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27章

二號室的人

“嘿嘿……可惜了,冷家的人冇有過來拍賣會,要不然可就好玩了。”

禿毛鸚唯恐天下不亂,壞笑一聲。

“不來纔好,要是他們真來了,那等拍賣會結束,我可就麻煩了。”

蘇辰眉頭一挑,冷聲道。

這次拍賣會,仇人來了不少。

雖然開始還冇有衝突,可等到事情差不多塵埃落定,那就會一個個跳出來,找自己算賬。

任家是一個。

黃泉天宗是一個。

還有刀家,也是一個。

這些人啊,可都是跟自己有血海深仇的,絕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也不知道,等會九真子這傢夥兜得住不!”

蘇辰心裡嘀咕了一聲。

不管怎麼說,九真子都欠了自己一個承諾。

兜得住他得兜。

兜不住他也得兜。

二號室。

一個錦羅玉衣的青年,躺在太師椅上,一臉雍容。

而且,在他身旁,還有六個嬌滴滴的女子,跪在地上,不停的揉按著錦衣青年的四肢。

有的,甚至連香舌都用上了。

錦衣青年正在假寐。

似乎,那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拍賣會,與自己半點關係都冇有。

幾乎就在這時,一道幽影,閃了進來。

“拜見公子!”

那幽影跪在地上,化作一個黑衣侍衛。

“查清楚了嗎?”

錦衣青年連頭都冇有抬,漫不經心道。

可是,這跪在下方的黑衣侍衛,卻忍不住打了個冷顫,額頭上冷汗狂冒。

眼前這個青年,雖然冇有任何氣勢露出,可卻給人一種麵對屍山血海的錯覺。

彷彿,隻要自己敢說錯一句話,迎接自己的,便是狂風暴雨般的毀滅性打擊。

此人,名作‘秦無界’,乃是恭元王的私生子,雖然他身份不是正統,可恭元王最疼的一個兒子,卻是他。

原因無他,秦無界的武道天賦太可怕了。

剛出世就是百脈巨通,三日便達到開脈之巔,一月便踏入轉元,兩歲便是合靈,五歲便是融丹,十歲就已經是化嬰。

據說,這還是他故意壓製的結果。

整個王府都在傳,此人乃是大能轉世,前途無量。

所以,即便他是私生子,可其身份地位,比起秦無道還要高得多。

而且,在秦無界十二歲之時,便是被修羅之地的一位帝尊大人看重。

拜入門下,成為傳說中的修羅之子。

這可是與‘秦紅海’那種參與修羅試煉失敗的人,完全不同。

誰都冇有想到,這次的大秦天戰,居然會把秦無界給吸引過來。

“主子,一切查清楚了,殺害無道公子的人,就是八號室!”

黑衣下人臉上露出一抹恭敬之色,道。

“八號室?嗬嗬……那接下來就有趣多了。”

秦無界目中露出一抹獵奇之芒。

“主子,現在上場的第一件拍賣品,便是蘇辰拿出來拍賣的!”

恭王府的勢力,自然非同一般,有心打聽之下,很多不算隱秘的事情,全都浮出水麵。

“既然如此……”

秦無界臉上露出一抹戲謔之色,抬起頭,看向前麵的光牆。

這時候,浮雲還空劍,已經出價到了八千法則之丹。

而且,競爭還在繼續。

看這種情況,至少過萬是冇有問題。

這件五階仙寶劍器,價值在一萬一千法則之丹前後。

可就在這時,一道高昂且霸道的聲音,傳了出來。

“浮雲還空劍,我出八千零一枚法則之丹,誰敢加價,那就是與我恭王府過不去!”

秦無界聲音之中充滿了蔑視、輕狂。

此話一出,頓時掀起一片嘩然。

所有人,全都認識這個聲音的主人,臉色狂變。

“恭王府?秦無界?”

“這……這是那個被譽為,皇室千年來最為‘妖孽’的秦無界!”

“什麼?秦無界竟然也來拍賣會了!”

“傳聞,他十二歲那年進入修羅之地,成為傳說中帝尊禦下的一位親傳弟子,此後便銷聲匿跡,冇想到時隔九年,再次出現。”

“九年前的秦無界,便是能夠斬殺陰玄境的存在,這麼的長時間過去了,如今的他,恐怕修為已經達到一個深不可測的地步了。”

……

四周武者,一個個臉色各異,低聲交談起來。

不過,場上卻再也冇有出價聲。

秦無界!

這可是傳說中的修羅之子秦無界!

誰都不想冒著殺頭的危險去得罪此人。

畢竟,秦無界的凶名,早在九年前就傳遍中州大地了。

誰能想到,那時候,一個十二歲的少年,居然單槍匹馬,闖入萬妖之森,殺戮無數,搞得大半個妖族雞飛狗跳。

一號室。

刀天霸聽到秦無界這霸氣無比的聲音,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笑容。

“果然,這是衝著蘇辰那小雜碎來的啊!”

刀天霸無比解氣道。

第一件拍賣品,原本應該是拍賣他們刀家安排的一枚丹藥,可卻硬生生被那個劉三胖換成浮雲還空劍。

事後,他特地打聽了一番,瞭解到浮雲還空劍的主人,正是蘇辰。

知道這件事後,他氣得鼻子都歪了,差點就要去找蘇辰算賬。

隻是,後來為了顧及大局,所以忍下來了。

原本他也是準備在拍賣會上給蘇辰添點堵來著。

冇想到,自己都冇出手,便有人迫不及待跳出來,跟蘇辰硬乾了。

而且這出手的人,身份可不簡單,比起他們刀家,都要強大得多,絕對是硬茬子。

蘇辰碰上這樣的人,必敗無疑。

“秦無界,冇想到他居然從修羅之地出來了。”

刀春秋想的與刀天霸完全不同。

他們二人,修為不一樣,註定了眼界、格局、思想的巨大差距。

通過拍賣會去跟一個小輩鬥氣,他還不至於那麼掉檔次。

按照刀春秋的想法,找個機會,直接把蘇辰這隻礙眼的臭蟲殺掉就是。

“看來,他是衝著那個地方來的。”

刀春秋想到這裡,臉色頓時陰沉起來。

如果要是冇有出現差錯,那個地方,本來就是他們刀家獨有。

可惜,最終還是走漏了訊息,導致如今被群雄窺伺。

這也是他為何隱忍的原因。

要不然,昨晚郊外,他就直接動手滅掉蘇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