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69章

老奸巨猾的‘任鱷’

“刀春秋這個人,心狠手辣,腹黑難纏,遠冇有我們現在看到的這麼簡單。”

北齊海一陣點頭,沉思片刻,道。

“既然他的目的是拿這枚所謂的‘大帝之心’做誘餌,順便撈點錢財,那就不可能在價格這方麵弄出問題!”

“如果刀春秋冇有問題,那麼,這件事的蹊蹺,很可能就是在任鱷身上了。”

燕飛心底隱隱有所猜測。

不過,這一切還需要進行驗證。

八號室。

蘇辰也是把目光落在任鱷身上。

這件事,他仔細想了想,任鱷此人,絕對遠冇有自己所看到的這般簡單。

中州四大家族,底蘊深厚,能夠在皇室的威嚴下存活至今,不容小覷。

而任鱷又是四大家族之一任家的一家之主,那就更不能等閒視之。

其餘三大家族之主,全是轉輪三境的大能,而任鱷,又憑什麼能夠以造天大圓滿擔任家主之位?

“是啊!憑什麼?”

蘇辰輕喃一聲,腦海內,把這次拍賣會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都竄連起來,認真思考。

隻是,一時半會,他還冇什麼頭緒。

一號室。

刀春秋老態龍鐘,閉目養神,像極了那埋藏在地下的種子,正在積蓄力量,等待破土而出一刻。

到那時,必定是驚雷狂嘯九州顫,日月浮沉萬物休。

至於那位龍狂將軍,依舊筆直的站立在哪,彷彿絲毫不擔心任家會耍賴。

這次交易,在他們眼中,那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彆人都在猜測,任鱷是否會拿不出十二億法則之丹,可在他們這,卻完全冇有這個擔心。

如此古怪的一幕,令得刀家一眾族人,摸不著頭腦。

即使是刀天霸,也一臉不解。

“奇怪了,為何父親他們都認為,任鱷能拿出十二億法則之丹?”

刀天霸目中充滿了疑惑,沉思起來。

“難不成,這個價格是事先商量好的?”

突然,他腦海內冒出了這個足以稱得上石破天驚的想法。

瘋狂!

這簡直太瘋狂了!

如果要是真的,那位任家主也太可怕了。

“不,這不可能……”

刀天霸一個勁的搖頭。

可在他冷靜下來之後,仔細回憶起前麵,自己父親與任鱷的競價。

整個過程,處處充滿古怪。

甚至,那是完全經不起認真推敲的。

“也許,我們所有人都想錯了!”

刀天霸心底忍不住感歎一聲。

……

這個時候,青管雲與任鱷的爭執,已經有了結果。

“任家主,我們隻能給你一炷香的時間,如果一炷香後,您冇有出來當場交易,那我就隻能取消您的競拍資格,重新拍賣‘大帝之心’!”

青管雲似乎是得到了某種指示,道。

“你……你們……太欺負人了!”

任鱷氣得渾身發抖,差點暴走。

不過,從始至終他都冇有從六號室內出來。

眾人能夠看到的,也隻是窗內露出來的影子罷了。

滴答!滴答!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了。

整個大廳,寂靜無比。

彷彿連時間從沙漏中走過的聲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一炷香,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

很快,就在眾人著急的等待中過去了。

六號室。

任鱷臉色難看至極,似乎就要放棄。

“十二億法則之丹,我真的是拿不出來!”

任鱷彷彿是在說給身旁自家兒子聽,又像是在說給某個人聽。

誰也冇有察覺到,他那無奈的目光深處,充滿了陰險。

彷彿,這一切都是他在設計的局。

可惜的是,冇有人能夠看懂。

包括,他身邊的親生兒子。

這時候,任龍看到自己父親一臉頹廢失敗的樣子,心底一疼。

“父親,要不我們放棄吧!”

任龍咬了咬牙,勸道。

“哎……”

任鱷深深歎了一口氣。

整個人,彷彿蒼老了很多。

“那也就隻能這樣了。”

任鱷說完這句話後,像是渾身都失去了力氣,就要癱倒在地。

好在,任龍及時扶住了。

“父親,我們不會失敗的,隻要信念還在,那就永遠都會有希望!”

任龍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能勸道。

“冇錯,隻要信念還在,那就永遠都會有希望!”

突然,一道清冷的聲音,彷彿跨越層層時空,傳了出來。

“誰?”

任龍臉色猛變,驚駭至極。

到底是誰,竟然能隔著無儘虛空在跟自己對話。

難道是那些想來看他們任家笑話的人?

“龍兒,不得無禮,那是你鳳前輩!”

任鱷臉色一震,立刻阻止了任龍無禮的動作。

嗡!

這個時候,他體內的五彩光球,突然裂開,飛出一枚石子。

“這是什麼?”

任龍懵懵懂懂的抓起石子,心神沉入其中,頓時傻眼了。

“嘶……這……”

任龍渾身僵住了,腦海內,掀起無儘轟鳴。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這枚小小的石子,竟然內含遼闊之界。

整個世界,入眼望去,密密麻麻,全是法則之丹。

如果把這些法則之丹都傾倒出來,足以將半座第一刀城給淹冇。

“十二億法則之丹,全在這裡麵,替我把大帝之心買回來。”

那道彷彿跨越層層虛空的清冷女聲,再次傳出。

任龍渾身一顫,不敢再有任何逾越的舉動。

能夠隨手便拋出十二億法則之丹的,絕對不是一般的大能。

可惜的是,那個清冷女聲,在說完最後一句話後,便徹底安靜下去。

任鱷丹田之中。

那個五彩光球,光芒也黯淡下去。

“計劃第一步,成功了!”

任鱷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特彆的神色。

那是陰謀得逞的味道。

隻是,他的這道神色,十分隱晦,根本冇有人察覺得到。

即使是一直跟在他身旁的任龍,也冇有感到什麼異樣。

那個五彩光球內的強大存在,雖然手段通天,可卻受了極其嚴重的傷,神魂沉眠,自然不清楚外界的具體情況。

“父親大人,剛纔那道聲音的主人是……”

任龍的話,還冇說完,便是被任鱷的一聲冷哼給打斷了。

“哼……不該問的彆問。”

任鱷臉色一片陰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