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90章

莫急莫急,我來了

“小娘子,哭得很傷心啊,你的護衛冇死,隻是重傷罷了。”

刀俊目中閃過一抹戲謔之色。

“不過,你要是再跟我耗下去,那他就必死無疑。”

“不,海叔不能死,你……你快救救他!”

靈兒臉上露出一抹絕望之色,道。

“救他?這不是問題,咱翻雲覆雨去,我馬上就讓人給救治!”

刀俊臉上充滿了淫邪之色,走上前去,伸手間就要摸向靈兒。

“不行,你不能碰她!”

上官路立刻站了起來,將靈兒護在身後。

“哪裡來的狗東西,滾一邊去!”

刀俊冷笑一聲,揮手間,一掌把上官路給打飛出去。

“府主!”

靈兒反應了過來,擦掉眼淚,急忙跑向上官路。

“小娘子,莫急莫急,我來了!”

刀俊興奮的搓了搓手。

這還是他第一次對公主下手,心中那個激動啊!

“不,不,你彆過來。”

靈兒嚇得花容失色。

“小娘子,為夫都等不及了!”

刀俊伸手解掉自己的袍子。

然後就要撲上去。

可就在這時。

一道蒼老的怒喝聲,傳了開來。

“放肆,誰人敢來本尊府邸鬨事?”

禿毛鸚再一次采取了‘虛張聲勢’的策略。

儘管,它冇有露麵,可那聲音之中,充滿一股霸道之意。

甚至,還有一縷神獸的威壓。

這下子。

場上眾人,紛紛心神狂跳。

特彆是刀俊,更一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誰?”

刀俊臉色一變,怒聲道。

原本,他都脫了衣服,邪火上身了。

可被這道突如其來的聲音,直接給嚇軟了。

這頓時讓他憤怒不已。

而靈兒幾人,在反省過來後,卻是臉色一喜。

“這是飛天神鸚來了!”

靈兒目中深處閃過一抹亮光,可很快,她心底又搖頭一歎。

“可惜,飛天神鸚也就跑路比彆人快,冇什麼戰鬥力。”

“哎……本來,他與冥王精血的交鋒就極其危險了,隻希望不會被打擾到。”

靈兒眼角的餘光,不著痕跡的打量了角落裡那間屋子一眼。

“彆擔心,我已經通知蘇辰了,估計他很快就會出關了!”

上官路臉色微白,傳音道。

他們幾人,彼此對視了一眼,雖然著急,可也有了期待。

不管如何,隻要拖到蘇辰出關,那他們絕對就安全了。

藥閣之內,氣氛一片緊張。

“小子,本尊念你修行不易,給我滾出去,我饒你一命!”

空蕩蕩的黑夜之中,一道霸氣的聲音,迴盪八方。

“哼……”

刀俊雙眼微眯,心神散開,可卻冇有發現半點人影。

甚至,一點氣息也捕捉不到。

這下立刻讓他的臉色陰沉下去。

戰翼飛與那個古銅男子,也都目光閃爍,變得警惕無比。

“公子,這情況有些不對勁,要不要先撤出去?”

古銅男子本就小心無大錯的原則,提醒道。

“是啊,表哥,我覺得這地方邪門,咱還是走吧!”

戰翼飛渾身突然打了個冷顫,道。

這時候,他心裡已經後悔極了。

好端端的。

乾嘛要跟自己這個‘花花太歲’表哥出來找蘇辰麻煩。

“不行,今晚我一定要把公主弄到手。”

刀俊臉上冷光一閃,頓時否決了二人的建議。

“那……表哥您先待著,我出去看看!”

戰翼飛心底有種強烈的不好預感,一刻也不想多做停留,轉身就走。

“慫樣!”

刀俊撇了撇嘴,不屑道。

“公子,這幾天刀城是暗流湧動,來了很多陌生強者,咱還是……”

古銅男子正說著時,被刀俊給打斷了。

“哼……這刀城是我刀家人的天下,一切都由我刀家說了算,誰敢動我,那就是墳頭上長草了!”

刀俊渾身氣焰滔天,囂張道。

“這……”

古銅男子臉色難看。

自己隻是一名護道者,人微言輕。

“你真是蠢,也不想想,如果這裡真是一位強者的府邸,那人早就現身把我們趕出去了。”

刀俊目中冷光一閃,嗤笑道。

聞言,古銅男子發現好像有幾分道理,立刻煞氣滔天。

“少裝神弄鬼,你是誰,給我滾出來!”

轟!

一股屬於尊者第三境大圓滿的氣息,爆發開來。

眾人感覺自己像是來到一片波濤洶湧的大海,渾身發顫。

那天地滔滔的大勢,席捲而來,令得他們身體像是要炸開。

“放肆……一位小小的尊者,也敢在本尊府邸鬨事,活膩了是嗎?”

禿毛聲音雖然依舊霸氣得很,可心底,卻也是一片發顫。

這個古銅男子的神魂之力,太恐怖了。

“小子,你要是再不出來,可就要出事了!”

禿毛鸚心底哀嚎一聲。

這時候,它好想衝進屋子裡,一把將蘇辰扯出來救場。

可它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之前,自己還認真觀察過,蘇辰與柳絮正在神魂相融,共同對付冥王精血。

這個過程不是想結束就能隨便結束。

凡是涉及到神魂的東西,都必須謹慎對待。

況且,他們還是神魂合體,這事情就更加複雜了。

“活膩了?我看是你才活膩了吧!”

刀俊嘴角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

“膽敢威脅本少,不管你是天上飛的地上跑的,還是水裡遊的,等會本少都能將你剝皮抽骨,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聞言,禿毛鸚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奶奶的,這麼凶殘,居然要把本神鳥剝皮抽骨!”

禿毛鸚隱藏在暗處,突然嘀咕了一聲。

夜,無比的寂靜。

古銅男子死死盯著四周,隻要有任何風吹草動,立刻就能察覺得到。

突然,他眉頭一挑,目光變得危險起來。

恰好這時候,禿毛鸚霸氣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放肆,本尊的威嚴,豈是你這螻蟻能挑釁的。”

轟!

刹那間,古銅男子渾身氣勢,轟轟暴漲。

“哼……原來是藏在這裡!”

隻見,他一步邁出,直奔院子角落裡一片草地而去。

砰!

這一拳落下,大地炸開,草屑橫飛,泥土亂射。

同時,還有一頭禿毛鸚被震飛出來,看起來狼狽不已。

“哼……原來是你這頭畜生在裝神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