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該死,這小畜生,究竟是得到了什麼樣的寶藏,才能變得如此強悍?”

王瞎子臉色一陣變化,聽到北狂天的求救,狠狠一咬牙,刹那衝出。

“先天一斬。”

王瞎子大喝一聲,抬手一抓。

狂刀在手,氣勢滔天,朝著蘇辰狠狠斬去。

王瞎子雖然也是半步合靈境,可因為年老氣血乾枯,出手速度,比起北狂天要慢了許多。

這個時候,蘇辰見到王瞎子殺招臨近,隻是冷笑一聲,目中充滿不屑。

“自尋死路。”

蘇辰淡淡開口時,揮手一按。

雷光擴散,鎮壓天地。

飛出間,與那先天一斬碰撞到一起。

王瞎子縱使是燃燒了本命精血,戰力依舊遠遠不如北狂天,連北狂天都隻能被蘇辰壓著打,何況是他!

雷光擴散,橫掃虛無,直接碎滅了先天一斬!

轟轟爆發,繼續朝著王瞎子殺去。

王瞎子臉色狂變,冇有遲疑,立刻倒退開去,暫避鋒芒。

另外一邊,蘇辰身子衝出,來到北狂天麵前。

“龍象九拳!”

蘇辰拳芒滔天,體內五行靈氣,轟轟運轉,爆發出滔天之力,鎮壓八方。

北狂天臉色狂變,倒退之時,再次噴出四五口鮮血,身子彷彿要崩潰了。

“啊”

北狂天傳出淒厲慘叫。

“龍象之踏,落!”

蘇辰往前一步,狠狠踏落。

彷彿踩在對方心神間,震得北狂天,心神發顫。

龍象之踏,來自於太古龍象訣,乃是蘇辰上輩子獨創的一門逆天武學。

隻是,一步落下!

北狂天立刻被震退出去,噴出鮮血,慘叫一聲。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蘇辰全力一拳,赫然爆發。

龍象九拳!

第一拳!

第二拳!

第三拳!

幾乎拳拳入肉,拳拳破甲,打得北狂天咳血連連,身子顫抖,恐懼無比。

“啊小廢物,我要你死!”

北狂天怒吼一聲,抬手望自己眉心一拍,頓時飛出一個黑色魔像。

這魔像,通體黝黑,一飛出,便釋放出濃鬱的魔氣。

“九幽魔嘯。”

黑色魔像一顫,張嘴時,發出一道無法形容的厲嘯。

這厲嘯聲,彷彿穿梭了時空,直接轟進蘇辰的腦海內。

“一點魔氣,也敢妄圖迷惑本尊,給我滾!”

蘇辰低喝一聲,傳出時,虛無之中,赫然掀起了陣陣漣漪。

一股無上至尊之勢,從他身上崛起,轟轟爆發,橫掃所有。

黑色魔像一顫,傳出哢哢聲,似要破碎開來。

北狂天臉色猛變,吐出一口心神之血,落在魔像上。

“九幽魔盾。”

黑色魔像震動,散發出濃鬱血光,化作一道堅不可摧的壁障,將北狂天籠罩在內。

“雕蟲小技。”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臨近,龍象神威,轟轟爆發。

龍象九踏,第一踏、第二踏、第三踏一步步落下。

蘇辰的氣勢,不斷攀升。

九幽魔盾,顫抖不已。

其內的北狂天,更是充滿前所未有的絕望。

第四拳!

第五拳!

第六拳!

蘇辰抬手之時,連著打出了三拳!

轟隆隆聲迴盪!

九幽魔盾一顫,其內的魔氣崩潰開來,壁障破碎。

黑色雕像被轟飛出去。

“死!”

蘇辰大喝一聲,一拳轟在北狂天身上。

刹那間,淒厲慘叫傳出。

北狂天渾身顫抖,崩潰開來,化作漫天血肉。

“這,這”

王瞎子雙眼睜得老大,頭皮發麻,臉上充滿了恐懼。

此刻,他一咬牙,立刻倒退,衝出了雷光籠罩的區域,瘋狂逃竄。

蘇辰滅殺了北狂天,將對方的空間戒指收走後,冷冷掃了一眼王瞎子。

“哼與白水宗狼狽為奸,還想安然離去?”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向前,朝著王瞎子追擊而去。

“啊該死的,這小畜生,他怎麼會那麼強?”

王瞎子從未如此恐懼過,目中充滿了駭然,瘋狂逃竄。

“那該死的北狂天,不是狂得不行嗎?怎麼就被這小子給滅了?”

王瞎子速度極快,不斷展開保命遁法。

接連幾次,噴出本命精血,燃燒起來,換取更快的速度。

可他速度再快,也無法快過蘇辰。

蘇辰前世身為蒼龍戰帝,所修煉的身法武學,數不勝數!

如今,重生歸來,他自然選擇最強大、最適合自己的身法武學來修煉!

蘇辰頭髮飛揚,衣袍翻滾,踏步間,氣勢滔天,威震八方。

徐蕊站在遠處,看到這一幕,目中異彩連連。

“還真是妖孽,以轉元四重的修為,不僅斬了半步合靈境的北狂天,還將另外一位半步合靈境強者,逼得四處逃竄!”

冷香也是臉上充滿了奇異之色。

“如果是我,遇上這個傢夥,恐怕也是必死無疑!”

轟!

蘇辰一步落下,出現在王瞎子麵前,揮手一拳,朝著對方胸口,狠狠轟了下去。

砰的一聲。

王瞎子神色大變,來不及閃躲,慌忙之間,喚出一口金色大鐘,擋在身前。

轟!

巨響迴盪,那金色大鐘一顫,直接被擊飛出去。

蘇辰一拳落下,轟在王瞎子身上。

淒厲的慘叫,迴盪開來。

王瞎子整個人徹底崩潰,化作漫天血肉,灑落開來。

“啊老太爺死了!”

“這這怎麼可能?”

“不!老祖是不會敗的!不會敗的!”

無數王家族人臉上充滿了絕望,一片哀嚎,紛紛逃竄。

整個龍血鎮,變天了!

從此之後,王家恐怕再無一席之地!

蘇辰一戰定乾坤,滅殺了北狂天與王瞎子後,踏步淩空,目光掃過四周。

人群,一道驚慌倒退的身影,吸引住了他。

“哼還想走?”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之間,直奔那黑袍青年而去。

“你你想乾嘛?”

周於臉上充滿了惶恐之色,冇有一點聖子的模樣,慫成一條狗,直接跪下去求饒。

“蘇辰,求求你放過我!我保證再也不來找你麻煩了。”

“放過你?你覺得可能嗎?”

蘇辰目中充滿了殺機,冷笑一聲。

“不!你不能殺我!我父親是白水宗宗主,合靈強者,你要是敢動我,你會死得很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