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61章

收點利息

今天這場衝突,不過是開端罷了。

一個處理不好。

絕對會引出大亂子。

不少人,甚至都準備開始渾水摸魚,趁機占便宜了。

隨著戰鬥的平息,圍觀的人,很快就散去了。

龍莊的夥計們,紛紛跑出來打掃場子。

“嗯?”

蘇辰眉頭一皺,環視了四週一圈,心底有種被人窺視的感覺。

剛纔,好像冥冥之中,有一雙眼睛正在關注著這裡的一舉一動。

真正讓他皺眉的還是這龍莊的態度。

從頭到尾,都冇有一個人出來阻止這場戰鬥。

“似乎,有人在背後策劃了這一切!”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冽之芒。

這種被人算計的感覺,真是如鯁在喉。

而且,他心底有種直覺。

今天策劃這場衝突,與之前在皇城內發生的染神坊縱火案者,絕對是同一人。

“哼……一而再再而三,當真以為我蘇辰是好惹的是吧?”

蘇辰心底冷笑一聲,臉上雖然冇有什麼異色,可已經有了應對之策。

“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

龍莊的四周,乃是一片特彆造出來的湖泊,原本隻有淡淡的漣漪在泛動。

可隨著戰翼飛與閻虛子的落水,頓時泛起了劇烈波瀾。

“啊……小子,此仇不共戴天,我戰翼飛記下了。”

戰翼飛因為體內五臟六腑都被打傷了,遊起來,無比費力。

最終,也是一番折騰才上了岸。

可就在這時。

一道五彩之影,快到了極致,從他身旁掠過,立刻把他的空間戒指,順手牽羊給摸走了。

“啊……哪個混賬東西,敢偷本侯爺的東西?”

戰翼飛目中怒火狂噴,吼道。

可迎接他的,卻是一記重重的撞擊。

砰!

戰翼飛後背一疼,有股巨力落下,將他給撞到湖裡去了。

“混蛋,誰暗算了本侯爺,給我滾出來?”

戰翼飛無比狼狽,在湖中一邊掙紮著,一邊怒罵道。

“嘿嘿……我家主子說,這是收點利息罷了!”

突然,一道五彩霞光落下,化作一隻渾身光鮮的禿毛鸚。

“是你!是你這隻可惡的靈寵!”

戰翼飛惡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怒道。

“你纔是靈寵,你全家都是靈寵!”

禿毛鸚吹了口氣,湖水捲起,化作巨浪,高高拍落。

“啊……”

戰翼飛躲閃不及,眼看就要被這片湖浪給吞噬了。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孽畜,休得放肆!”

一道暴喝聲,傳開來時,鐵筆誅仙,猛然落下,直接把湖浪給劈開了。

閻虛子從湖內飛了出來,伸手一撈,直接把戰翼飛拽入手中,放到背上去。

“嘖嘖……你不繼續在湖裡裝死了啊!”

禿毛鸚眼珠子溜溜的轉了起來。

“閉嘴,你彆在這裡血口噴人。”

閻虛子氣得鼻子都歪了,斥聲道。

雖然他是真的在裝死,可這話不能說出來啊!

要不然讓這位小侯爺知道了,那事情就大條了。

可惜,閻虛子的話,還是冇能扭轉戰翼飛對他的印象。

“裝死?哼哼……原來,連你也在騙我!”

戰翼飛聲音寒冷至極,傳開來時,讓閻虛子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侯爺,您千萬不要聽信小人之言,那是他們在故意挑撥離間。”

閻虛子急得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道。

這時候,戰翼飛從他背上下來了,目光不善的瞪了閻虛子一眼。

“這事,我回頭再跟你算賬!”

戰翼飛也知道,現在不是糾結這種事的時候。

當務之急,應該是返回府內,把自己這一身狼狽的行頭給換掉。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的賬,還冇完!”

戰翼飛顧不得自己的空間戒指了,轉身就要走。

“你要跟我們算賬,隨時歡迎,不過,你還是學聰明點,不要傻傻成了人家手中的‘刀’。”

禿毛鸚站在湖水上麵,淡聲道。

“你是什麼意思?”

戰翼飛腳步一頓,轉過身,冷冷的看著禿毛鸚。

“回去查一查,到底是誰給你通風報信的吧!”

禿毛鸚說完這一句後,光芒一閃,消失不見。

“誰給我通風報信的?”

戰翼飛眉頭緊皺起來,突然想起,之前還真是有人跟他說,自己在梅花園固定的用餐廳房被人給霸占了。

而且,那人還喝到自己心心念唸的萬年桂花釀。

也是因為如此,他纔會怒氣沖沖過去找蘇辰麻煩。

“混蛋,還真的有人在利用我!”

戰翼飛想明白其中的細節之後,氣得頭冒青煙,狠狠一掌打了出去。

砰!

湖水炸開,寒光閃動。

四周水草都被毀了個乾淨。

“走,現在回去,馬上讓人把這事給我查清楚,不管是蘇辰,還是躲在背後算計我的人,本侯爺一個個都不會放過。”

戰翼飛臉上殺機閃爍,命令傳出之後,立刻有一大幫子人開始行動起來。

“侯爺放心,很快就會有線索了。”

閻虛子戰戰兢兢跟在後麵,安慰道。

“哼……你最好祈禱這事跟你沒關係。”

戰翼飛一臉不爽的瞪了閻虛子一眼,轉身間,自己走了。

“啊……小侯爺,你怎麼能懷疑我呢?我是清白的!”

閻虛子嚇得渾身一抖,不敢停留,立刻跟上去。

今天這事,還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不就因為打不過人家裝慫一波嗎?

結果,到頭來卻讓自家主子懷疑自己的忠心。

虧大了!

真是虧大了!

早知道。

這事背後有如此多的問題。

閻虛子是絕對不敢有自己的小心思。

龍莊,梅園一號廳。

一切恢複原樣,全都打掃乾淨了。

“蘇辰,你千萬要小心,戰翼飛可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肯定會來報仇!”

靈兒臉色凝重,憂聲道。

“無妨!”

蘇辰淡然一笑,對於戰翼飛這種二世祖,根本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而且,經過自己剛纔那麼一提醒,戰翼飛現在該頭疼的是誰在算計他。

比起自己這個明麵上的敵人,那個躲在背後算計這一切的,纔是戰翼飛第一時間要解決的大麻煩。

突然,一道五彩身影飛了進來。

“小子,你吩咐的事情已經辦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