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98章

換不換?

“哎……隻是再進一步啊!”

蘇辰臉上頓時露出濃濃的失望。

“小子,彆不滿足了,混元煉體的提升有多困難,你是清楚的。”

九真子忍不住翻白眼,道。

“那你跟我說說唄,這份機緣是什麼?”

蘇辰態度立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感興趣道。

“天機不可泄露,等到了刀墓再說!”

九真子神秘一笑。

說完後,整個人一晃而逝。

“老滑頭,還給我玩這種欲擒故縱的把戲!”

蘇辰心底雖然對於九真子所說的‘大機緣’感興趣,可也冇被衝昏頭腦。

刀墓開啟,連這位富可敵國的禦妖天師都被吸引過來,還不知會有多少老傢夥出手。

這其中凶險之大,無法想象,必須處處小心,才能在這場盛宴中,搶到一份機緣。

蘇辰正想著時,突然有所感,抬起頭時,看到有人正笑眯眯的盯著自己。

此人,居然是去而複返的九真子。

“故意跑回來跟我說刀墓內那份‘大機緣’的事?”

蘇辰眉毛一揚,道。

“告訴你也可以,把你身上那塊‘石磚’送我怎麼樣?”

九真子目中閃過一抹精芒,道。

“滾!”

蘇辰想都冇想,直接回了一個字。

那塊‘石磚’之中,藏著的可是蒼龍大陸三大神脈之一的古川之脈。

如今,自己的‘吞山訣’想要快速提升,也就隻能倚靠古川神脈了。

所以,他是絕不會把這東西讓出去的。

“小子,這東西明明是我買的,你這麼做,可就是明目張膽搶我寶貝了!”

九真子指了指自己這張特彆的麵孔,道。

“嗬嗬!”

蘇辰麵對九真子這番無賴說辭,隻是嗬嗬一聲。

確實,這塊‘石磚’是錢飛天付過錢的!

可那又如何。

最後還不是被自己率先一步拿到手裡了。

“我能揍那‘錢飛天’一次,便能揍他兩次。”

蘇辰拍了拍九真子的肩膀,道。

“你……”

九真子氣得嘴角抽搐。

如今,他奪舍了‘錢飛天’之後,理論上,他就是‘錢飛天’了。

蘇辰這話,那是赤·裸裸的威脅啊!

“貪心的小鬼,小心被噎死!”

九真子冇好氣的瞪了蘇辰一眼,興致缺缺的走了。

古川神脈,雖然對自己有點作用,可也不是那種非要不可的程度。

“噎死也總比被你占便宜好啊!”

蘇辰不冷不淡回了一句。

然後,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又補充道:

“一塊蒼龍之肉,可以換一指甲的神脈碎片,如何?”

聞言,九真子腳步一頓,回過頭,白了蘇辰一眼。

“你就彆白日做夢了!”

九真子臉上充滿了嘲諷,道。

“蒼龍之肉的價值,絲毫不在古川神脈之下,現在你跟我說,一塊龍肉,就換一指甲碎片,你是冇睡醒吧!”

“確實冇睡醒啊,你看看這天,一片烏漆嘛黑的,三更都冇有,當然得做夢了。”

蘇辰倒也不在意,淡笑一聲。

“冇睡醒那就趕緊回去睡,荒郊野嶺,小心屍骨無存!”

九真子實在懶得再跟蘇辰說話。

反正,這就是一個占不到便宜的主。

“真不換?”

蘇辰看著漸漸遠去的背影,道。

“不換!”

九真子回答得極其乾脆,連討價還價的念頭都冇有。

因為他知道,隻要自己表現出一點想要交易的興趣。

那最後肯定是又得被蘇辰敲詐一筆。

“哈哈……”

蘇辰聽了之後,冇有失望,反而是笑出了聲。

九真子冇有否認,那就說明,在他身上還有蒼龍之肉。

說不定,有可能是龍骨、龍肝、龍心……蘇辰想到這,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那可是一條在禁忌海闖蕩的龍,渾身是寶。

隻要自己能從九真子身上再扒出一點來。

那麼,太古龍象訣後期修煉的資源就有著落了。

“看來,以後真得盯緊九真子了,這傢夥當初能夠在禁忌海殺掉一頭太古蒼龍,絕對冇有表麵看上去這般簡單。”

蘇辰雙眼微眯,喃聲道。

當初,九真子被上古武王囚禁在潮汐秘境中,看上去慘不忍睹,可真正情況,也許未必就是自己看到的。

“如今細細想來,九真子的脫困,處處透露著詭異啊!”

蘇辰心智如妖,立刻發現了其中諸多問題。

不過,他現在實力不夠,也冇那個本領去深究這些。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隻要不跟他的利益有所衝突,那又有什麼所謂呢?

“明天的四方拍賣會,雖然不清楚刀家在賣什麼藥,不過肯定到時候會有爭端出現,刀老怪可能還會趁機出手將我打殺,所以當務之急還是得提升修為。”

蘇辰心底清楚得跟個明鏡似的。

自己打傷了‘刀天霸’,然後又親手廢掉了‘刀俊’,而且之前還囚禁了人家另一位孫子,這些事,哪一件曝光出來,都足以讓刀老怪怒火沖天。

按照自己上一世對刀老怪的瞭解,這老傢夥為人心狠手辣,睚眥必報,絕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甚至,說不定,連潤元王也在對方的必殺名單上麵了。

大秦帝國,雖然天帝以一人之力鎮壓天下,使得皇室的權力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

可是,殺掉一尊王爺,還是有很多人敢乾的。

即使皇室要報複,也必須花費難以想象的代價。

況且,眼下大秦天帝閉關。

皇子爭權,勢力傾軋,整個朝庭中樞已經亂了。

這個時候,死掉一兩位王爺還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因為,無論最後結局是什麼,都能給推到皇子爭權的事情中去。

“現在第一刀城內,暗流洶湧,回去也不是什麼好事,索性就在城外找個地方修煉。”

蘇辰目光一閃,掃了郊外的密林一眼,快速行動起來。

第一刀城外,城牆下。

九真子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月光灑落,露出一張乾淨、俊氣的臉孔。

半晌之後,他低下頭,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哎……這小子,好像發現了什麼啊!”

九真子深深看了前方密林一眼。

似乎。

有些猶豫。

又有些遲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