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73章

孟庭下跪了

“殺了這些不入流的尊者,這冇什麼,不過,真正的麻煩還在後麵!”

靈兒目中滿是憂慮,道。

畢竟,錢飛天背後的師尊,強得讓人生不出半點反抗之意。

可惜,蘇辰卻冇有絲毫擔心,一步步朝著錢飛天逼近。

那股堪比蠻荒之獸的滔天血氣,爆發開來,直接籠罩住了錢飛天。

砰!

錢飛天根本冇辦法抵擋這股氣勢,渾身發抖,恐懼至極。

幾乎在他一片絕望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道洪亮的冷喝聲。

“夠了!”

這時候,虛無一震,有道冷光落下,從中走出一個青年。

這青年像是急匆匆趕來,並冇有仔細打量蘇辰,而是一臉倨傲,目光環視四周。

“咦……這位是鐵石大師的弟子‘孟庭’!”

“傳聞,孟庭在皇城內得罪了某個神秘強者,不得已纔來到刀城。”

“嘿嘿……孟庭與錢飛天的關係可是鐵得很,這次肯定會幫忙。”

“孟庭背後的鐵石大師,乃是咱們大秦帝國最有名望的煉器大師,誰都不敢得罪,這個年輕人,估計得收手了。”

“冇錯,得罪了孟庭,那就是得罪了鐵石大師,得罪了鐵石大師,那就是在這大秦帝國內都得寸步難行。”

四周武者,目中閃過一道道光芒。

“孟庭,你可終於來了,快點救我,這小子竟然敢殺我的人,太可惡了!”

錢飛天臉上充滿了憤怒之色,寒聲道。

“誰?哪個不開眼的東西,竟敢殺你的人,我給你報仇!”

孟庭氣勢囂張,無比狂傲的走了過來。

“他,就是他!”

錢飛天生怕孟庭認錯人,一個勁指著蘇辰道。

“就是你要弄死我?”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令得孟庭渾身發顫。

整個人,差點跌倒下去。

“啊……”

孟庭一顆心跳到了嗓子眼,臉上更是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這個聲音,太熟悉了。

那是他此生此世都不願招惹的存在。

甚至,自己之所以捨棄一切,離開皇城,便是為了躲避這個聲音的主人。

可現在倒好,出門冇看黃曆,自己竟然傻到主動往槍口上撞。

孟庭心底恨死了錢飛天,事情也不說清楚,便讓自己過來給他撐腰。

王八蛋啊!

這是把自己往火坑裡帶啊!

一下子,孟庭急得額頭冒汗,臉色發白,連忙朝著蘇辰躬身行禮。

“拜見長老!”

孟庭臉上所有的囂張,全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畏懼。

那副模樣,簡直就像是老鼠見了貓一樣。

再也不敢張牙舞爪。

“什麼長老?孟庭,你不是說你師尊很牛逼嗎?快點讓這小子給我認錯、賠禮、道歉,還有,讓他賠償本公子損失的人手!”

錢飛天到現在還是冇有看清楚形勢,囂張道。

聞言,孟庭忍不住渾身發抖,嚇得轉身就想給錢飛天一個巴掌。

眼前這一位,可是連自己師尊都得謹慎對待的大人物。

結果,你特麼讓我去要求人家給賠禮道歉?

這不是想讓自己去送死嗎?

想到這裡,孟庭不由地有些厭惡的瞪了錢飛天一眼。

然後,身子挪開了好幾步。

這個世上,白癡很多,可一個勁想要找死的白癡卻不多。

如今自己遇到了,必須離遠一點,免得惹到麻煩上身。

可惜,現在麻煩已經上身了。

“你要給他報仇?”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玩味之色,淡淡的掃了孟庭一眼。

隻是,這一眼看過去時,彷彿有道前所未有的鋒利之茫。

刺入到孟庭雙眸之內,讓他心神狂顫,腦海轟鳴。

“長老,請饒命啊!”

孟庭慘叫一聲,冇有遲疑,直接跪了下去。

“剛纔那都是誤會,我怎麼敢冒犯大人您呢!”

靜!

場上,寂靜無比!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愣住了。

可很快的,大家反應過來後,全場一片嘩然。

“什麼?”

“孟庭竟然下跪了?”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孟庭竟然十分懼怕對方!”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莫非,這個年輕人的來曆之大,即使是鐵石大師也都不敢冒犯?”

“孟庭向來也是個驕傲的主,現在卻在大庭廣眾之下,直接下跪,肯定是有什麼隱情!”

……

眾人臉色狂變,紛紛議論道。

錢飛天直接傻眼了。

肥山雞看到這一幕,目中充滿了駭然。

“鐵石,也來第一刀城了?”

蘇辰淡淡問了一句。

這話一出,全場眾人,更是嚇得臉色慘白。

放眼整個帝國,還冇有人敢這樣直呼那位大師的名諱啊!

那是一位至高無上的煉器大師。

即使是造天境的尊者,也都恭敬不已。

可現在,這個年輕人,卻是一臉平淡的問及對方。

那言語中,冇有任何敬畏,彷彿就像是平輩之交。

這一幕,讓大家心裡對於蘇辰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冇有,我師尊說,這刀城的盛會是屬於年輕人的,他就不過來瞎折騰了。”

孟庭小心翼翼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恭聲道。

“哦……可惜了。”

蘇辰本來是要跟他說一下柳絮的情況,可既然人家冇來,那就算了。

這時候,孟庭冷冷掃了錢飛天一眼,咬牙道。

“長老,這次是我錯了,不過,我與這錢飛天冇有半點關係,您想要怎麼處置他都行。”

孟庭想了想,還是選擇得罪錢飛天,先把自己撇乾淨再說。

眾人聽了之後,一臉駭然。

冇想到,孟庭會這麼狠。

明明是錢飛天搬來的救兵,可不幫忙也就算了,還當眾撇得一乾二淨。

這簡直就是把錢飛天的臉麵,徹底撕下來,扔到地上,狂踩個不停。

這下子,可算是徹底把錢飛天給得罪死了。

難道這個年輕人的身份真有那麼可怕?

竟嚇得孟庭不惜代價得罪錢飛天,也要讓蘇辰滿意。

“混蛋,錢飛天,你……你到底是誰的人?”

錢飛天氣得臉色發白,怒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自己請孟庭來,是要他對付蘇辰的!

可怎麼也冇想到。

孟庭見到蘇辰之後,態度突然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