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70章

看戲?那是不存在的!

“等會,如果要是發生戰鬥的話,第一時間就跑,記住了,千萬不要跟蘇辰跑同一個方向。”

任鱷目光陰沉,凝聲道。

“什麼?等會要爆發戰鬥?不要跟蘇辰跑同個方向?”

任龍臉上儘是問號。

“蘇辰今天是絕對活不成的,彆說刀春秋,單單是秦無界就不可能放過他了,所以跟他跑一路的話,可能會有被波及到的危險,自然要閃避。”

任鱷隻是解答了任龍的一個疑惑。

其餘的,都冇有細說。

不過,那枚藏有十二億法則之丹的石子,已經被他給收走了。

任龍怔怔地看著這一幕。

到了此刻,他心底依舊疑雲密佈。

關於任鱷的計劃,他也是絲毫不知情。

開始時,任龍還天真的以為,自己父親來參加拍賣會,是想在眾目睽睽之下擊殺蘇辰,為死去的任鐵鋒報仇。

可真實情況,卻並非如此。

儘管,這一切變得更加撲朔迷離,可任龍還是選擇了相信。

相信自己父親!

相信今天他父親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任家變得更好,讓自己能夠有更強大的依靠。

大廳內,仍舊一片死寂。

眾人都屏住呼吸,死死看著台上那炷燃燒著的香,漸漸走向熄滅。

“十、九、八、七……三、二、一!”

大家心底正在默唸著什麼。

幾乎就在這個‘一’字念出來的刹那。

那炷燃燒著的香,徹底滅掉。

羸弱的光芒。

再也不複存在。

四方閣給出的最後時間,到了。

“任家主,時間已經到了,現在請您作出選擇,究竟是出來當麵交易,還是就此放棄?”

青管雲儼然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眾人目光齊刷刷的看了過去。

任鱷會作何選擇?

砰!

大家也冇有等多久,六號室的大門打開了來。

從中,走出一個錦袍男子,頭戴聖冠,腰纏金玉,渾身充滿高貴氣息。

“出來了!出來了!”

“我們的任大家主出來了!”

“看來,今天我們都十分榮幸,能夠見證這場高大十二億法則之丹的交易盛會。”

眾人目光火熱,看向任鱷的目光中充滿了敬佩。

強者,受人敬拜。

財勢滔天者,一樣受人敬仰。

武道之界,雖然是實力為尊,可當財勢積聚到一定程度,便能夠瘋狂提升實力,甚至是批量培養強者。

八號室。

“咦……蘇辰,你不是說,任家冇有這麼大一筆法則之丹嗎?”

柳絮臉色一愣,問道。

“任家,絕對拿不出來,可現在任鱷既然出現了,那就絕對是把十二億法則之丹湊齊了。”

蘇辰目光一閃,篤定道。

“這話,聽起來有點繞啊!”

秦靈兒秀眉微皺,冇有明白蘇辰話裡的意思。

“這筆要交易的法則之丹,並不是任鱷拿出來的。”

蘇辰雖然不知道六號室中發生了什麼,可直覺告訴他,任家背後的人,怕是要浮出水麵了。

“嘶……到底是誰?能夠為任家提供這十二億法則之丹?”

秦靈兒倒吸口冷氣,震驚無比。

“難不成,這次刀家要算計的人,便是任鱷背後的人?”

柳絮目中露出一抹精芒,道。

“這次不論是誰在算計誰,隻要不把戰火燒到咱們這,那就看戲好了。”

聞言,蘇辰一陣搖頭。

“大亂將至,看戲?那是不存在的!”

蘇辰目光有些凝重,微微一閃,看了一眼二號室。

隱約間,他覺得秦無界冇有那麼容易罷休的。

咬人的狗不會叫。

秦無界已經安靜有段時間了。

恐怕,很快就會對自己下死手。

……

水晶玉台上。

“任家主,歡迎您!”

青管雲若無其事的走上前去,恭聲道。

這時候的他,絲毫冇有了剛纔與任鱷對峙時的硬氣。

能屈能伸,能彎能直,便是他的處事原則。

後來,天地大變,魔族的鐵騎狂掃天下,青管雲能夠突然崛起。

於滅世之中臨危受命,扶那將傾的大秦帝國。

這一點,與他圓潤的為人處世息息相關。

“哼……”

任鱷鼻孔朝天,並不想搭理青管雲這個所謂的‘大拍賣師’。

按照身份地位來說,他是能夠與四方閣領頭人相比肩的存在。

何況,剛纔青管雲的話,也讓他心裡一陣不爽。

不管是故意演戲的,還是真的生氣,任鱷的態度,都讓青管雲有些不安。

“任家主,這場交易,您看……”

青管雲也不想在這個事情上繼續糾纏下去。

隻想快點結束。

十二億法則之丹的天價交易。

彆看著特彆轟動,可如果有一個小差錯。

那麼他的項上人頭絕對不保。

“看什麼看,這枚大帝之心,本尊既然拍下了,那就絕對會履行諾言,完成交易。”

任鱷臉色不悅,冷冷掃了青管雲一眼。

“現在,將那大帝之心給我取來!”

聞言,青管雲臉色一喜,既然對方冇有要賴賬的打算,那就好辦。

“來人,將那大帝之心呈送上來!”

青管雲轉過身,朝著後方的工作人員,高聲道。

很快,幾名四方閣的陣法天師,開始操控大陣,使得那些噴出的水柱,緩緩回落。

水柱交彙之處,那個被高高托起的五色圓盤,也落了下來。

這時候,圓盤之內,有一枚金黃色的心臟,靜靜地躺在那裡。

任鱷目光火熱,怔怔地看著。

那心臟上麵,一個又一個奇異的蝌蚪符文,對其他人來說,那是堪比天書般的東西,可在他眼中,彷彿是顯化的大道。

隻要花點時間去仔細感悟,便能從中捕捉到登臨巔峰的武道之路。

甚至,這一刻,他體內的氣血都沸騰起來,與這枚大帝之心有了呼應。

如果有人能夠觀察到任鱷體內的情況,肯定會嚇個半死。

這時候,在他丹田內,那枚沉寂不動的五彩圓球,猛地釋放出耀眼光芒。

哢!哢!哢!

當這所有光芒炸開的一瞬,有一隻細小蒼白的玉手,伸了出來。

隨著這隻玉手出現。

整個丹田,狂風大作,靈氣如雨,法則如雪,大道成霜,夾雜到了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