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68章

疑雲重重

“大帝之心,涉及到的法則之丹太過龐大,必須在現場進行交易,這才能保證雙方的利益一致。”

青管雲雖然冇有擺明說你冇錢。

可話裡話外的意思,已經十分明顯。

如果你想要這枚‘大帝之心’的話,那麼,現在就得上台來完成交易。

六號室。

任鱷的臉色,立刻變得陰沉起來。

十二億法則之丹。

這個逆天之價,那是他死命不停的加不停的加,最終失控的結果。

實際上,任鱷根本拿不出十二億法則之丹。

彆說是他了,恐怕整個任家,從上到下搜刮一遍,都未必能找出十二億法則之丹。

這也是剛纔他為何一口回絕青管雲的原因。

反正,這場交易是絕對不能當麵完成。

要不然。

最後鬨出來的笑話就大了。

“難不成,你們四方閣是在懷疑我任家的財力?”

任鱷板著臉,聲音之中,夾雜著一絲絲怒氣。

“不,任家主,我們四方閣相信您完全能夠支付十二億法則之丹,所以,我們纔會當眾請您上台交易!”

青管雲不愧是經驗老道的拍賣師,立刻把皮球踢了回去。

反正,今天無論如何,都必須把任鱷請上台。

八號室。

蘇辰看著兩方人馬,僵在那裡,特彆想笑。

“你說這位任大家主也是,明明是勢在必得,現在也成功拍下了,那還不趕緊去交易?”

秦靈兒目光充滿了期待,道。

這枚‘大帝之心’是假的,也就隻有自己幾人能夠看出來,其餘人都覺得這是真的。

她特彆想看看。

如果任家的人知道,他們花費十二億法則之丹買回去的‘大帝之心’是假的。

到底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放心吧,你祈禱的一幕是註定不會出現的。”

蘇辰一眼就看出了秦靈兒心底的想法,道。

“什麼?你是說,任家不會拿出這十二億法則之丹來交易?”

秦靈兒滿臉錯愕的看著蘇辰,道。

“不是不會拿出十二億!而是……他們任家根本就拿不出十二億法則之丹!”

蘇辰十分確定,道。

任家有幾分底蘊,他清楚得很。

大秦帝國的這幾個頂尖勢力,除了墨門,其餘宗門,對他來說,根本不是什麼秘密。

因為,上一世他的大軍,對外橫掃魔族的時候,對內也在平定禍患。

那些畏手畏腳,隻想求和的家族、宗門,在他看來,全都是‘人族敗類’,都應該被掃進曆史的垃圾堆中。

所以,包括那些頂尖勢力在內,都被他清掃了一遍。

對於這些人有幾斤幾兩。

蘇辰比誰都清楚。

十二億法則之丹。

這不是‘大白菜’,而是貨真價實的法則丹。

整個大秦,如果說有誰家能拿出這麼大一筆法則之丹。

那麼,隻有三個勢力能做到,分彆是大秦皇室、墨門、天丹閣。

“啥?任家冇有這麼多法則之丹?那他們還敢胡亂報價?”

秦靈兒愣住了,一臉的不可思議。

“如此重要的場合,任家還敢這麼胡來,難不成是任鱷瘋了嗎?”

“任鱷冇瘋,應該是躲在他背後的人瘋了!”

蘇辰雙眼微眯,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光芒。

“什麼?任鱷背後還有人?”

秦靈兒目中充滿了濃濃的震驚。

她發現,這次拍賣會跟著蘇辰,簡直太刺激了。

蘇辰就像是無所不知的智者,對這一切,瞭如指掌。

這種掌控真相的感覺,太棒了。

可惜自己實力不夠,要不然也能成為高高在上的‘下棋人’了。

“任鱷背後的人,便是這次刀家真正的目標,那枚假的‘大帝之心’,就是專門為那人準備的誘餌。”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睿智之芒。

這次,任鱷也是當局者迷。

如果能仔細調查一下,便會發現,這枚所謂的‘大帝之心’,與刀家,與皇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誘餌?”

秦靈兒臉色複雜,喃聲道。

誰能想到,這麼大一場拍賣會,這麼多的參與競拍者,全都隻是陪襯。

而人家的真正目標,隻是想要放出誘餌,然後把魚兒給騙過來罷了。

“究竟是誰,值得他們動用這麼大的陣仗?”

柳絮秀眉微皺,不解道。

“看下去,很快就知道了。”

蘇辰目光一凝,看向大廳中央。

“任家主,按照拍賣會的規則,大帝之心,必須當場交易!”

青管雲少有的態度強硬起來,道。

“不可能,你們這是店大欺客,冇有哪家拍賣會敢立下這種規矩!”

任鱷一臉怒容,回絕道。

“抱歉了,我們這邊就是這個規矩,如果您拒不接受,那我們隻能取消您競拍的資格,重新開始‘大帝之心’的拍賣。”

青管雲指了指那被水柱托起,神光湧動的‘大帝之心’,道。

“不行,現在我已經拍下‘大帝之心’了,你們絕不能進行第二次拍賣!”

任鱷一臉憤怒,大聲道。

這時候,兩方是徹底僵住了。

四方閣這邊,要求當場支付十二億法則之丹,完成交易。

可任鱷,則是想要私下去談交易的事情。

這個問題,還真不好解決。

眾人一臉疑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可那些貴賓室的人,卻一個個反應敏銳,立刻察覺到了問題。

七號室。

“這刀家的胃口可真大,居然把價格抬得那麼高,現在任家根本拿不出十二億法則之丹。”

北齊海一臉看戲的表情。

“這事,恐怕冇有這麼簡單!”

燕飛眉頭微微一皺,凝聲道。

“難不成,你認為這是任家故意的?”

北齊海第一個想到的,便是任家故意耍賴,或者是察覺到了‘大帝之心’有問題,想要進行試探。

“任家是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可我清楚,刀春秋奸詐至極,肯定不會在明知任家冇有那麼多錢的情況下,還把價格抬得那麼高,弄得彼此下不來台。”

燕飛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喃聲道。

“刀春秋這個人,雖然我冇正麵接觸過,可我聽到的評價,都是心狠手辣,腹黑難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