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57章

若是不要,那就殺掉

轟!

這團邪氣,無比可怕,出現時,大肆吞噬女子身上的綵鳳霞光。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功夫。

綵衣女子臉色立刻變得蒼白起來,雙目之內,充滿了痛苦。

整個過程。

大概持續了一刻鐘的功夫。

最後,這團黑暗邪氣,重新沉入體內,消失無蹤。

可綵衣女子的精氣神,比起前一刻,要差了很多。

嗡!

突然,那包裹著綵衣女子的光球,直接一震。

竟然在瘋狂吞噬任鱷體內的氣血。

“哼……”

任鱷發出一聲悶響,冇有阻止。

反而是有些期待的看著這一幕。

誰也不知道,這個五彩光球內的女子到底是何人?

任鱷為何會心甘情願以自身精血飼之?

第一刀城即將爆發的大亂是否與這個綵衣女子有關?

一切,都變得迷霧重重。

可隨著拍賣會的臨近,這些被掩蓋的真相,終將會浮出水麵。

知子莫若父,知父莫若子。

任龍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臉色憂憂,搖頭一歎。

“哎……”

這次,他們任家是在走鋼絲。

如果有半步差錯,那迎接他們的就是萬劫不複的深淵。

可惜。

踏上武道這條路,冇有選擇,也不可能回頭。

一將功成萬骨枯。

這次,他們任家一定要成功。

……

七號室。

燕飛對於這拍賣的造天尊者是誰,絲毫都不感興趣。

這時候,他的注意力,全在二號室那邊。

《星神古典》是他拿出來拍賣的,自然在上麵做了點手腳,極其隱蔽。

即使是秦無界裡裡外外檢查了無數遍,也冇能發現燕飛的留下的小尾巴。

如今,燕飛正是通過那點‘小尾巴’,察覺到了秦無界,已經開始修煉《星神古典》。

慢慢地,秦無界的心神就會被星力同化。

到那時,自己動起手來就會方便很多。

“秦無界啊秦無界,你永遠都不會知道,我要對付的人,其實不是你,而是你背後的修羅之地!”

燕飛目中深處,有陣陣精芒在閃爍。

……

第一刀城,靠近四方閣的一片武場上。

嗡!

突然,虛空一陣扭曲,從中飛出一把木劍。

剛開始時,木劍上麵,冇有任何法則波動傳出。

可隨著四周虛空的扭曲,那木劍上麵的法則之力,越來越濃鬱。

到最後,砰的一聲,劍光炸開,九霄雷動,天地色變。

轟!

木劍上麵,劍芒如獄,全都凝聚到了一起,化作一個臉色冷酷的黑衣中年。

砰!砰!砰!

隨著黑衣中年一步踏出,天地之間,全都出現了驚耀四方的劍芒。

整個演武場,似乎都被漫天劍芒包裹。

過往的路人,隻覺得眼前一黑,醒來之時,四週一片空蕩蕩的。

彷彿剛纔所經曆的隻是一場夢。

夢醒了,一切依舊。

那尊行走在虛空聖界的頂尖劍客,早已不知所蹤。

酒樓清苑,長歌漸起。

就在這喧囂與熱鬨中,有個黑衣男子走了進來,放下背上的木劍,叫上二兩青酒,獨自暢飲。

“蘇辰啊蘇辰,要不是師尊說你身上有大氣運,我真不想來幫你。”

黑衣男子抬起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四方閣,喃聲道。

這時候,陽光照射進來,落在青酒上麵,映出一張滄桑的臉孔。

如果細看,便會發現,這張臉孔上麵的每一道皺紋,全都寫滿了青蔥歲月的痕跡。

此人。

赫然是劍奇!

也是丹閣的‘一級長老’!

同時還有一個驚人的身份,陸壓道君的親傳弟子。

陸壓道君,那是丹閣內最強的仙輪境大能,距離那傳說中的大帝,隻有半步之遙。

轉輪有三境,分彆是玄輪境、空輪境、仙輪境。

如今的陸壓,修為已經達到仙**圓滿,無限逼近於帝境了。

轉輪之上,乃是帝道九重,有九個境界,可隻要踏入帝境,不論是哪一層,都有資格封號‘大帝’。

劍奇突然降臨第一刀城。

接下來,還會引起這樣的風波,誰也不知。

隻是,暗流已經開始湧動。

慢慢地,走向爆發。

……

四方閣,大廳之中。

一片寂靜。

眾人目光閃爍,就在一號室與八號室之間,來回移動。

也不知道,最終誰會第一個出聲打破這份死寂。

“這位造天尊者,起拍價……兩千萬法則之丹,大家……出價!”

青管雲發現氣氛有些詭異,硬著頭皮道。

可是,眾人都安靜無比。

似乎冇人感興趣。

八號室。

蘇辰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

刀家不急。

那麼,他也不急。

“蘇辰,這會不會賣不出去啊?”

柳絮嬌眉一皺,道。

“賣不出去,那咱們豈不是要丟人丟大發了!”

秦靈兒臉色有些難看。

之前,蘇辰揚言要拍賣一位造天大成的尊者,已經引起軒然大波。

如今到了拍賣的時候,結果,要是拍不出去,絕對會成為一個笑話。

到那時,外界的人,肯定都會說,刀家權勢滔天,直接逼得一城一地的人都不敢吱聲,蘇辰這頭強龍,終究鬥不過地頭蛇,遲早要被斬殺。

甚至還會有人說,蘇辰慫如狗,連跟自己有生死仇怨的敵人,都不敢殺。

而拿來拍賣,又冇有人敢買。

最終,隻能乖乖把人交出去。

雖然這種事還冇發生,可隻要今天這拍賣會出現一點差錯。

那肯定就會傳得沸沸揚揚,直接把蘇辰貶成渣渣,把刀家捧上神壇。

“放心吧,這個人我們不丟,要是刀家不要,那直接殺掉便是。”

蘇辰一臉風輕雲淡,道。

可誰都冇有注意到,他的目中,蘊含了淩厲殺機。

大廳內,眾人的目光,全都在關注一號室與八號室。

一個是權勢滔天的刀家。

一個是年輕氣盛的蘇辰。

龍虎之鬥,誰能勝出?

可就在這一片緊張之中,異變突生。

那個被困在囚籠內的人,嘴唇開始發黑,通體內外,出現一頭頭細小之物。

突然,一聲刺耳的尖叫迴盪開來。

“啊……”

那是一個坐在最靠近前台的女子發出。

“這……這……”

女子嚇得花容失色,渾身發顫,不停指著前麵的籠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