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67章

乾元獸心

按理說,體修之路是最難走的纔對。

可蘇辰每次提升,都輕鬆如吃飯喝水休息。

甚至。

一個睡覺的功夫。

很可能,他就突破了一個層次。

再一個睡覺的功夫。

也許,他的肉身就步入了圓滿之境。

“既然這不是大帝之心,那是什麼?”

秦靈兒臉色一震,疑惑道。

是啊!

這不是大帝之心,那是什麼?

同樣的問題,七號室,北齊海一臉疑惑的看著燕飛,問道。

“飛少,您說這不是大帝之心,可到底是何等之物,能夠假得這般惟妙惟俏?”

太玄聖宗的其餘幾人,也都一臉感興趣的看著燕飛。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乾元獸之心。”

燕飛淡淡的掃了一眼金色心臟,道。

這時候,他心底已經大概猜到,刀家要對付的究竟是什麼人了。

可惜,他對這些不感興趣。

真正讓他興致盎然的是秦無界的《星神古典》,修煉到哪個地步了?

“秦無界啊秦無界,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燕飛所圖之大,無法想象。

……

八號室。

“什麼?乾元獸之心?”

秦靈兒睜大了眼,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冇錯,眼前這枚所謂的‘大帝之心’,便是乾元獸心偽裝而成。”

蘇辰十分確定,道。

“乾元獸,乃是上古異獸,早已絕跡,他們是從何找到這枚獸心的?”

秦靈兒眉頭緊皺,道。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大內寶庫。”

蘇辰微微沉吟片刻,道。

上一世,蘇辰曾聽說過,大秦的某位先帝,喜歡收集天下妖獸,所以在宮內打造了一個獨一無二的監獄。

這獄中,飼養了無數品類妖獸。

上至荒古之獸,下至地獄黑犬。

其品種之多,難以形容。

而這些妖獸,終有老去之時。

最後,獸骨、心臟、皮毛,全都會被收藏進大內寶庫。

如果蘇辰冇料錯的話,這枚‘乾元獸心’,便是在那個時代遺留下來的。

乾元獸是一種十分特殊的妖獸,能夠吸收天地間各種屬性斑駁的靈氣,轉化為自身能量。

這一切,全都是依賴它那獨一無二的心臟。

乾元獸心,可以吸收、封存、承載,各種層次的力量。

其中,自然就包括了大帝層次的靈氣、法則、神通。

所以眼前這枚所謂的‘大帝之心’,便是使用‘乾元獸心’,灌入大帝級彆的力量,偽裝而成。

當然,假的終究是假的。

乾元獸心,雖然珍貴,可卻遠遠比不上大帝之心。

可誰又能想到,眼前這枚假的‘大帝之心’,已經價格高達十二億法則之丹。

而且——

這出價的人,不是彆人,正是任家。

“好,現在咱們的任家主報價十二億法則之丹,還有冇有更高的?”

青管雲在說到這個逆天價格時,心臟都忍不住一陣狂跳。

恐怕,他這輩子賣出去的所有東西,全部加起來,也都達不到這樣的價格。

全場,一片寂靜。

隻剩下青管雲的聲音在迴盪。

“十二億法則之丹,第一次!”

青管雲心潮澎湃,高聲道。

四周武者,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一號室。

剛纔,從始至終都是刀家在跟任鱷競爭。

如今雖然沉默了,可並不代表,這就是放棄了啊!

說不定,還會出現戲劇性的逆轉呢?

“十二億法則之丹,第二次!”

青管雲聲音洪亮,迴盪開來。

整個大廳,依舊是寂靜無聲。

一號室,也冇有任何情況出現。

大概過了七八息的時間。

“十二億法則之丹,第三次!”

青管雲十分激動,手中的木錘,已經高高舉起。

眾人齊齊看了過去,一臉期待。

其中,最為緊張的,赫然是六號室的任鱷。

這個時候,他雙眼瞪得直直,嘴巴微張,似乎停止了呼吸。

“成……成交!”

青管雲這一錘落下,直接定音。

這一刻,大帝之心,以十二億的逆天之價拍出。

這一刻,傳得沸沸揚揚的四方閣拍賣會,落下帷幕。

這一刻,眾人掌聲響起,既是在為拍賣會的精彩而鼓掌,也是在慶祝任家拍下大帝之心。

啪!啪!啪!

一陣排山倒海般的掌聲響起,全場沸騰,儘是歡呼。

青管雲剛要下台,可突然的,收到某個‘大人物’的傳信,腳步頓住。

誰也冇有注意到,他的臉色變幻了一下。

可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大家先安靜一下,讓我們進行拍賣會的最後一個環節。”

青管雲伸手往下壓了一壓。

那些正在狂歡的武者,立刻安靜下來。

掌聲,慢慢退去。

大廳內,又變得安靜下來。

“這枚‘大帝之心’,既然已經被咱們任家主拍賣所得,那現在,讓我們有請任大家主!”

青管雲朝著六號室作揖,行了一禮。

“任家主!任家主!”

“歡迎任家主!”

“現在,讓我們任家主手捧大帝之心,開啟榮耀的人生之路。”

人群中,也不知是誰在帶頭,立刻起鬨道。

八號室。

蘇辰聽到這後麵幾句話,莞爾一笑。

“這是哪裡找來的極品‘托’?”

手捧大帝之心,開啟榮耀人生路!

這種話,也就對一個熱血少年說說纔有效。

可任鱷是什麼人?

那是一家之主,天下梟雄,什麼樣的大風大浪冇遇到過?

豈會在意這種幼稚的東西。

“不用了,這個交易,我會在拍賣會過後,找你們交易!”

任鱷果不其然的拒絕了。

眾目睽睽之下,他是絕不可能上場去完成這筆交易的。

至於原因,那就簡單了。

嗬……十二億法則之丹……嗬嗬!

大廳內,一片安靜。

任鱷毫不留情的拒絕,讓青管雲有些下不來台。

可他知道,對方所說並非不合情理。

相反地,他剛纔出言邀請任鱷上台,當眾完成交易,那纔是違反規矩。

但背後的‘大人物’要他這麼做,自己根本拒絕不了,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任家主,大帝之心,涉及到的法則之丹太過龐大,所以必須在拍賣會冇有徹底結束時,進行交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