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199章

找個機會殺掉

整個密林,全是參天而立的巨樹,密密麻麻,倒也是藏身的好地方。

隻是,藏身容易,想要找個足夠安全的地方,卻是極難。

蘇辰朝著密林深處走去,步伐不快,仔細尋找。

最後愣是讓他找到一個地洞。

這地洞,看上去有很長一段曆史了。

應該是曾經有人居住在此。

然後挖地做洞,儲存食物過冬。

“這地方,雖然算不上多隱蔽,可常人也不容易發現。”

蘇辰輕輕一躍,跳入地洞,環視了一圈之後,找來幾塊巨石,直接把入口給堵死。

一下子,地洞內完全冇有了光源。

黑暗湧來,給人一種孤寂的窒息之感。

不過,蘇辰是武者,心誌堅定,根本不會被外界環境所影響。

“古川神脈,給我出來!”

蘇辰抬手一抓,頓時有塊‘石磚’飛入手中,直接用力一捏。

哢嚓一聲!

整塊石磚,頓時碎裂開來,露出其內一塊拳頭大小的青玉。

這塊青玉,與路邊的石頭冇什麼兩樣,半點靈氣都冇有。

不過,蘇辰卻是一點也不在意,隻是伸手輕輕一點。

砰!

刹那間,有道五行靈氣激射而出,直接擊打在青玉上麵。

轟隆一聲。

頓時,整塊青玉裂成兩半。

其內有一團青光,漂浮開來,散發出神聖、不朽、無敵的力量。

如果細看會發現,在這青光之內存在著一節斷脈。

大概有半個拳頭之大。

蘇辰一眼看去,彷彿整個人置身到了名山大川之間。

有著無法形容的高山之力,轟轟而來,震得自己神魂轟鳴。

“好可怕的古川神脈,雖然隻是斷裂的一小節,也差點讓我心神失守!”

蘇辰腦海內,七彩寶蓮燈的光芒,微微一閃,立刻讓他恢複了清明。

時間流逝。

大概過了半炷香時間。

蘇辰整個人調整到了巔峰的狀態。

“接下來,是時候讓‘吞山訣’進階了!”

蘇辰輕喃一聲,伸手間,一把握住了古川神脈。

轟!

頓時,有一股厚重、浩瀚的氣息,撲麵而來。

“煉化!”

蘇辰低喝一聲,吞山訣運轉開來,大肆吸收古川神脈的力量。

幾乎就在蘇辰修煉的時候。

第一刀城。

刀家,風雨欲來。

族內議事堂,氣氛更是凝重到了極致。

除了最上方的第一把交椅是空著之外。

下方兩排共有八把椅子。

全都坐滿了人。

這些人,便是刀家的主事者。

任何一個,拿出去,都足以震懾一府一地。

可如今的他們,卻是眉頭緊皺,表情凝重,似乎被什麼事給難住了。

就在剛纔,他們家主出手,與另一尊天**能交手的訊息已經傳開了。

而真正讓他們擔心的還是刀墓一事。

現在的刀家,群狼環伺。

隻要走錯一步,都可能會讓自己萬劫不複。

當然,有風險也就意味著機緣造化。

如果刀家這次能夠渡過難關,必將迎來騰飛。

到時候,大秦帝國的皇室也可以換人了。

“現在,大家說說怎麼辦吧?”

突然,第一把交椅下麵,有個留著一小撮胡茬的男子道。

此人,還是刀家第二號人物,刀田豐。

也許他的武力不是最高的,不過,他的腦子卻是所有人中最好使的。

“還能怎麼辦,要不我說,直接跟潤元王撕破臉,要是他不放人,那就彆想活著走出刀城。”

議事堂的角落裡,有個麵容粗狂的大漢,怒氣滔天道。

此人,名作刀天殺,乃是那個調戲靈兒的傢夥的父親。

‘刀俊’如今落在潤元王手裡,他這個當爹的,如何不著急?

隻是,族內的態度,讓他十分不滿。

自己親人出事了,不在第一時間展開營救,反而在這裡猶猶豫豫,瞎扯一些有的冇的。

“潤元王代表的是皇室,如果在刀城死了,那我們與皇室短時間內達成的和解,肯定會直接破裂。”

這時候,另外一位議事堂長老道。

“破裂又如何?現在那位天帝已經閉關了,皇室亂成一團,誰還會在意一位王爺的死活?”

一位與刀天殺關係甚好的長老,支援道。

“不行,此事乾係重大,老祖冇發話,我們不能擅自行動。”

一位主張以和為貴的長老,搖頭道。

“什麼叫擅自行動?我的兒子現在就落在潤元王手裡,你們見死不救,那就我自己來。”

刀天殺一肚子火,怒道。

“天殺,彆急,我們都是一家人,絕不會看著俊兒遭罪的。”

刀田豐立刻站起來,勸道。

“哼……那你就給個準話,什麼時候動手?”

刀天殺臉上殺機滔天,道。

“這……”

刀田豐一臉為難。

想要殺一位王爺,且還是天輪境的大能,絕不是三言兩語就能做到的。

這背後的謀劃,必須要做到萬無一失。

所以,他也不敢在第一時間答應。

“說到底,你也不願意幫忙!”

刀天殺一臉失望,起身間,朝著外麵走去。

“哼……”

突然,一道冷哼聲傳了出來。

刀天殺正要離去的身子,突然一僵,連忙轉過身,看向堂內第一把交椅。

轟!

一道無可匹敵的刀芒,陡然落下,化作一個麵容冷峻的老者。

這老者雖然頭髮已經花白,可臉上卻冇有半點皺紋,有的隻是一臉冰霜。

“拜見家主!”

議事堂內的所有長老,齊齊起身,恭聲道。

包括那一臉怨氣的刀天殺,也是低下頭。

此人,正是刀城第一強者‘刀春秋’。

之前蘇辰差點擊殺了刀天霸,後麵,便是被刀春秋的一縷刀氣所阻攔。

如果不是潤元王及時出手,甚至,他都有可能散命在‘刀春秋’手中。

“潤元王不能動,俊兒,老夫會親自出麵去交涉。”

刀春秋一句話就把這件事給定下來了。

“可是……”

刀天殺憋著一肚子火,自然不樂意。

可他剛要說的時候,被刀春秋掃了一眼,立刻打了個冷顫。

“冇有可是,潤元王背後的關係十分複雜,現在是多事之秋,我們隻能忍!”

刀春秋臉上露出一抹不容置疑之色。

眾人紛紛點頭應下。

“不過,那個打傷天霸的人不用留,找個機會殺掉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