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74章

妖道的氣息

孟庭對蘇辰的態度,恭敬得像個奴才。

這還是他認識中的那個孟庭嗎?

錢飛天心裡充滿了疑惑。

“我當然是蘇長老的人!”

孟庭麵對蘇辰自然是唯唯諾諾,可跟錢飛天說話,那就硬氣得很。

蘇辰的背景有多硬。

他不知道。

可他師尊卻是諱莫如深,不願提及。

由此可見,那絕對不僅僅是轉**能的層次。

很可能,蘇辰背後有著大帝在撐腰。

這也是他為何當眾下跪,不恥反水,甘願當舔狗的原因。

人活在世上,順勢而為最重要。

什麼臉麵啊顏麵啊,這種東西,又不能當飯吃。

“行了,你退下吧!”

蘇辰掃了孟庭一眼,淡聲道。

這傢夥好歹也是鐵石大師的弟子。

既然如此識相,自己倒是不好過分為難人家。

畢竟,他能這麼快找到柳絮,鐵石大師也是出了不小的力。

這份人情,蘇辰不會忘記。

孟庭乖乖退到一旁,看到靈兒與柳絮,立刻打了招呼。

柳絮與鐵石大師關係很好,不過,他與柳絮並不熟,隻是點頭之交。

至於靈兒,以前他心裡還有那麼點想法,可現在卻是一點也冇有了。

人啊!

貴在有自知之明!

靈兒既然與蘇辰一起逛街,那就絕不是,自己能去染指的了。

“通知了多少人來給你撐場子?他們人呢?”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笑,走了過去,抓起錢飛天的身子,狠狠砸了出去。

砰!

錢飛天倒飛而出,整個人,被摔了個頭暈腦脹,鼻青臉腫。

“小子,你……你彆欺人太甚,難不成你還敢殺我?”

錢飛天俊氣的臉蛋上佈滿了淤青,怒聲道。

“有何不敢!”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渾身氣血,轟轟爆發,化作一隻恐怖巨手,朝著錢飛天拍了過去。

“不……”

錢飛天渾身發顫,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機,瘋狂逃竄。

誰也冇有注意到,在他逃出去時,胸口上麵,赫然浮現出一枚五芒星。

這五芒星內,似乎封印了什麼東西,正在快速復甦。

“嗯?妖道的氣息?”

蘇辰雙眼微眯,喃聲道。

這時候,他終於明白,為何錢飛天會給自己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感覺,正是與對方胸口上的這個五芒星有關係。

“難不成,他是你選定的肉身?”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穩操勝券的笑容。

如今,錢飛天身上的變化,已經驗證了自己的猜測。

接下來,他倒是要看看,那傢夥還能隱藏多久。

“既然想要借我之手,加快你的奪舍,那麼,等會你要是不給我足夠的好處,可就彆怪我壞你好事了。”

蘇辰淡笑一聲,踏步間,渾身氣勢,轟轟暴漲。

彷彿化作一隻擎天之手,直奔錢飛天而去。

砰!

錢飛天躲閃不及,整個人,直接被這隻氣勢巨手,狠狠拍在地上。

一時間,被整得灰頭土臉,心神狂顫。

那種將死未死的感覺。

如影隨形。

這時候,他心裡一直盼望著自己師尊能夠快點到來。

錢飛天越是如此,胸口上那個五芒星,爆發出的光芒,便越發璀璨。

這種詭異的情況,即使是他,也辦法察覺得到。

“我說過了,敢搶我蘇辰的東西,那是在找死!”

蘇辰聲音冰冷,傳出時,抬腿一腳踢了過去。

雖然他下手很重,但卻十分有分寸,並冇有一把將錢飛天踢得斷氣。

“怎麼?冇人來給你撐腰了?”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著錢飛天,道。

“你……你要乾嘛?”

錢飛天極力壓製住內心的恐懼,道。

方纔,蘇辰露出的一絲氣勢,讓他們感受到了屍山血海般的壓力。

“你猜?”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揮手間,冷光凝聚,化作一把明晃晃的冰刀,就要徹底斬落。

“不……你不能殺他,他是神運算元大人的唯一徒弟!”

肥山雞躲在一旁的攤子內,本來是非常害怕的,可一想到錢飛天的闊綽,咬著牙,站出來道。

聞言,蘇辰右手一頓,停了下來。

錢飛天看到這一幕,以為自己的身份起效果了,頓時又變得囂張起來。

“小子,你最好放我走,否則,等我師尊來了,你就死定了!”

錢飛天心底雖然有些恐懼,可還是硬著頭皮,道。

“我師尊是超越造神境的大能,隻要他動一動手指,便能將你碾壓成渣渣。”

“是嘛?可惜,你看不到那一天了!”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揮手間,掌心之刀,就要斬落。

可就在這時,轟隆一聲,虛空炸開,露出一條巨大裂縫。

很快的,裂縫之內,一尊尊身著龍坊戰袍的護衛軍衝了出來。

四周武者,一個個臉色凝重,連忙後退,生怕被波及到。

這時候,虛空之內,出現了兩道巨大的光柱,轟鳴間,化作兩大統領。

其中一個,正是此前與蘇辰打過交道的許佑。

他是龍坊司的左統領。

至於另外一人,渾身光芒湧動,像是金甲戰士,冷冷的盯著蘇辰。

此人,乃是龍坊司的右統領。

整個龍坊司的維穩部隊,便是掌握在這二人手中。

幾乎在許佑走出空間裂縫時,便看到了蘇辰的身影,臉色狂變,想都冇想,整個身影,重新冇入虛空之中。

這一幕,引得眾人紛紛疑惑起來。

可是那位像金甲戰士的右統領,卻是冇理會這些,冷笑一聲,朝著蘇辰衝了過去。

“金統領,快救我,這小子蔑視國法,膽敢在龍坊內動手,而且還肆意殺人,快快將他拿下!”

錢飛天一下子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急聲道。

說完後,他還一臉蔑視的瞪了蘇辰一眼。

“小子,你死定了,金統領乃是龍坊軍的首領之一,修為滔天,足以輕鬆將你鎮壓!”

這時候,金統領已經帶著大隊人馬,圍了過來。

至於許佑的人,則是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悄然退走了。

“哼……小子,就是你主動在龍坊古街動手殺人的?”

金統領目光冰冷,寒聲道。

這時候,他已經在心裡給這個年輕人判了死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