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94章

這很奇怪嗎?

“古有聖人,摘星滅月,今有我蘇辰,帝象踏天踩月!”

眾人耳邊,不斷迴盪著這一句豪言壯語。

刀天霸淩空而立,死死盯著蘇辰。

心底內,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方纔,那一交手,他便知道了,蘇辰的武道修為不高。

可他的混元煉體,卻是這天底下最恐怖的存在。

“小子,你到底是誰?”

刀天霸有點後悔在出手前,冇有仔細調查一下蘇辰。

不過,剛纔他也是情急之下出手救人,冇有考慮那麼多。

這時候,他在心裡罵死了刀俊。

這傢夥還真是能給自己惹事。

平白無故招惹到這麼一個仇敵,讓他現在騎虎難下。

不過,刀天霸也是一個久經戰場的梟雄。

很快心裡就有了決定。

“既然已經為敵,那麼,這小子絕不能留!”

刀天霸目中露出一抹森然殺意。

“死!”

轟隆一聲!

火霸神槍,破空而去,宛如那貫穿長空的射日神箭,穿山越海。

眨眼間,便是出現在蘇辰跟前。

“封天術,開!”

蘇辰不急不緩,抬手間,輕輕一揮。

頓時,一大片封天之芒,擴散開來,直接把火霸神槍給定住了。

“這……”

刀天霸臉上露出見鬼的表情,無比恐懼的看著這一幕。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時,蘇辰抬手一抓,本源天碑,狠狠砸了下去。

砰!砰!砰!

火霸神槍上麵的光芒,立刻崩潰了大半。

那些狂暴的法則,剛要爆發,竟然被對方神奇的‘封天術’給禁錮得死死。

然後,就在大家一片錯愕的目光中。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破開層層風暴,將這‘火霸神槍’抓到手裡。

“哼……本尊的法寶,又豈是……”

刀天霸臉上剛露出一抹嘲諷之色,話還說完,表情立刻凝固了。

緊接著,他的目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驚恐。

隻見,蘇辰一把抓住‘火霸神槍’後,狂暴的心神之力,衝入其中。

刹那間,兩大造天境的神魂之力,瘋狂碰撞。

神槍之內,刀天霸的心神烙印,最終不敵,崩潰開來。

“滅!”

蘇辰伸手一抓,直接把那心神烙印崩潰之後飛出的一縷神魂給捏碎了。

眾人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這一刻,蘇辰的霸道、無敵、強大,展現得淋漓儘致。

“噗……”

刀天霸壓製不住分神被滅的傷勢,噴出一口鮮血。

方纔那麼一瞬間。

彷彿有股堪比天地之尊的威壓,席捲而過,將他的心神烙印抹去。

這種感覺,讓他頭皮發麻,臉色慘白。

“小子,你的神魂竟然達到了造天境級彆……”

刀天霸抬起頭看向蘇辰之時,臉上充滿了憤怒。

可更多的,還是恐懼、不可思議。

“這很奇怪嗎?”

蘇辰淡笑一聲,收起‘火霸神槍’踏步衝出,氣血澎湃,殺了出去。

砰!砰!砰!

一道道碰撞巨響傳出,驚天動地。

“你……”

刀天霸臉上充滿驚駭之色。

堂堂的混元煉體強者,竟然擁有武道尊者的神魂之力,這如何不讓他感到恐懼。

要知道,混元煉體之修,重在肉身的錘鍊,防禦無雙,氣血沖天。

而他們的神魂,冇辦法磨練,乃是弱點。

這也是敵人唯一的可趁之機。

可眼下的蘇辰,神魂之力,絲毫不弱於混元煉體。

這意味著,對方內外兼修,裡外合一,再也冇有弱點可尋。

與這般恐怖的強者為敵,那真是老壽星上吊,自己找死啊!

刀天霸心中再一次露出了後悔。

可惜,如今蘇辰步步緊逼,自己再也冇有停手的可能。

況且,對方還斬了自己侄兒雙腿,同時奪走了他的本命法寶。

此仇之大,不共戴天!

“死!”

刀天霸畢竟是老牌尊者,底蘊深厚,很快就反應過來,調整戰術。

一時間,也與蘇辰鬥了個不相上下。

砰!砰!砰!

各種巨響,迴盪開來,貫穿雲天。

大半個刀城的武者,都能聽到這些碰撞響聲。

造天境強者的生死相搏,聲勢之大,無法想象。

此刻,戰府之內。

戰翼飛剛進門,立刻聽到之後的巨響傳來。

等到他回過頭時,立刻看到兩尊巨無霸的身影,正在瘋狂碰撞。

“什麼?那是二舅!還有……蘇辰!”

戰翼飛睜大了雙眼,目中滿是驚駭。

他二舅。

那可是造天境小成的無上尊者。

而蘇辰呢?

之前在他看來,也隻是個實力尚可的天驕少年!

可現在,對方竟然爆發出萬裡氣血,打得他二舅節節敗退。

“完蛋了,這事是我惹出來的,估計回頭二舅肯定要找我秋後算賬!”

戰翼飛臉上露出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原本,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竟然慫了。

“不行,我得馬上離開這裡,先回去家裡避一避!”

戰翼飛連東西都不敢收拾,急匆匆出了城。

這時候,他想起之前打聽到的訊息,更是驚恐不已。

“蘇辰既然能夠打得二舅節節敗退,那他的實力,絕對是在造天境之上,如此一來,也就說得通了,蘇辰真的是‘神運算元’的師弟!”

戰翼飛以為自己知道了蘇辰的來曆,更加驚駭。

這時候,逃跑的速度更快了。

不管最後是誰贏了,他都少不了一個挑撥是非的罪名。

這兩方可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

所以,隻能逃、逃、逃!

第一刀城,北地。

那孤冷的石板橋上,有個年輕人,站在岸邊,靜靜地看著清澈透明的河水。

突然,一陣微風吹過。

河水輕輕泛起了漣漪,混亂了水中的道影。

這時候,年輕人微微抬起頭,露出一張無比俊氣、儒雅的臉孔。

如果蘇辰在這,肯定會認出來。

這張臉,赫然與錢飛天一模一樣。

可二者之間,給人的感覺卻迥然不同。

錢飛天的氣息,過於平庸、普通,而此人的氣息,卻猶如高山大海,讓人仰望。

“這小滑頭的實力越來越強了,還真是讓人驚喜。”

年輕人嘴角微微翹起,淡笑一聲。

“或許,下次見麵之時,可以找他合作一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