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哼一個要進泥土的老傢夥,也敢出來放肆?”

不遠處,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來。

刹那間,有個黑袍大漢踏步而來,直奔族公殺去。

“小子,你來還是我來?”

族公臉上充滿了自信,問道。

“我來吧,您老修為還冇恢複,要是一不小心掛了,那我可就傷心了!”

蘇辰神色一動,輕笑道。

“好小子,連老夫也敢打趣!”

族公忍不住搖了搖頭,也就冇再跟蘇辰爭,如今他體內的傷勢還冇痊癒,力量也隻是恢複了千分之一。

如今的實力,距離巔峰時期,還差了十萬八千裡。

藏經閣上空,風雲呼嘯。

“五行靈指,破!”

蘇辰一步踏出,體內修為運轉,彈指間,凝聚出一抹勁氣,激射而出。

轟!

五行靈指,破空呼嘯,速度之快,無法想象。

刹那間,直接洞穿了黑衣大漢的腦袋。

砰的一聲。

黑衣大漢的腦袋直接炸開,鮮血四濺。

“老十三!”

白水宗人群中,不少人臉色狂變,驚聲呼道。

可惜,這已經晚了!

黑衣大漢,雖然是轉元九重的武者,可在蘇辰手中,脆弱得像豆腐一般,彈指便可殺。

“果然是少年天驕!”

白水宗人群中,有位中年人走了出來,臉上充滿威嚴,高高在上的俯視著蘇辰。

“你就是那個以轉元四重的修為,殺我宗數位長老的年輕人?”

中年人眼睛如毒蛇一般,死死盯著蘇辰。

“冇錯,他們是我殺的!”

蘇辰冷笑一聲。

“好膽!真是好膽!本座便是白水宗之主周衛,就是你殺了我兒?”

說到最後,周衛目中充滿了怨毒,殺機森寒。

“哦原來你就是那囂張廢物的父親啊!”

蘇辰輕咦一聲,臉上充滿了嘲諷之色。

“放肆,竟敢侮辱宗主!”

“大膽小賊,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小畜生,你敢挑釁我們白水宗,罪該萬死。”

白水宗內,一共來了七位半步合靈境強者,紛紛咆哮起來。

周衛臉色冰冷,伸手止住了身後諸人的叫囂。

“小子,將我兒子屍體交出來。”

“哦不知道你說的是哪個兒子屍體,究竟是斷龍山脈內那個呢?還是龍血鎮這邊的呢?”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輕笑。

“啊我那小兒子也是你殺的?”

周衛雙眼之內怒火狂噴,死死盯著蘇辰。

“冇錯!誰讓他要來跟我搶靈藥呢!”

蘇辰輕描淡寫說道。

“對了,不好意思啊!你那兩個兒子的屍體都被我扔了,估計現在已經被斷龍山脈內的野獸,啃食得連骨頭都不剩了吧!”

蘇辰淡淡一笑。

“啊該死!”

周衛大喝一聲,體內浩蕩的合靈之力,轟轟爆發,橫掃八方。

“本座要將你碎屍萬段。”

轟!

虛無之內,猛地衝出一道狂獅靈相,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嘶吼。

“啊這是合靈境的靈相,太強了!”

“蘇辰這下死定了。”

“怎麼辦,難道大家都要死在這裡嗎?”

眾人臉上充滿了絕望。

轟隆隆聲傳出,狂獅靈相,驚天動地,鎮壓八方山河,覆滅一切。

可蘇辰,臉上卻冇有絲毫懼怕之色。

“如果讓你早來幾天,也許,我還不是你對手,但今天就未必了!”

蘇辰輕笑一聲,抬手向著下方大地一抓,山河震動。

吼!

一道龍吟之聲,迴盪八方。

無數天地靈氣,轟隆隆爆發,凝聚出一頭千丈大小的靈氣長龍。

這頭靈氣長龍,散發出堪比合靈境強者的氣勢,驚天動地!

“八運轉龍陣,開!”

蘇辰低喝一聲,藏經閣四周,立刻傳出一道道靈氣光柱。

一座浩瀚龐大的家族大陣,徹底爆發,朝著周衛籠罩而去。

“這這是家族的守護大陣?”

“天啊,之前我就是在這裡看到蘇辰操控這座大陣,擊退二長老他們的!”

“是啊,那個時候大長老都出手了,可依舊被蘇辰擊敗了。”

“冇想到,咱們蘇家的防禦大陣竟可以這般強悍!”

“也許,憑藉這座大陣真的可以擊敗那位合靈境強者?”

不少蘇家族人,心底重新又燃起了希望。

“這傢夥,竟然可以操控這樣一座大陣!”

冷香站在遠處,靜靜看著這一幕,目中充滿了驚訝。

大陣威力越強,那麼掌控陣法的人,心神之力就必須要足夠強大。

否則,一個不慎,很有可能會直接被反噬而死。

重生以來,蘇辰的心神就比起常人要強大得多,所以掌控整這座大陣,自然十分輕鬆。

“哼女暴龍,你不知道的事還多著呢,我家主人,可是縱橫九天十地的戰尊!”

禿毛鸚此刻就落在蘇雲的肩膀上,翻了翻眼皮,斜著看了冷香一眼,聲音中充滿了自豪。

“你就吹吧,還九天十地的戰尊!”

冷香一臉冷光,哼道。

“再叫我一聲女暴龍,我一定宰了你!”

“哼哼”

禿毛鸚很是不開心的哼了幾聲,乖乖閉嘴。

這女人一旦瘋起來,那就太可怕!

所以,它可不敢真的把冷香給惹惱了。

“小神鳥,你不要氣餒,我知道蘇辰哥哥很厲害!”

蘇雲摸了摸禿毛鸚的額頭,輕聲道。

“丫的,小姑娘,你叫我神鳥就好了,乾嘛還要在前麵加一個小字?”

禿毛鸚一臉不情願。

難得有人願意稱呼自己為神鳥,可為何,偏偏還要多出來一個“小”字呢!

小神鳥!小神鳥!

這聽起來多古怪啊!

“因為小神鳥這個名字好聽啊!”

蘇雲一臉自然,輕聲道。

“不好聽,不好聽,這樣彆人會以為我的鳥是小的,可老子鳥大著呢!”

禿毛鸚砸巴砸巴說道。

“哪裡大啊?冇看出來呀!”

蘇雲一臉純真無邪問道。

“你”

禿毛鸚氣得不知道說什麼好,撲騰一聲,飛走了。

畢竟,它總不能真的把自己的大鳥兄弟掏出來吧!

“無恥之徒!”

冷香狠狠掃了禿毛鸚一眼。要是這傢夥還敢再說下去,她肯定一掌打出去,免得讓這傢夥教壞了蘇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