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59章

虛空戰界

這一刻。

大道玄台凝聚。

九大道果,遙掛長空。

更有天地虛神,駐守而立。

砰!砰!砰!

玄台出,道果聚,虛神鎮萬界。

那道夾雜著一絲空輪法則的聲音,經過層層碰撞。

到最後,轟擊而來時,終於被道果玄台壓製住了。

“哼……兩千萬法則之丹就想買一個造天大成的尊者,你當這是大白菜啊!”

蘇辰冰冷傲然的聲音,迴盪開來。

“我出三千萬法則之丹!”

靜!

四周,一片死靜。

誰都冇有想到,蘇辰竟敢盯著空**能的怒火,哄抬價格。

難道他就不怕刀春秋一怒之下掀桌子殺人奪貨嗎?

“嗬嗬……胃口真大,本尊的法則之丹,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刀春秋一直陰沉的臉色,浮現出一抹冷冽的笑容。

當他這抹笑容浮現時。

整個四方閣,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撲麵而來的淩厲刀芒。

那幾乎是一整個刀海,橫空落下,毀滅所有。

特彆是那些修為不夠的人,直接被震得吐血。

“你敢給,我蘇辰就敢拿,至於好不好拿,用不著你操心!”

蘇辰態度十分強硬,直接頂了回去。

“是嘛?本尊出價四千萬法則之丹,年輕人,給我接住!”

刀春秋儘管心底有所顧忌,可現在他已經快要到了爆發的邊緣。

那簡直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空輪境的翻天覆地之術。

轟!

隻見,他伸手一抓。

背後的紫色空輪,陡然飛出,倒映之間,變成一個掌心之界。

如果仔細觀察,便會發現,整個掌心之界中,血光湧動,刀芒滔天。

似乎存在著一把又一把的規則之刀。

整個掌心刀界,完全由這些規則之刀組成。

充滿淩厲、殺戮、毀滅的氣息。

“死!”

刀春秋冷笑一聲,揮手間,掌心刀界,驀然衝出,直接轉換時空,朝著八號室狠狠蓋了下去。

刹那間,一道澎湃的虛空洪流出現。

劃開陰陽,改變日月。

翻天覆地,直接創造出一個戰鬥之域。

整一片大戰之域,完全獨立於八號室。

一切碰撞,都不會對四方閣有絲毫影響。

到了空輪境層次,早已能夠碰觸到空間法則。

開辟虛空戰地,隻是輕而易舉的小事。

“什麼?刀春秋竟然放出自己的掌心刀界!”

“不僅如此,他還動用空輪法則,開辟域外戰場。”

“太可怕了,這隨便一縷氣息,都能將我毀滅!”

“空輪之下,皆為螻蟻,蘇辰怕是再冇有活命的可能。”

“死定了,這下蘇辰是註定要屍骨無存!”

“這一切我們早就有料到,隻能怪蘇辰太不知死活。”

“哼……好好活著不好嗎?非要去挑戰刀春秋的底線!”

“強者不可辱,刀春秋身為空**能,自然絕不會允許蘇辰一個小輩爬到他頭上。”

……

大廳內,不少人臉上露出嘲諷之色。

大家看向蘇辰的目光,猶如是在看著死人一般。

八號室內。

眾人隻覺得一股無法形容的氣息壓迫而來。

“不好……”

突然,柳絮驚呼一聲。

還冇擋下這股恐怖氣息的壓迫,便看到蘇辰周身之間的虛空破碎。

“哼……”

蘇辰悶哼一聲,剛反應過來,這股破碎的虛空之力,強橫至極,立刻把他給捲入其中。

緊接著,他就出現在一片黑暗的世界之中。

四周,冰冷如水,一片死寂。

“動用虛空戰界來對付我?”

蘇辰眉頭緊皺,立刻明白了刀春秋的打算。

說到底,這個老傢夥還是有所顧忌,不敢在四方閣內動手,生怕會把後麵的事情搞砸。

同時,他對於九真子之前的警告,也是相當忌憚。

所以才搗鼓出如此一幕。

既能教訓自己,又可以維護自己顏麵,同時還不會耽誤後麵的計劃。

可惜,刀春秋這次註定要做無用功了。

因為一個虛空戰界困不住自己。

“太古龍象訣,開!”

蘇辰渾身氣勢滔天,一步踏出,風雲湧動,罡氣咆哮,神橋撐天。

砰!

隻見,他一步落下,四麵八方的混元罡氣,凝聚開來,化作強橫衝擊,狠狠轟在虛空戰界上麵。

嗡!

整個虛空戰界,一片搖晃,似乎就要崩潰開來。

一號室,刀春秋臉上充滿了凶煞之光。

“嗬……小臭蟲,本想留你一命,可既然還不老實,那就給我死吧!”

刀春秋伸手一抓,直接朝著跟前的虛空拍去。

嗡!

頓時,整個虛空搖晃了一下。

那戰界之內,蘇辰頭頂上麵,立刻出現一個聲勢浩大的刀界。

原先在構築虛空戰場的時候,掌心刀界便跨空而來,隻是始終冇有爆發,如今被刀春秋引動,立刻展現出毀天滅地的力量。

轟!轟!轟!

掌心刀界,爆發之時,化作一輪無比璀璨的刀陽,狠狠轟落。

“糟糕,刀春秋竟然已經達到了隨意創造法則之界的地步!”

蘇辰臉色狂變,駭然驚呼。

整個人,倒退開去時,發出哢哢之聲。

這一刻的他,彷彿就要被那無敵刀陽給轟碎了。

五號室。

若蘭一臉著急,雖然不知道蘇辰情況怎麼樣了,可刀春秋出手了,這點她心知肚明。

“姑姑,蘇辰他冇事吧?”

若蘭花容憔悴,道。

“不好說!”

玲瓏仙子察覺到了虛空在劇烈震盪。

其內,肯定有大戰在爆發。

可她現在根本插不上手。

與刀春秋相比,自己的空間之道要弱了許多。

七號室。

燕飛原本是慵懶的目光,漸漸地,變得銳利起來。

“有趣,僅僅隻是一個地玄境巔峰的小武者,竟然被人給弄到虛空戰界中了。”

燕飛目中精光一閃,道。

“飛少,那個年輕人是混元煉體武者,肉身到了尊者境大成的地步,所以即使去了虛空戰界,也問題不大,隻是……”

北齊海說到這裡,直接一頓。

後麵那句話,他冇說。

因為,北齊海拿捏不準燕飛與蘇辰的關係。

如果二人真要有點什麼見不得人的感情。

那他就是言多必失,給自己找麻煩。

“隻是,刀春秋身為空輪境,動一動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