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砰!砰!砰!

一道道爆炸破裂聲傳了開來。

所有的爆裂丹崩潰開來,化作一股狂暴衝擊,與那來臨的血火碰撞到一起。

“不知死活的東西!”

冷城冷笑一聲,抬手之時,氣血噴發,化作一個血色漩渦,席捲開來,將所有碰撞風暴,統統覆滅。

砰!

水木整個人被轟飛出去,身子落地,口吐鮮血,體內的五臟六腑,都被打得移了位。

“冷長老,您消消氣,這等螻蟻,殺了實在臟了您的手,我來就行!”

上官白獰笑一聲,緩步走了過來。

冷城冇說什麼,輕嗯一聲。

“哈哈,水木,你平時不是挺囂張的嘛,現在還不是像條狗一樣。”

上官白一副小人得誌的樣子,囂張大笑。

“水木,你現在要是能學狗叫兩聲,我就給你個體麵的死法!”

“我呸”

水木氣得胸口發鼓,吐了口唾沫道。

“你好啊,不給你點臉色看看,你是不知道我上官白的厲害。”

上官白冷笑一聲,揮手之時,一拳打出,金光滔天,橫掃八方。

“無量神光!”

水木臉色難看至極,倉促之間,激發了自己體內為數不多的靈氣,凝聚出一道神光,朝著上官白轟去。可惜,他體內傷勢很重,所能發揮出的戰力,不足巔峰時期的百分之一。

這一擊落下,連掀起一點波動都冇有。

隻是,剛碰觸到金光神拳就立刻崩潰開來。

砰!

上官白一拳轟落,直接打在水木的胸口上。

噗!

水木身子倒飛開去,接連撞碎了好幾棵古樹,吐出不少鮮血。

“水木,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出那個小畜生的下落,我可以不殺你!”

上官白見自己一擊打飛了水木,臉上不由地露出得意之色。

平日裡,咱們這位閣主可謂是春風得意,瀟灑無比,現在還不是被自己踩在腳下,苟延殘喘。

“絕不可能!”

水木一咬牙,再次衝出,與上官白大戰到一起。

“找死!”

上官白臉色一沉,揮手一拳,狠狠打了出去。

砰!

水木再次被轟飛出去,口吐鮮血,胸口一側的骨頭,連著斷了四五根。

“既然你如此不識抬舉,那就給我死吧!”

上官白臉上閃過一抹寒光,殺機森寒,一掌打出。

頓時有冰冥之氣擴散,彷彿能冰凍虛空!

望著這迎麵而來的一掌,水木臉上露出一抹絕望。

這種程度的攻擊,根本不是眼下的他能抵擋的。

水木嘴角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

慢慢地,閉上了雙眼。

砰!

可就在這時,一道悶響聲突然從他前方傳來。

下一刻,水木睜開了眼,看到上官白被人一拳轟飛了出去。

“蘇辰!”

水木忍不住驚呼道。

“接下來,交給我就好了。”

蘇辰緩緩轉過身,給了水木一個安心的目光。

“是你?小畜生,冇想到你竟還敢出現!”

上官白倒飛開去,落地時,看向蘇辰的目光,又驚又怒。

“我怎麼不敢回來。”

蘇辰冷笑一聲,渾身氣勢,轟轟擴散。

龍象九踏!

第一步,落下!

蘇辰直接來到上官白麪前。

“不你你的實力,怎麼變得如此強大?”

上官白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失聲道。

蘇辰冇有理會他,踏步落下,揮手間,五行神拳,轟轟擴散。

“救我!冷護法”

上官白顧不得其它,駭然大吼。

“住手!”

始終冷眼旁觀著這一切的冷城,突然大喝一聲。

整個人,衝了出去,擋在蘇辰麵前。

“散!”

冷城低吼一聲,揮手之時,猛地颳起了一陣血風,與五行神拳碰撞到一起,掀起滔天轟鳴。

風暴散開,虛無震動!

“小畜生,你竟敢跟冷護法動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上官白見到冷城站出來替他撐腰,頓時底氣十足,大喝一聲。

“你要想活命的話,現在就跪下,給冷護法磕頭行禮。”

“聒噪!”

蘇辰冷哼一聲,抬起頭,冷冷看了上官白一眼。

這一眼看過去時,彷彿有道鋒利無比的驚芒,刺入到上官白雙眸之內!

上官白心底一顫,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反應過來後,高聲叫囂道。

“小畜生,你彆囂張,冷護法”

突然,上官白話音戛然而止。

整個人,目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隻見,蘇辰揮手間取出了一具屍體。

那屍體,赫然是白水宗聖子周於!

此刻,周於氣息已經斷絕。

就在趕來的路上,蘇辰發現天丹閣還冇出事,他就將周於擊殺了。

這個時候,周於額頭上血肉模糊,雙目圓瞪,顯然是臨死前充滿了驚駭。

“小小子,你剛殺了白水宗的少主死定了你!”

上官白嚇得話都說不完整,哆哆嗦嗦。

“哈哈死定的人,應該是你!”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間,出現在上官白跟前,一拳轟落。

“不”

上官白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驚聲道。

可是,他的速度太慢了。

蘇辰一拳落下,直接砸在他的腦袋上麵。

砰!

刹那間,血花四濺,頭顱炸開。

上官白這個半步合靈境強者,根本冇有任何抵抗之力,直接被轟殺。

“小畜生,你你怎麼能殺了聖子?”

冷城氣得渾身發顫,腦海嗡鳴,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自家的聖子,怎麼就死在蘇辰手中了。

“怎麼就不能呢?”

蘇辰輕笑一聲,緩緩落下,出現在水木閣主身旁,給他喂下了療傷丹藥。

“那那北狂天人呢?”

冷城大喝一聲,目中第一次出現了慌亂。

蘇辰跟水木閣主確認了一下,蘇雲跟自己孃親都相安無事,頓時心情大好。

“他啊?當然是被我宰了啊!”

蘇辰輕描淡寫道。

話語一落,頓時掀起驚天轟鳴。

天丹閣外,聚集了不少武者,一個個臉色猛變。

很快,他們就通過各自的朋友,確認了蘇辰話語的真實性。

“什麼,你把北狂天也殺了?”

冷城渾身一顫,忍不住驚呼道。

“驚訝嗎?冇事,不用驚訝!因為,很快你就會去陪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