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84章

腳底抹油,跑得真快

砰!

秦無界跌落到地上,吐出一大口鮮血,連頭髮、眉毛、鼻子都被燒焦了。

看起來,一片狼狽。

“一個手下敗將,居然還敢妄言彆人是螻蟻!”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不屑之色,踏步間,揮手一抓,罡陽凝聚。

轟轟飛出,直奔秦無界而去。

“不好!”

秦無界感受到蘇辰那熾熱如罡陽的力量,心悸無比。

“小子,這是你逼我的!”

秦無界臉色猙獰,造天之力,瘋狂爆發,徹底融入到手中的血劍。

轟!

血劍上麵,立刻露出九個猩紅的圓環,每個看上去一片黯淡。

可就這時,隨著秦無界將自己的修羅之力,注入其中。

九大圓環,紛紛亮了起來。

刹那間,天地儘頭,出現了一把九環修羅劍,恐怖至極。

“天有九環,我為修羅!”

秦無界大吼一聲,整個人,衝了出去,與那九環修羅,融合到了一起。

頃刻間,九環修羅劍的光芒,迸射而出,堪比星辰毀滅之光。

隻是,輕輕一劃,便將蘇辰的封天陣給擊潰了。

“咦……居然還有勇氣跟我拚命?”

蘇辰目光一閃,無儘氣血,轟轟擴散,鎮壓八方。

燕飛等人,死死盯著蘇辰與秦無界。

“誰,會贏?”

大家心底輕喃一聲。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渾身光芒湧動,氣血如虹,踏步衝出,與秦無界碰撞到了一起。

巨響迴盪。

二人,不斷碰撞。

蘇辰以一雙鐵手,與秦無界的九環修羅劍廝殺到了一起。

開始時,還是落入下風。

可隨著蘇辰丹田內,五大陽神的發力,蘇辰氣勢越發強悍。

“戰!戰!戰!”

蘇辰拳拳爆發,靈氣滔天,無敵於世,破碎一切。

九環修羅劍,上麵的光環,接二連三被打碎了。

“不,我是不會敗的!”

秦無界臉色一片瘋狂,聲音傳出時,整個世界,徹底顫抖起來。

轟!

九環修羅劍,徹底燃燒起來。

一切法則,一切靈氣,一切意誌,全都融入到這一劍中去。

到最後,修羅劍內九環開,狠狠斬了下去。

這一劍,落下,萬物懼滅,天儘地絕。

整個四方閣,全都化為廢墟。

一切阻擋,統統崩潰。

可那虛無之內的少年,依舊淩空而立,雲淡風輕的看著這一幕。

隻是,抬手輕輕一揮。

轟!

五大陽神,紛紛飛出,融合到了一起,化作一個五行神掌,直接拍了過去。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了出來。

八方轟鳴,天地震盪。

五行神掌,力量滔天,直接將那些斬落的劍芒給擊碎了。

修羅劍內九環碎。

天有多高萬物鳴。

一切風暴,漸漸消失,重新歸於平靜。

到最後,隻剩下一個白衣少年,站在那裡,猶如絕世神尊,無人敢掠其鋒芒。

北齊海傻眼了!

刀家等人全都驚呆了!

四周武者,一個個呼吸急促,目露駭然。

“什麼?”

“秦無界化身的九環修羅劍被打碎了?”

“這……這怎麼可能?難道秦無界身死道消了?”

眾人呼吸急促,一片驚駭。

半空中,蘇辰臉色微沉,目光掃了四週一眼,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哼……腳底抹油啊,跑得真快!”

蘇辰一臉淡笑,冇有在意。

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何況蘇辰也冇想要殺掉秦無界的意思。

這傢夥可是燕飛放出去的‘魚餌’,還要靠著他去算計修羅之地。

如果自己真要把秦無界殺了,燕飛絕對會找自己拚命。

遠處。

北齊海怔怔的看著這一幕。

那臉色,簡直彆提有多難看了。

這次,他跟燕飛的賭注又敗了。

前後兩次,真的是輸得褲子都冇了。

貼身護衛,一年再加一年。

北齊海簡直要哭死。

今後兩年,他不再是什麼聖宗長老,而是燕飛的‘貼身護衛’。

“走吧,該去會會咱們的盟友了!”

燕飛絲毫不在意北齊海的心情,踏步間,朝著蘇辰走了去。

很快,他就來到蘇辰跟前。

“恭喜了!”

燕飛一臉笑容,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這個樣子,與他身後的北齊海,形成鮮明對比。

“喜從何來?”

蘇辰雖然擊敗了秦無界,可還是讓人給跑了,收穫不大。

剛纔,雖然自己順手搗鼓了一個儲物袋回來,可是秦無界真正的寶物,全放在自己的內世界。

所以,他還有白費力氣打了一架的感覺。

當然,這權當作是對燕飛那項‘偉大計劃’的支援了。

“放心,秦無界身上的那一份,絕不會少你的!”

燕飛目光遠眺,輕聲道。

這一眼,看過去時,似乎有無儘虛空在重疊。

那重疊的空間中,有一道慌亂的身影,正在飛速逃竄。

此人,正是秦無界。

燕飛雖然還冇有動作,可受了傷的秦無界,便是甕中之鱉,絕對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蘇辰一愣,反應過來後,淡笑一聲。

反正,燕飛家大業大,秦無界身上那點寶貝,自然是不看在眼裡。

但自己現在是孤家寡人一個,幾次提升,身上的寶物也都消耗乾淨了,正好可以補充補充。

“等我訊息!”

燕飛一步踏出,整個人,消失不見。

北齊海始終一片沉默,臨走前,冷冷掃了蘇辰一眼。

雖然冇有說什麼,可那目光中,卻透露著一股濃濃的幽怨。

“咦……這眼神十分古怪啊!”

蘇辰心底一怔,喃聲道。

“該不會,這傢夥也認為我跟燕飛有基情吧?”

想到這裡,蘇辰立刻一陣搖頭。

“不,不對,這位北長老的目光,明顯是充滿怨氣,那麼,他在怨我什麼?”

蘇辰一陣不解。

饒是他心智如妖,也絕不會想到,北齊海在他身上押了兩次注,結果都輸了。

最終,不得不給燕飛當‘貼身護衛’。

“莫名其妙。”

蘇辰嘀咕一聲,收回目光,不在去想這事。

北齊海雖然身份不一般,可說到底,他也隻是燕飛的一個小跟班。

隨著秦無界的不戰而逃,蘇辰贏了,也引起一陣嘩然。

不過,現在的場麵太混亂了。

大家也隻是議論一會,立刻轉移目光,看向蒼穹之內。

那裡,還有最大的一場大戰在爆發。

“嗯?”

蘇辰抬起頭看了過去,目光變得淩厲起來,在那一片虛空層疊之中,四大無敵之影,瘋狂碰撞。

轟隆一聲。

蘇辰腦海內,有一聲彌天巨響,炸開了來。

隻見,那刀春秋一刀劈開生死路,便是將任鱷周身間的防禦光罩,斬成兩半。

“噗……”

任鱷倒飛而出,整個身子裂開了來,成為兩半。

可這時候,一陣突如其來的生命之光,噴湧落下,使得他破碎的身子,又重新凝聚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任鱷臉色蒼白至極,雙目血紅,死死盯著虛空內三道無敵身影。

“任鱷,交出鳳族天女!”

刀春秋滿臉凶煞,冷喝一聲。

“我呸……你們想都不要想!”

任鱷直接吐了一口唾沫。

“哼……”

刀春秋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蒼穹下方,蘇辰一臉平靜的看著這一幕。

“這戲,演得還真像啊!”

蘇辰目光一閃,輕喃一聲。

“你也看出來了?”

燕飛隻是離開了一小會,便回來了。

雖然他依舊是兩手空空,不過,蘇辰能夠看到他眼底的滿意。

想來,秦無界現在是落入他手了。

“看出一點點,咱們這位任家主,可真拚啊!”

蘇辰目光如炬,沉聲道。

“畢竟,鳳族天女身上,寶貝不少,任鱷如果不這麼拚,最後很難拿到滿意的一份。”

燕飛點了點頭,道。

“除了寶貝,鳳族人的本源,這纔是真正的大禮吧!”

蘇辰突然間,明白了任鱷的最終目標。

“本源?原來如此……”

燕飛開始也冇想到這一層,可是被蘇辰這麼一點破,頓時瞭解。

“鳳族天女的本源,這纔是世間少有的寶貝,要不咱們聯手弄他們?”

燕飛雙眼放光,道。

“弄他們?”

蘇辰臉上露出看白癡的表情,冇好氣道。

“你有空**能護法,當然敢去拔虎鬚,可我這小身板才幾斤幾兩,怎敢去摻和這事。”

這話,並不是蘇辰膽怯之言,而是事實。

剛纔燕飛說的,根本冇有多大操作空間。

這次,為了成功抓拿那位鳳族天女,刀家、皇室,甚至是四大家族中的任家,全都付出了巨大代價。

不論是誰,想要去摘取這最後的果實,絕對會遭到他們的瘋狂反撲。

這代價,太大了。

根本不是蘇辰所能應付的。

如果太玄聖宗願意參與進來還好,可僅僅隻是一個燕飛,那還是算了。

燕飛聽到蘇辰拒絕了,也不在意。

“既然你冇把握,那我也就不摻和了,反正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

很多在彆人看來是稀世珍寶的東西,在他眼中,也隻是破瓷碎瓦。

燕飛這次趕來第一刀城,完全就是衝著秦無界來的。

如今,秦無界已經徹底落入到他的算計之中。

那他的目的也達到了。

接下來,隻需要靜靜看戲便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