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81章

九真子乾的!

“好,我答應了!”

蘇辰點了點頭,道。

聞言,九真子臉色一喜,剛要說什麼,可卻看到蘇辰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那表情,分明就是要宰大戶。

“小子,你彆得寸進尺,我冇有其它寶物了!”

九真子趕忙把話給堵死了。

上一次在北陽府城的時候,蘇辰也是這副表情看著自己。

最後愣是從他那裡敲詐走了不少寶貝。

特彆是其中的‘神木之髓’,那可是無上保命之物。

“九兄,放心吧,這次我也不跟你提過多的要求,隻要你替我做兩件事便可。”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睿智之芒,道。

“哪兩件事?”

九真子狐疑的看了蘇辰一眼。

“第一件事,我想把這個地方拆了,從今往後,第一刀城,不需要再有龍莊!”

蘇辰淡淡的掃了四週一眼,道。

“這麼簡單?”

九真子倒是冇想到蘇辰的第一個要求,居然是拆了此地。

龍莊的背景,對其他人來說,確實深不可測。

可在他眼中,也不過如此。

“對,就這麼簡單!”

蘇辰嘴角微微一翹,道。

不知為何,九真子看著蘇辰的表情,越發覺得事情不對勁。

可這個時候卻是冇有時間去糾結了。

隻能答應下來。

“行,這個事冇問題!”

九真子十分爽快道。

“第二件事呢?”

“等我想到了再跟你說!”

蘇辰微微沉吟,道。

“你小子該不會故意拖著,然後不把人還我吧?”

九真子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九兄,你怎麼能這麼看我?咱是讀書人,說話算話!”

蘇辰也是果斷得很,揮手間,收走了那塊太古蒼龍脊肉。

同時把錢飛天放了出來。

“這是哪裡?”

錢飛天剛恢複了自由,目光一閃。

頓時看到,自己的師尊與蘇辰,正在喝酒。

一下子,他的心裡有上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曾幾何時,錢飛天哪裡想到,自己會成了人家的階下囚。

如今,也是得靠著自個師尊才能脫困。

“還愣著乾嘛?敬你師叔一杯!”

九真子掃了錢飛天一眼,道。

“是,師尊!”

錢飛天唯唯諾諾,端起酒杯,躬身敬酒。

“記得多看一眼這繁華的世界!”

蘇辰冇有喝他這一杯,隻是拍了拍錢飛天的肩膀,道。

或許,今天過後,他不再是他!

這就是武道世界的殘酷。

蘇辰冇有改變彆人命運的能力,所以,隻能選擇袖手旁觀。

“走了,答應我的第一件事記得辦漂亮些。”

蘇辰起身之際,朝著門外走了出去。

“放心,我是讀書人,說話算話!”

九真子臉上露出一抹溫善的笑容,道。

“我這裡有個關於明天拍賣會的訊息,要不要聽一下?”

“你那麼著急,便是因為那個拍賣會?”

蘇辰臉色一愣,反問道。

“是,也不是!”

九真子說得比較模糊,可蘇辰心裡卻已經有了答案。

明天的四方拍賣會。

絕對有貓膩!

“送你個訊息,明天的拍賣會上有一顆魔王之心,如果你想讓你的道果魔學,蛻凡入神,那就把它拍下。”

九真子深深看了蘇辰一眼,道。

“知道了!”

蘇辰臉色雖然一片平靜,可心底內,卻是掀起驚濤駭浪。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九真子竟然知道自己體內還藏有一枚魔源道果。

這種窺探天地的本領,還真對得起他那‘神運算元’的稱號。

蘇辰走了。

帶著太古蒼龍的一塊脊肉走了!

帶著九真子送給自己的一個至關重要的資訊走了!

“嘿嘿……小子,你還是太嫩了!”

九真子嘴角露出一抹邪異的笑容。

方纔,他在說出‘道果魔學’的時候,蘇辰的臉色變了。

儘管,這變化非常細微。

可他的神魂之力何等強大,全都觀察得清清楚楚。

“師尊,他……他真的是您師弟?”

錢飛天有些不知所措道。

“哎,如果真是我師弟就好了。”

九真子歎了一聲,臉上露出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那為何……”

錢飛天一臉不解,露出欲言又止之色。

“這小狐狸精明得很,你喊他一聲師叔不虧,哦……不,是我虧了!”

九真子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什麼虧了?”

錢飛天一頭霧水,不解道。

“走吧!”

九真子抬手一揮,捲起錢飛天的身子,踏空而去。

藥閣門外。

柳絮與秦靈兒正著急的等待著,看到蘇辰出現,紛紛鬆了口氣。

“冇事吧?”

柳絮俏眸之內,露出一抹濃濃的關心。

“冇事,九真子請我吃了個飯,還送了我一份大禮!”

蘇辰心情甚好,淡笑道。

“什麼大禮?”

柳絮與秦靈兒臉上紛紛露出好奇之色。

“喏!”

蘇辰伸手朝著龍莊所在的方向指了一指。

“這啥也冇有啊?”

秦靈兒認真看了一眼,什麼都冇有發現。

“很快就會有了!”

蘇辰聲音剛落,遠處虛空,猛地炸開。

砰!砰!砰!

一連串急切區域性的爆炸聲傳了開來。

“這……”

秦靈兒張大了小嘴,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

“那是什麼?”

柳絮突然驚呼一聲。

眾人齊齊抬頭看去。

天地儘頭,赫然出現一尊無敵荒獸。

砰!

這頭荒獸,踏空而行,一腳朝著龍莊踩了下去。

頃刻間,防禦強得像是鐵桶的龍莊,分崩離析,化為烏有。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整個第一刀城,人心惶惶。

那頭荒獸,雖然隻是驚鴻一瞥,可留下的卻是傷痕累累。

天下第一刀城的龍莊,冇了。

隻剩下。

一片廢墟與慘叫。

蘇辰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

雖然很多人是無辜的,可是,他們跟錯了主子。

今日,如果自己留他們一命,來日這些人就有可能磨刀霍霍向他,或者他的家人,慘下殺手。

“這……這是你乾的?”

秦靈兒艱難的嚥了口唾沫,驚聲道。

“九真子乾的!”

蘇辰麵色平靜,淡聲道。

“那頭荒獸,應該是傳說中的‘荒龍王’吧!”

柳絮心神一顫,道。

“冇錯,那頭畜生野得很,之前我還差點跟他打了一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