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砰!

一股狂暴到無法形容的力量,衝入到冷城體內,摧枯拉朽,粉碎了所有生機。

冷城目中的光芒,慢慢黯淡下去了。

到最後,他身體一軟,直接跌倒了下去。

天丹閣四周,一片死寂。

所有人,皆是一臉目瞪口呆的樣子。

包括水木閣主,也傻眼了!

“這又是一尊半步合靈境隕落!”

“太可怕了,蘇辰隻用了不到半炷香的時間,就將冷城擊殺!”

“恐怕,從今往後,整個龍血鎮都要是這個年輕人說了算啊!”

四周武者,臉上充滿了震撼,忍不住感慨道。

“未必!”

人群中,有個年輕人突然冷笑一聲。

“再強大又怎麼樣,他殺的人,可是白水宗的人!”

眾人聞言,紛紛反應了過來,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憐憫、惋惜。

“是啊,他再強大,還能比白水宗強大嗎?”

“白水宗,那可是橫掃統管八方重鎮的存在!”

“蘇辰恐怕危險了,那白水宗的報複,很快就會來到。”

“看吧,估計很快就會有一場驚天大戰了。”

四周,各種議論不斷。

蘇辰冇有理會絲毫,踏步間,來到水木閣主身旁。

“你身上的傷,還好吧!”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關心之色,道。

這一次,欠下的人情大了。

如果不是水木閣主,拚死攔下冷城,孃親跟蘇雲早就落入敵手了。

“咳修養幾天就好了!”

水木乾咳一聲,擺了擺手,說道。

“對了,你家人我都安排在密室,應該很安全。”

聞言,蘇辰心安了不少。

“走吧,去看看他們。”

蘇辰走在前方,正要去丹閣密室的時候,遠處,有道人影急匆匆趕了過來。

“蘇辰,不好了!不好了!”

來人臉上充滿了著急之色,連聲呼喊。

“海叔,怎麼了?”

蘇辰腳步一頓,皺起眉頭問道。

“蘇辰,我們冇找到族公的下落!”

蘇海目中閃過濃濃的擔憂,道。

“什麼?之前我不是讓你們去族公了嗎,還冇找出來?”

蘇辰臉上露出充滿了震驚。

本來,擊殺了北狂天之後,他就要親自把族公找出來的,可天丹閣這邊的事情不還有白水宗一名護法在這,所以蘇辰立馬趕了過來。

可冇想到,蘇海他們,到現在還冇把族公找出來。

“我們把整個蘇家都翻遍了,可還是冇找到族公的下落。”

蘇海搖了搖頭,歎氣道。

“彆急,我們都想想,他們能把族公藏哪裡!”

蘇辰強製讓自己冷靜下來,沉聲道。

眾人紛紛沉默了下來。

“我看過這龍血鎮的地形了,藏人的話,除了各家族秘密修建的地牢之外,還有就是你們蘇家的後山了。”

冷香站在一旁,眉頭突然一挑,出聲道。

“後山?那道黑淵裡麵?”

蘇辰聞言,臉色陡然一變,驚呼道。

“那後山黑淵你們查了嗎?”

“冇有!”

蘇海眉頭緊皺,臉上充滿凝重之色。

“那裡,一直是家族禁地,地深嚴寒,常用來關押死囚的,要是族公真被他們關到那地方就遭了!”

“哼大長老,我就不該讓你那麼容易死去。”

蘇辰臉色陰沉,交代水木照顧好孃親與蘇雲後,轉身一晃,直奔蘇家後山黑淵而去。

嗖!嗖!嗖!

一連好幾道破空聲傳出。

半刻鐘之後。

蘇辰身影一閃,來到黑淵底部,一座水牢裡麵。

“族公。”

蘇辰一拳轟出,直接將水牢的大門給砸開了。

“蘇蘇辰!”

族公聲音虛弱無比,輕輕呼喊道。

隻見,他渾身鎖滿了鐵鏈,被死死按在水牢的汙水中,隻露出小半個頭顱,目光渾濁,神情憔悴。

可是,族公在看到蘇辰的身影後,目中深處,頓時亮起一抹光芒,著急喊道。

“蘇辰,快跑!快跑!他們他們都是半步合靈境,你不是對手啊”

蘇辰聞言,鼻子一酸,雙眼之內,多出了一層水霧,連忙跑進牢裡,將族公身上的鎖鏈,通通扯斷。

哐的一聲!

所有鐵鏈,齊齊斷開!

“族公,您放心,那些賊子,已經都讓我殺光了。”

蘇辰一把抱住老人,輕聲道。

“啊?”

族公驚呼一聲。

“族公!您放心,族內的事您不用操心了,這次我還把小聖元丹帶回來了呢!”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

“真真的?”

族公也笑了起來。

那皺巴巴的臉上,露出笑容,也很帥啊!

“當然是真的,族公,咱們回去吧,小辰以後都不會讓您受苦了!”

蘇辰扶起了族公,一步步,朝著水牢外走去。

幽暗陰森的黑淵,再次陷入了寂靜。

突然,黑淵深處,閃過一道黑影。

這黑影看起來有些僵硬,彷彿不是活物。

蘇辰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腳步一頓,回過頭,疑惑的看了一眼。

“奇怪了,感覺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

蘇辰眉頭緊皺,心神散開,仔細搜尋了片刻,什麼都冇有發現,隻能作罷!

半炷香後,回到蘇家內院。

蘇辰親自給族公檢查身體,煉製療傷靈丹。

大概調理了兩天,族公的精神才逐漸好了起來。

這個時候,蘇辰才把小聖元丹拿了出來,交給族公。

“族公,您放心吧,這回您身上的隱患可以徹底除去了。”

蘇辰輕聲安慰道。

“也許吧!”

族公接過小聖元丹後,低下頭,看著胸口上的天陰蠍圖案,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神色。

“怎麼,有故事?”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族公搖了搖頭,沉默不語。

“哈哈彆這樣啊,我有酒,你有故事,正好咱們可以喝一杯!”

蘇辰輕笑一聲,取出了酒壺,晃了晃。

“好小子,還敢打趣老夫!”

族公忍不住笑了起來,伸手搶過酒瓶,淡聲道。

“這酒留下,人,我就不留了,出門右轉,不送!”

“哈哈,好好恢複,回頭我再找你喝一杯!”

蘇辰也不在意,揮了揮手,離開藏經閣。走出藏經閣後,蘇辰就見到了迎麵小跑過來的蘇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