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62章

老司機辦事,穩!

“小子,你吩咐的事情已經辦妥了。”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興奮,道。

方纔搞走戰翼飛的空間戒指,那隻是順手為之罷了。

真正目的,還是要讓戰翼飛起疑,對今天這事展開調查。

隻有那樣,蘇辰才能更快發現敵人的蛛絲馬跡。

“記得幫我盯著,有什麼訊息,第一時間通知我!”

蘇辰眉頭一揚,淡聲道。

“放心,老司機辦事,穩!”

禿毛鸚抓起那壺萬年桂花釀,咕噥一聲,一飲而儘。

然後,撲騰一聲,醉醺醺的飛走了。

“萬勝侯,還有刀家,既然你們勢力滔天,那我就借你們之手,找出背後的陰謀者。”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喃聲道。

接下來,他們也冇什麼心情再吃下去了,幾人紛紛起身,就要離開。

可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道爽朗的聲音。

“蘇長老還真是性情中人,在下佩服!”

緊接著,一箇中年大漢走了進來,外貌粗狂,看似是豪放坦蕩之人。

可不知為何,蘇辰第一眼看到對方之時,心底不由地生出一抹厭惡的感覺。

這種感覺,來得極其突兀。

以前,也曾有過這種情況,可那是麵對毀滅魔族纔會。

眼前這箇中年大漢,倒不是什麼毀滅魔族,可卻讓自己生出這種感覺。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

此人,與魔族有過頻繁接觸。

“莊主!”

“拜見莊主!”

那些夥計看到中年大漢後,紛紛躬身行禮。

“下去吧!”

中年大漢揮了揮手,所有夥計都恭敬退下了。

“鴻叔,你可終於來了,剛纔嚇死我了!”

靈兒臉色一喜,道。

“哎呦……都怪鴻叔不好,來遲了,讓我們的靈兒公主受了驚嚇。”

中年大漢無比寵溺的看著靈兒,道。

“鴻叔,我給你介紹幾位朋友。”

靈兒拉起這位莊主,來到蘇辰跟前,道。

“這是蘇辰!”

“這是上官路!”

“這是沈萬!”

靈兒十分有禮貌,挨個介紹了一遍,然後,又指著中年大漢。

“這位是鴻叔,曾經跟我父親一起共事,現在是龍莊的莊主。”

聽完靈兒的介紹後,上官路與沈萬兩人,明顯十分震驚。

冇想到,隻是吃個飯,居然把龍莊的莊主也給引了過來。

而且,看這樣子,這位鴻叔與靈兒的關係匪淺。

這時候,他們心裡對於靈兒的身份就更加好奇了。

倒是蘇辰,臉上始終掛著平淡、從容之色。

“蘇長老,你好,我叫鴻元霸!”

中年大漢若有深意的看了蘇辰一眼,打招呼道。

“鴻莊主好!”

蘇辰起身,回禮道。

“剛纔的事,實在抱歉,都怪我們安排不周,這輩子我先乾爲敬了。”

鴻元霸端起酒杯,一飲而儘。

“鴻莊主,客氣了!”

蘇辰也端起自己酒杯,乾了。

虛與委蛇,這種事他也是駕輕就熟。

“蘇長老,為表示歉意,我給你們安排好了房間,一切按照最頂級的標準來辦。”

鴻元霸也是個八麵玲瓏之人,說話十分好聽,誠意也是滿滿。

可誰知,蘇辰聽了之後,淡然一笑。

“這兩天我還有事就不叨擾了,靈兒如果願意的話,可以在這裡住下!”

聞言,靈兒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一下。

原先蘇辰是讓自己給安排住宿的,可冇想到,這會竟然拒絕了。

“莫非,這其中有問題?”

靈兒心智過人,立刻明白了蘇辰的意思,出聲道。

“鴻叔,你的好意我們領了,可蘇辰他還有朋友要接待,所以隻能下次纔過來這邊玩了。”

“這樣啊……”

鴻元霸目中閃過一抹彆樣之芒,點頭道。

“那行,以後你們有空,隨時過來,我回頭會跟下麵的人打好招呼,絕對讓你們吃好玩好。”

“謝謝鴻叔!”

靈兒嘴角兩邊露出一個淡淡的酒窩,道。

“小妮子,還跟鴻叔客氣?”

鴻元霸掏出好幾件價值不凡的寶物,直接塞到靈兒懷裡。

“這裡麵的東西都是我給王爺準備的,幫我帶回去。”

“不不不,鴻叔,我父親交代了,可不能再讓我拿你東西了!”

靈兒立刻搖頭,拒絕道。

“放心,這回我跟王爺說好的了,絕對冇有問題。”

鴻元霸拍著胸脯保證道。

“真的嗎?”

靈兒眨了眨空靈的雙眼,道。

“當然。”

鴻元霸笑著點頭道。

“那我就收下了,回去就幫你交給老頭子!”

靈兒也冇細看,直接把這幾件寶物收起來。

“鴻叔,我幾個朋友還有事,先走了。”

這時候,蘇辰與上官路幾人,已經在門外等候了片刻。

靈兒也不好意思再跟鴻元霸寒暄下去。

“也行,我送送你們!”

鴻元霸把靈兒幾人送出了龍莊。

等到蘇辰他們身影遠去後,他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無比鐵青之色。

“潤元王,也加入了神機權杖的鬥爭中?”

鴻元霸聲音低沉,傳出時,背後虛空一震,走出一個黑衣人。

這黑衣人,渾身籠罩在袍子內,看不清具體麵孔。

不過,他的氣息,卻是與那策劃了染神坊縱火案之人,一模一樣。

“不用擔心,那個老傢夥還在隔岸觀火,並冇有站隊!”

黑袍人聲音陰沉,緩然道。

“那他的女兒怎麼跟蘇辰混在一起了?”

鴻元霸臉上充滿了忌憚,道。

“兒女情長罷了!”

黑袍人絲毫不在意,淡聲道。

“剛纔,你為何要算計戰翼飛,讓他與蘇辰發生衝突,對我們有好處?”

鴻元霸臉色一沉,哼道。

冇錯!

剛纔的那場爭鬥,確實是他們在做局!

“因為,我要給蘇辰製造麻煩,我要讓他仇敵滿天下,我要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黑袍人雙眼一片血紅。

那彷彿是白骨皚皚,是屍山血海,是無窮無儘的殺戮。

“殺父、殺弟、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一道陰冷無比的聲音,傳了開來。

刹那間,四周溫度急劇下降。

甚至,空氣之中都出現了寒霜。

即使是鴻元霸這位造天境的尊者,也不由地打了個冷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