫顫發抖。

“走吧!”

蘇辰看都冇看秋葵子一眼,轉過身,對著靈兒、上官路道。

靈兒一臉平靜,這種事,她看得多了,早已是見怪不怪。

至於上官路,除了震驚,更有滿腹的疑惑,隻是這個時候不是討論的時機。

許佑看到蘇辰冇再說什麼,頓時鬆了口氣。

不隻是他,還有秋葵子,發現蘇辰無視自己,心底不僅冇有了之前的憤怒,反而是開心不已。

可誰知,蘇辰走了幾步,突然停下來。

“曾經,有人問我,你知道二品丹師是什麼身份嗎?”

蘇辰說到這裡,突然一頓,又道。

“那個人跟我說,隻要他一聲令下,有的是聽他命令的人,所以要我乖乖聽話,隻有這樣才能活命。”

聽到這裡,秋葵子的臉色徹底變得死灰無比。

“其實,我真的想知道一位二品丹師有何本領,能夠讓我蘇辰聽話!”

最後一句話,落下時,秋葵子渾身發顫,竟然寸寸碎裂。

那頭、那手、那胸、那腿……像是風化了一般,點點散去。

“可惜,冇有機會了!”

一道輕輕的呢喃聲,傳開來時,秋葵子整個身體,如風散去。

整個過程,冇有半點慘叫聲傳出。

到最後。

地上,隻剩下一汪清晰的血水,深深印在所有人心間。

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四周,一片死寂。

甚至連呼吸聲都變得細不可聞,

半晌之後,還是蘇辰出聲打破了這份寂靜。

“我不希望,這裡發生的事情傳出去。”

聞言,許佑渾身打了個冷顫,連連拍著胸口保證道。

“長老放心,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

“藥閣,記得恢複原樣。”

蘇辰留下最後一句話,然後,帶著上官路幾人,一起離開。

眾人看著蘇辰遠去的背影,不由地抹了把汗。

狠!

真的是狠人!

簡簡單單的幾句話,便是讓一位二品丹師煙消雲散。

這種手段,還真是恐怖到了極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