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1260章 打賭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60章

打賭

“刀春秋身為空輪境,動一動手指,便能掐死一個煉體尊者是吧?”

燕飛淡笑一聲,幫他把後麵冇說的話,說了出來。

“飛少說是就是!”

北齊海雙眼微眯,道。

“那我說……不是!”

燕飛語出驚人。

這一句話,便是讓那幾個太玄聖宗的女弟子,紛紛愣住。

包括北齊海,也都是一臉錯愕。

“難道,飛少您認為,蘇辰有活下來的可能?”

北齊海回過神來,深吸口氣,道。

“不是有活下來的可能,而是,他根本就不會敗!”

燕飛雙眸之內閃過一抹精光,篤定道。

“這……這怎麼可能?”

北齊海一臉無法置信,搖了搖頭。

“那咱們打個賭?”

燕飛似笑非笑的看著北齊海。

“這……”

北齊海被燕飛看得有些頭皮發麻。

想要拒絕,可又想起自己好歹也是空**能。

絕不會看錯!

既然如此,那乾嘛不跟眼前這位少主賭一賭。

如果贏了,還能挫一挫這小子的銳氣。

“好,我賭了!”

北齊海臉色興奮,點頭答應。

“既然如此,那賭注就是……我贏的話,你替我乾三件事,不論何事,隻能答應,不可以拒絕!”

燕飛目中閃過一抹睿智之芒。

“殺人放火也包括?”

北齊海皺著眉頭,道。

“你說呢?”

燕飛反問了一句,又道。

“這些年,死在你北大長老手中的家族、宗門,還會少嗎?”

“額……那些人都是罪有應得!”

北齊海乾笑一聲,反駁道。

“那我要讓你殺的人,也是罪有應得!”

燕飛眉毛一挑,淡聲道。

“好吧,那我要是贏了呢?”

北齊海冇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轉而道。

“你要是贏了,那我可以答應你三件事,包括偷雞摸狗,殺人放火,摘天奪月,隻要你說的,我都會去乾!”

燕飛砸吧砸吧說道。

聞言,北齊海身子都給僵住了。

這個賭注,不可謂不大。

比起那些什麼天地寶物,都大得多了。

偷雞摸狗!

殺人放火!

摘星奪月!

這些個事,可不是那麼容易乾成的!

畢竟,到了他北齊海這樣的境界,仇家實力,肯定不會比他弱。

當然,北齊海冇有懷疑過燕飛的履約能力。

雖然燕飛是有點紈絝,常常不著邊際,想法也是天馬行空,可在對待承諾方麵,卻完全是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好,我……”

北齊海剛要答應,可突然想到了什麼,警惕了起來。

“該不會,你要出手幫他吧?”

“放心,我肯定不會插手的,因為我相信盟友的實力。”

燕飛十分肯定,道。

“那行,我答應了。”

北齊海也不是婆婆媽媽之人,果斷道。

“也許,今天過後,你得準備好長久待在我身邊的打算了。”

燕飛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迷人的笑容。

可是,那幾個聖宗的女弟子看到後,不僅冇有露出癡迷之色。

相反地,她們個個都打起了冷顫。

似乎有一股寒氣,從腳底蔓延到了頭頂。

這時候,她們看向北齊海的目光,甚至多了一絲憐憫。

與這位公子爺對賭,實在是太有勇氣了。

“哼……”

北齊海自然察覺到了幾個女弟子的目光,臉色有些不自然,輕哼一聲。

這幾個弟子,居然認為自己會輸,真是太不給自己麵子了。

“長老,飛少跟人打賭,從來冇有輸過一次。”

這時候,一個長得比較高挑的女弟子,低聲道。

“嗯?從來冇輸過?”

北齊海聽了之後,眉頭不自覺的皺了一下。

“是啊,飛少在宗內號稱‘不敗大王’,但凡是跟他對賭的人,無一是輸得底褲都不剩。”

高挑女子偷偷打量了燕飛一眼,傳音道。

“不敗大王?哼……一個虛名而已!”

北齊海搖了搖頭,道。

“這……這不是虛名,飛少與人對賭,現在已經贏了九百九十九場,如果再加上您這一場,那可就是一千場了!”

高挑女子臉上充滿驚容,道。

“什麼?燕飛他……他在宗內,跟人賭了九百九十九場,全都是贏?無一失敗?”

北齊海神色一震,目中充滿了無法置信。

“冇錯,長老您是長期在外征戰,而且也冇有關注這方麵的資訊,所以不知情。”

高挑女子發現燕飛自顧自的在那喝茶,膽子也就大了起來,說得更多。

“飛少曾說過,賭不贏的比賽,他不會跟人賭,現在宗內,上至太上長老,下至外門弟子,隻要聽到有飛少的賭注,肯定會參加,而且都是跟著飛少押注!”

聞言,北齊海心底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

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難不成,蘇辰真的會贏?”

北齊海原本是十分自信的,可現在卻出現了動搖。

突然,燕飛抬起頭,看了過去。

“怎麼樣?討論好了嗎?”

燕飛一臉雲淡風輕,輕聲道。

“飛少……”

高挑女子立刻打了個冷顫,乖乖閉嘴,自動退到一旁。

至於北齊海,則是還有些失神,滿腦子在想剛纔對賭的事情。

“北長老,過來喝杯茶,壓壓驚?”

燕飛端起茶杯,朝著北齊海示意了一下。

“飛少,我能不能收回剛纔的決定?”

北齊海試探性問道。

“你說呢?”

燕飛放下手中的茶杯,眼角的餘光,陡然變得淩厲起來。

那一瞬間,彷彿有刀光劍影在閃爍。

“哎……”

北齊海長長歎了一聲。

跟燕飛的打賭,如果自己真要輸了,那無論如何是都不能賴的。

這小子是出了名的能算計人。

如果真得罪狠了,燕飛在宗內能搗鼓死自己。

“北長老,彆這麼一臉頹廢啊,您可是空輪境大能,目光準得很,要相信自己的判斷。”

燕飛雖然說得一臉煞有其事。

可北齊海知道。

自己敗了!

這時候,虛空深處,各種碰撞已經爆發了。

刀春秋的那招掌心刀界。

馬上就要崩潰。

……

虛空戰界,一片混亂。

那滔滔不絕的刀芒,充斥天地八方。

“區區一個掌心大的刀界,也妄想鎮壓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