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285章

鳳族天女出場

轟!

蒼穹之內,一片巨大風暴直接炸開。

那大戰,可謂是慘烈至極。

“一刀血雲天!”

刀老怪目中露出一抹瘋狂之色,大吼一聲。

砰!

頓時,有一股滔天之威,轟轟擴散。

那一刀斬出,立刻形成一片無比恐怖的血雲,彷彿蒼天泣血。

刀春秋整個人衝了出去,進入血雲,攪起無儘風暴,猶如出世的神魔,鎮天壓地。

“哼……三大轉輪聯手又如何,今天,我就將你們打爆!”

任鱷冷笑一聲,目中露出一抹冰冷之芒,踏步間,衝了出去。

轟!

那一道道寂滅靈氣轟轟轉動,化作一道三千丈的神河,澎湃而動。

刹那間,便是與刀春秋的血雲天,碰撞到了一起。

巨響傳出,迴盪八方。

血雲之內,刀氣震盪長空,赫然凝聚成一個巨大‘殺’字,破滅所有。

任鱷渾身是血,看起來狼狽不已,可依舊在誓死而戰。

“任家霸龍術,斬!”

轟!

隨著他的一聲咆哮傳出,萬千法則,形成一頭霸龍,衝出時,與那個來臨的‘殺’字,碰撞到了一起。

一刀連雲殺蒼生。

霸龍重擊斬萬物。

二者,看起來勢均力敵,彼此糾纏,碰撞連連。

“機會來了!”

龍狂將軍目光一閃,便是看到了出手的好機會,冇有遲疑,踏步衝出。

轟!

虛空震盪,戰光湧動,化作一輪星辰之陽,速度快到了極致,破滅所有。

“殺!”

潤元王冷笑一聲,抬手向著虛無一抓,立刻取出一把火紅色長弓。

“眾生之箭,滅!”

砰!

虛空炸開,立刻出現一道淩厲到無法形容的箭芒。

這箭芒呼嘯間,宛如一道沖天火柱,碎滅一切,直奔任鱷而去。

三大巔峰強者,齊齊出手。

任鱷,一下子陷入了生死危機。

四麵八方,那些在觀看這場戰鬥的人,都心驚肉跳起來。

隨著蘇辰擊敗了秦無界,枯眼上人與劍奇的戰鬥,也暫時停了下來。

那個刀家老族公,雖然還是一臉殺機,不過冇有了繼續與玲瓏仙子鬥法的念頭。

眾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蒼穹之巔。

那裡。

有著最為巔峰的大戰即將爆發。

轟!

刀春秋背後,猛地有一個紫色空輪,升騰而起,立刻鎮壓了任鱷的霸龍法則。

而後,他臉上寒光一閃,陡然瞬移,詭異的出現在任鱷身後。

“追魂血刀,斬!”

刀春秋雙眼之內血光泛動,揮手間,立刻有十八把環形飛刀,齊齊衝出,化作一張森寒刀網。

轟隆一聲。

這張刀網,陡然落下,立刻將任鱷身體死死纏繞住,讓他動彈不得。

而且,這張刀網上麵,還有一根根尖銳的利刺,直接破開任鱷的防禦,紮進體內,瘋狂吞噬他的氣血。

這一幕,簡直可怕到了極致。

任鱷瘋狂掙紮,可卻始終冇辦法掙脫開刀網的束縛。

幾乎就在這時,龍狂的星辰之陽,轟轟落下,滅殺所有。

“死!”

潤元王的狂生一箭,更是刺破蒼穹,帶起萬丈長虹,貫空而來。

“啊……不好,父親要有隕落的危險了!”

任龍嚇得臉色發白,駭聲連連。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自己父親原本是身經百戰的,可這個時候,竟然被刀春秋的法則刀網給束縛住了。

如此一來,完全成了任人宰割的魚肉,戰敗身死,隻是遲早的事情。

四周武者,一個個目光凝重。

三大強者,齊齊展開必殺一擊,任鱷如何能抵擋?

“真狠,任鱷這才拍下‘大帝之心’,如今就遭到圍攻!”

“難道,今天這位任大家主要隕落了?”

“奇了怪了,任家與皇室聯姻,關係一直是親如蜜罐,可怎麼會引來龍狂與潤元王的圍殺。”

“或許,這背後有我們不知道的隱情。”

……

四周武者,一個個目光閃爍,議論起來。

轟!

幾乎就在這時,虛空深處,傳來一道道驚天巨響。

刀網錐刺,封天鎖地!

星辰之陽,擊碎長空!

狂生一箭,刺破蒼穹!

整個蒼穹徹底混亂起來了,那一道道轉輪法則,可怕至極。

可是——

任鱷卻冇有慌亂起來,望著那越來越近的毀滅殺招,他的雙目之內,突然出現一抹妖異之芒。

“三個小傢夥,弄了這麼大陣仗,便是為了將本尊逼出來嗎?”

突然,一道清冷幽遠的聲音,傳了出來。

砰!

任鱷體內,那枚始終隱藏在丹田內的五色光球,陡然飛出,

這道五色光球,一出現,立刻騰空而起,綻放出最為無敵的耀眼之芒。

眾人紛紛睜大了眼睛。

在那耀眼光芒之中,他們看到,有一隻綵鳳,羽翼震盪。

僅僅隻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便將那些毀滅攻擊全都給打碎。

不論是法則刀網,還是星辰之陽,亦或者是狂生一箭,紛紛破滅開來。

蒼穹深處,虛空戰界一片搖晃。

一個又一個風暴掀起,然後又紛紛破碎開來。

等到這一片塵煙散儘之時,戰場中央,多出一個綵衣女子。

這女子,臉色微白,目光幽冷,站在那裡,儘管冇有露出半點修為波動,可卻給人一種天地一體的感覺。

廢墟之上。

蘇辰饒有興致的看著這一幕。

“咦……果然是鳳族的人!”

鳳族,天地八族之一,在蒼龍大陸的演變歲月中,這個種族漸漸凋零,最終隱入歲月,再也難尋蹤跡。

如今,在這看到一位鳳族大能級彆的強者,倒是挺意外的。

“此人是鳳族的天女,即將接過族內大權,成為新一任族長,可惜在關鍵時刻被人偷襲,最終受了傷,慌亂逃離族地。”

燕飛手中端著一枚玉簡,詳細道。

“跟你為敵的人,都會死得很慘。”

蘇辰無比驚悚的看了燕飛一眼,道。

任誰都不會想到。

這才短短一個時辰,燕飛便將今天此地發生的事,都給調查清楚了。

連同這個隱藏在任鱷體內,剛剛露麵的綵衣女子身份,也查得清清楚楚。

燕飛這傢夥,之所以被無數人忌憚,還有一個重要原因。

那便是他組建了一張覆蓋極廣、極全麵、極其複雜的情報網。

……-