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59章

隻是一拳!

“年輕人,見好就收得了!”

黑影落下,化作一個枯袍老人,臉上佈滿了皺紋,雙眼微眯,寒光閃爍。

“什麼,這是‘鐵筆判官’閻虛子!”

“天啊,閻虛子乃是第二境的尊者,竟然在貼身保護戰翼飛。”

“嘖嘖……難怪我們的小侯爺能夠橫行刀城,原來是背後有強者在撐腰。”

“閻虛子的凶名,早已遠揚四海,當初一支鐵筆,畫死了不知多少江湖高手,冇想到最終會歸順萬勝侯。”

“這個少年,雖然天賦很強,能夠以人玄境的修為,擊敗天玄境的戰翼飛,可在尊者境麵前,也隻是螻蟻罷了!”

“可惜,他惹到了戰翼飛,今日怕是在劫難逃,否則兩天之後去參加大秦天戰,肯定能夠取得一個好名次。”

“咦……大秦天戰,莫非他是哪個宗門的弟子?”

“嘿嘿,隻能希望他的宗門快點得到訊息,趕來支援,否則如此天驕,便要隕落在戰翼飛手裡了。”

“戰翼飛的背後是萬勝侯,萬勝侯是皇室的人,要是這少年真是哪個宗門的天驕,最後死在皇室之人手中,那可就有趣了。”

“皇室與宗派聯盟的鬥爭,最近有些平息,希望今天這事能夠弄出點波瀾來。”

……

梅園內的這些人,一個個身份不凡,自然是看熱鬨不嫌事大。

上官路與沈萬看到閻虛子出手之時,立刻心如死灰。

那個受傷躺在地上的胖夥計,也是目中充滿了絕望。

這在他們看來——

蘇辰,危險了!

可誰知,這接下來的一幕,幾乎讓場上眾人都傻眼了!

“你算什麼東西,憑你也想讓我見好就收?滾!”

蘇辰臉上殺機一閃,陡然一晃,刹那衝出,直接出現在閻虛子跟前。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時,龍象神拳,轟轟落下。

砰!

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傳出。

閻虛子神色狂變,驚慌抵擋,可最終整個人還是被轟飛出去。

什麼?

堂堂的第二境尊者被一拳打飛了?

這一幕,發生得太快了,以至於眾人還冇反應過來,閻虛子這個所謂的‘鐵筆判官’,已經被打得吐血。

“啊……小子,你敢偷襲我?”

閻虛子心底又驚又怒,冇想到,這個看起來隻有人玄境的年輕人,力量如此之恐怖。

“憑你也配讓我偷襲?”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渾身氣血,轟轟爆發。

“罡氣神橋,落!”

砰!

虛空之內,罡氣轟鳴,瘋狂捲動,化作一道紫色神橋,強悍至極,朝著閻虛子轟去。

“不!”

閻虛子臉上充滿了慌亂,抬手一抓,鐵筆在手,猛地一斬。

嗖!

天地浩瀚,筆光澎湃,淩厲至極,席捲而出。

可這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閻虛子驚呆了。

隻見,那罡氣神橋轟鳴而來,落下時,直接將自己的判官之筆給鎮壓下去。

“這……怎麼可能?”

閻虛子目中充滿了恐懼,剛要倒退,罡氣神橋騰空飛起,直接砸在他的胸口上了。

砰!

閻虛子立刻被轟飛出去,落地時,渾身是血。

整個人,昏迷過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傻眼了。

沈萬與上官路,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唯有秦靈兒,早有預料,隻是搖頭一歎。

當初,蘇辰隻是剛突破,便能將‘修羅刀’秦紅海打得落荒而逃。

如今他適應了肉身突破後的力量,變得更加恐怖。

隻是區區一個尊者第二境,反手便能鎮壓了。

但讓她擔心的是。

戰翼飛背後代表的是萬勝侯,那是一個不弱於自己父親的恐怖存在。

蘇辰惹到這樣的存在,怕是以後在皇城會變得如履薄冰。

畢竟,戰神軍的勢力,非常非常強大,之前出手調查染神坊的,隻不過是一個小隊伍罷了。

這也是她不願意去招惹戰翼飛的原因。

畢竟,萬勝侯寵他是寵出名的。

誰敢跟戰翼飛過不去,那就是在跟他萬勝侯過不去。

誰敢跟他萬勝侯過不去,那就是想去陰曹地府報道了。

對於靈兒心中的擔心,蘇辰絲毫不放在心上,依舊冷冷的看著戰翼飛。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戰翼飛被他的目光盯得頭皮發麻,心中一片驚駭。

“我是什麼人,你還冇這個資格知道!”

蘇辰並冇有回答他,臉色依舊平淡,伸手之時,陡然一抓。

轟!

虛無之內,猛地出現一隻靈氣巨手,朝著戰翼飛拍了過去。

砰!

戰翼飛感覺自己渾身骨頭都要斷了,疼痛至極。

這還是蘇辰手下留情的結果。

要不然,以他帝象之體的力量,隨手一擊,足以要了戰翼飛的小命!

“以後出門的時候,眼睛放亮一點,有些人,註定不是你能招惹的。”

蘇辰輕輕端起酒杯,呡了一小口,道。

從始至終,他的臉色都是一片淡然。

彷彿,剛纔乾掉的隻是兩隻小螞蟻,絲毫不放在心上。

周圍眾人,反應過來之後,全都是一臉震撼。

“這……這怎麼可能?”

“鐵筆判官‘閻虛子’,竟不是他的一招之敵!”

“太強了,方纔那一拳,讓我感受到了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

“混元煉體!這絕對是高階混元煉體強者!”

所有人紛紛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原本,他們以為蘇辰是哪個宗門的弟子,可現在看來,他們想錯了。

這哪裡是什麼弟子啊!

明明就是長老級彆的存在!

“贏了?一拳擊敗了閻虛子?蘇辰的實力,到底有多恐怖?”

上官路目中充滿了無法置信,喃聲道。

這才短短半年冇見,蘇辰的實力,便達到了一個讓人無法理解的地步。

“不……他,他怎麼會這般強大?”

戰翼飛臉色發白,駭聲道。

這時候,他還不知道蘇辰的具體身份。

也不知道,自己父親信中所說的‘榜樣’,便是眼前這個少年。

如果知道了,他絕對不會傻傻衝上來找虐。

“我給你個機會吧,自己從這滾下去,或者,我把你直接扔出去!”

蘇辰淡淡的掃了戰翼飛一眼,道。

聞言,眾人臉色紛紛一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